“唐老鸭”的“异端邪说”

2007-09-19 来源:中华读书报 作者:董保纲 我有话说

“我是一只大喊大叫、宁死不屈的瘸鸭,即使知道死之将近,也要面向太阳。”这是新华社著名战地记者唐师曾的新书《唐师曾:我说》里的一句话。事实上,翻阅唐师曾这些年非常的人生经历,我们真的可以感受到

,这只“唐老鸭”确实有着不同于常人的顽强、坚韧和执著。他先后五次深入伊拉克,2001年在南极科考,2002年单车无后援抵达珠穆朗玛峰,2003年重走唐僧取经路……

难能可贵的是,他一路走,一路想,并且用手中的相机和笔记录下了自己的足迹和感受,因此,有了《我从战场归来》、《我钻进了金字塔》,有了《我在美国当农民》、《我第三个愿望》,有了《我的诺曼底》、《唐师曾:一个人的远行》,并开创了“语像写作”方式。所谓“语像写作”,就是以图像为主,配以不同于“图片说明”的文字解读。此前,在唐师曾的大型语像图书《一个人的远行》里,作者只拍不说,邀请季羡林、李肇星、周国平、杨澜、崔永元、孔庆东、姜文、崔健、姜昆等200多位各界名人共创“语像写作”。而最新出版的这本《我说》里,主角变成了唐师曾自己,“我说”精选了唐师曾在高校、网络、电台的即兴演讲、聊天……从海湾战争到中东风云,从9・11以后的世界格局到国外领导人的变换,洞察国际风云,诉说人间冷暖,思维跳跃,焦点散乱,有时甚至离题万里,不经意间尽显“老鸭”哲学。

“一个战地记者采集的信息,未必就是以后写进历史的精确数字,也正因为如此,每个记者都誓死追求眼前的真实”,“满街公开办假证,是一个民族出大事了,基因坏了”,“我知道沙龙手的胖瘦,尝试过他的肌肉、体温,坚信他牛仔般的体格和意志……”,“人是地球上最自我、欲望最强的动物。如果有机会重新实现三个愿望,我准备再来一遍”。……可以说,唐师曾看到哪里或者想到哪里,都会“说”上一通,当然,这些“说”是基于作者的人生经历和独特视角有感而发的。

《我说》将作者人生里面的立足点连接起来,反映了一个战地记者一生的颠沛流离,读者可以从中了解到一位“新闻人”的冷暖人生,及其在理想与现实中接近梦想的挣扎。“老鸭”幽默、率性,一针见血地指出科技主义造成人文精神的失落、军事强国的霸权、强势文化的渗透、底层民众的痛苦,并以图为证。细品与慢想,“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在嬉笑怒骂中感受五味人生。唐师曾自己调侃说:“老鸭接连制造惊世骇俗的异端邪说,归罪于他的眼睛和嘴,不是这两个‘零件’长得好,而是先天结构缺陷。别的动物看什么都比自己大,第一反应是恐惧。而鸭眼轴突与其他动物不同,看什么都比自己小,故总‘撒丫子’勇往直前”,“高速公路上老轧死鸭子,轧不着鸡,不是老鸭比别人勇敢,而是老鸭不够‘鸡贼’。至于鸭嘴怎么整治都不烂,是因为材质特殊,禁得高温高压,即便全身零落成泥,还昂起‘鸭铲’朝天乱吼。”唐师曾用幽默的调侃掩盖了多年来跋涉的艰辛,对我们而言,好好聆听唐老鸭的“异端邪说”或许就是对他最好的解读。

《我说》,唐师曾著,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年7月第一版,28.00元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