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的教育

2008-09-17 来源:中华读书报 作者:■[美]王哲 我有话说
正如不少近代中国的先贤所言,中国问题的根源在于教育。这个教育并不是提高全民的教育程度,而是全社会的科学世界观的树立。

科学垂入中国之后,其引发的中西文化之争,和中国积贫积弱的历史背景,使科学世界观的树立对于中国社会来说比起世界其他国家尤为艰难。从东北大鼠疫中利用现代科学的手段抗疫成功开始,

科学开始反客为主,中国也开始和现代社会接轨。但是,将近一百年来,中国人并没有完全做到相信科学。尤其是近年来,信仰危机之后,各种封建迷信尘嚣而起,使中国出现了对科学的信仰危机,将会影响到经济的持续发展。如何进一步树立和巩固国民的科学世界观,是出版业的主要责任。但是,绝大多数出版机构为了迎合市场,对这种现象反而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作为供大众阅读的相关图书,大多数是不够科学、甚至是不科学和反科学的。

我对福建教育出版社的了解始于合作出版《国士无双伍连德》这本人物传记。这本书不仅是一部科学人物传记,也是科学世界观在中国被树立的历史。伍连德先生是一代知识分子的代表,他们致力于现代科学在中国的奠基和发展,使中国在辛亥革命之后,迅速挣脱封建的枷锁,追赶世界文明前进的车轮。可是由于历史的原因,这一代知识分子特别是伍连德先生的事迹罕为人知。出版他们的传记,不仅能够让读者了解那一段慷慨悲歌的历史,也能够引起读者的深思。但是,这类题材是不会入惟利是图者的法眼的。对我来说,写这类题材是一种责任,福建教育出版社能够出版这本不媚俗的科学人物传记,同样体现了一种历史的责任感,说明它能够承担起科学教育的责任。

福建教育出版社的编辑千辛万苦在网络中把我挖了出来,约我写《国士无双伍连德》。这本书是我正式出版的第一本书,也是所有书中写得最辛苦和最下功夫的一部,在细节上花了很多心血。这是因为福建教育出版社的编辑对书的内容严格把关和高标准造成的,也让我在写作过程中不断学习和思考,对很多问题都有了更全面和深刻的认识,这种提高不仅体现在这本书中,也体现在我于其后陆续写的几本书中,可以说,是福建教育出版社的编辑让我理解了什么是写作。

《国士无双伍连德》只是福建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一大批相关图书中的一部,这些图书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有非常浓厚的历史和文化色彩,在还原历史的本来面目的同时,体现出科学的发展是历史前进的动力这个文明的规律。作为一家教育出版社,它并不局限于出版教材这种狭义的教育,而且从人文、历史和科学的角度着手,从事广义的教育,特别是科学世界观的教育。这方面恰恰是目前中国所急需的,也是从晚清开始一百多年来,中国普及科学教育所未竟之功。

在容易浮躁的今天,能够有这样一家不随波逐流、独善其身而且很有内涵的出版社,是非常之难能可贵的。我认为,只有把出版作为事业、抱着知其不可而为之的理想的人才能坚持下来,福建教育出版社的领导和编辑们正是这样的人。对于福建教育出版社来说,五十岁的时候正值中国的出版和中国的文化处于一种纷乱、转型和有些不知所措的状态之中,这种时候更需要像福建教育出版社这样的出版机构来承担起大教育的责任。作为一个读书人,我希望福建教育出版社一如既往地出版更多的有价值的高水平的作品,让读者能够享受到高尚的文化和科学的教育。

  王哲,旅美医学博士。以京虎子为笔名,发表了几十万字的杂文和文史随笔。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