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时的“汉英辞典”

2008-09-17 来源:中华读书报 作者:■元尚 我有话说

(上海)商务印书馆1946年初版的《现代汉英辞典》

《工具书和词典》,没有什么比这更生硬的标题了,见了这样的标题,许多人也许会调转头去。安妮・弗

朗索瓦(法国资深编辑,其著作《闲话读书》曾出中译本)就愣是把这样一个标题下的文字写得俏皮活泼,我有时候竟也真的不再相信标题,甚至不看标题,而直接看文字。“翻8个小时词典都赶得上田径运动员一天的训练量了,可见编辑工作是脑力劳动,还是个体力活儿,这让我无比自豪。”没有体验,工具书就总会是冷冰冰的。安妮笔下的翻书生活,透过她那诙谐的文字,令人神往。

有一天,我把书案两边堆放的乱七八糟的工具书和词典整理了一个下午,身上觉得很暖。回过头来看,工具书中夹着一张张的纸条,本来是为了以后查阅时方便,如今却觉得,它们更像是一个个的题目,摆在那儿,等着你去发掘哪。

我收藏近代以来国内出版的汉英词典是很偶然的,因为自己不懂英文,所以只能偶然。等到收集了一些后,才想到《民国时期总书目・语言文字分册》中著录着一些,从此它就被放在手边,在最乱的那堆书上。我需要时,几乎不用拿眼睛去看,侧身伸手就能够着。

汉英辞典能不能自己构成一部历史,或者构成一部小史,仰或是史话之类。民国时期到底出版了多少部汉英辞典,这是翻工具书翻出来的感觉和想法。绝大多数的话题,有时候,就在我们的身边。在你不经意间,跳出来,吓你一跳。

我以总书目为主,因为收藏这类工具书的起因,就来源于它,加上总书目失收,而我有藏,以及从阅读中得来的信息,加在一块,我把它按照时间顺序重新排列一下,就是一张中国近现代汉英词典史表。如果我把辞典的编者限于国人之内,很显然这就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民国汉英词典编撰史表了。从这里不仅可以看到那个时期出了多少书,还可以看出到底都有谁积极地参与了汉英辞典的编撰活动,哪些出版社功不可没,哪些出版社也尽了力。

《商务书馆华英字典》,线装一册,1903年,上海。

《汉英辞典》,张在新编,上海商务印书馆,1912年初版。354页,32开。

《汉英新辞典》,李玉汶编,上海商务印书馆,1918年初版。832页,24开。

《汉英大辞典》,张云鹏编,上海岭南中学,1920年初版。964页,16开。

《世界汉英辞典》,盛谷人编,上海世界书局,847页,存1933年4版。总书目失收。

《实用英汉汉英词典》,李儒勉编,上海中华书局,1929年初版。907页,50开。有其1934年5版。

《(最新增订)汉英大辞典(正编)》,张云鹏编,上海新中国印书馆,1930年初版。756页,16开。

《中华汉英大辞典》,陆费执、严独鹤主编,上海中华书局,1930年初版。758页,18开。

《世界英汉汉英两用辞典》,严恩椿、沈宇编,上海世界书局,1933年初版。994页,60开。有其1935年6版。

《模范汉英辞典》,林鹏英、王儒林编,上海经纬书局,1936年初版。452页,59开。

《(最新增订)汉英大辞典(续编)》,张云鹏编,上海新中国印书馆,1937年初版。400页,16开。

《现代汉英辞典》,王学哲编,上海商务印书馆,1946年初版。600页,64开。存。

《模范汉英小辞典》,余田光编,上海世界书局,1946年初版。631页,50开。

《标准汉英辞典》,雄葆康编,上海国光书店,(该书未注明出版年月)724页,50开。

《模范汉英小字典》,编者:越克新,春明书店出版。(未注出版年月)见谢泳《藏1949年前英汉辞典目录》。

上述除了《模范汉英辞典》余下的全部有。

其中,上海商务印书馆3部,上海世界书局3部,上海中华书局2部,上海新中国出版社2部,上海岭南中学1部,上海国光书店1部,春明书店1部,上海经纬书局1部。张在新的书最早,张云鹏的书最有名。是不是民国时期就这14部汉英辞典,因为手头资料的限制,不好说是,不过如果我们把这些书和1949年以后编撰出版的汉英辞典排列起来,的确是可以构成一部百年汉英辞典小史的。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