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女性精神的旗帜

2008-09-17 来源:中华读书报 作者:■汪修荣 我有话说
由于种种原因,和其他体裁相比,当代传记文学似乎少有真正的辉煌,但其中却不乏一些辛勤的耕耘者。石楠便是其中的佼佼者。20世纪80年代,石楠以《画魂――张玉良传》风靡全国,吸引无数读者。许多人正是通过《画魂》认识这位传记文学作家。此后,她一发不可收拾,在20多年的创作生涯中,先后出版了《美神・刘苇传》、《
寒柳・柳如是传》等十多部传记,为当代传记文学画廊塑造了一系列血肉丰满的人物形象,尤其女性形象。新近出版的《中国第一女兵――谢冰莹全传》,石楠再一次把目光投向女性。

由于历史原因,在一般读者眼里,谢冰莹仍然是一个陌生的名字。其实,在20世纪20年代到40年代,谢冰莹这个名字却如雷贯耳,令人肃然起敬。她20岁从军,作为黄埔军校六期武汉分校学员,堪称中国历史上第一代真正意义上的女兵。此后编入叶挺将军的独立师,挥戈北伐,她所在排的排长即是后来的共和国大将罗瑞卿将军。她先后四次逃婚,二次留日,因反对伪满皇帝溥仪朝拜日本天皇,在日本被捕入狱,受尽酷刑。抗战爆发后,她本着“救一个伤兵,就是消灭一个敌人”的信念,组织“湖南妇女战地服务团”奔赴前线,出生入死,足迹踏遍长江南北、黄河两岸。她是一个从战火中走出来的作家,“走多少路,就爬多少格子”,在战火纷飞的前线,她在油灯下、膝盖上写下了数十万字的战地报导,真实反映了中国人民抗击日本侵略者的英勇斗争,她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女兵作家。在现代文学史上,还没有一位像她这样从战场上走出来的作家,也很少有人有她这样血与火的战争经历,这种不寻常的经历不仅造就了一位坚强女性,同时也产生了《从军日记》和《女兵自传》这样的文学名著。这两本书出版后在国内外产生了巨大影响,1933年《从军日记》被介绍到法国时,罗曼・罗兰亲笔给谢冰莹写信,称她为“女英雄”,对她进行了热情鼓励,谢冰莹从一个普通女兵一跃成为世界知名的作家。

石楠的这部传记具有吸引读者的一切元素:传主传奇的经历、坎坷的命运、错综复杂的婚恋纠葛,以及从一个女兵到著名作家的巨大成功,等等,一切都给人留下了难忘的印象。更难能可贵的是,作者并不满足于这种表层的热闹,而是着力从这个弱女子身上体现出中华民族不屈的精神,以及中国女性的伟大与坚韧。她已经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兵,一个作家,在作者笔下,她成了我们民族精神的一个象征,是我们民族精神的一面高扬的旗帜。这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灵魂。在这个女兵身上体现出来的这种中华民族的精神,正是这本书中最可感人和最吸引人的地方,今天读来依然催人泪下,感人至深,令人振奋。

这部传记洋洋40万言,作者历时五载,四易其稿,作者说这可能是她这辈子写的最后一部传记,她把她全部精力和心血都融入到这部作品中。也许这不是作者最好的一部传记,却无疑是她最感人的一部传记。一位伟人说过,人是需要一点精神的,石楠在这部作品中充分表现了这种精神,它不光是传主个人的,更是我们民族的,这正是这部传记最有价值和最吸引读者的地方。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