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死了

2008-09-17 来源:中华读书报 作者:○赵强 我有话说

人类一直信任历史、享受当下而憧憬未来,组成历史、当下与未来的物质性要素便束缚着每个人的肉体。上帝死了仍继续存在,时间死了同样在继续。惟一的区别在于,上帝和时间不再是人类可以依托的坚实的
基础,因此而自由还是因此而堕落,开始考验每个人自我的选择。

“我们将进入物理学的全新领域。9月10日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里程碑。”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将首批质子导入瑞士和法国边境地下100米深处长达20多公里的环形隧道,正式启动了举世瞩目的粒子对撞机。实验目的是寻找“上帝粒子”、暗物质等理论物理学关注的最终拼图,并模拟宇宙大爆炸,揭开创世之谜。针对一些担忧“黑洞”、“奇异粒子”等不可知危险而提出诉讼的反对人士,英国《卫报》发表评论文章称,“如果将零风险作为一切科学研究的前提条件,英雄将很难诞生,而我们也不可能取得任何成就。”所有期待的目光和杞人忧天其实都是这个大型实验的组成部分,学者们的笔墨官司不可能阻止这个耗资数十亿美元的工程的进展,来自8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数千名科学家和工程师保证着最大限度的控制,不可知在历史上从来阻挡不了人类的好奇心,几十年未能有所进步的粒子物理学正在翘首以盼最新的实验成果。

与此同时,华尔街的金融危机一步步升级,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的最新消息造就了又一个黑色星期一。158年历史的金融巨头即将轰然倒下,下一张多米诺骨牌会出现在哪里?没有人愿意相信这一切的发生,美国实体经济仍然保持良好,但金融隐隐然大厦将倾。很多人把虚拟经济归因于信心,诸多经济理论验证历史数据的同时给予人们预测未来的能力。整个经济系统庞大而无绪,但仍不失可控性,政府如同大脑,参与经济活动的诸单元如同四肢百骸五脏六腑,信心存在于每个人心中,因为人类无法放弃自我。最坚实的基础来自历史与记忆,资本与市场上存在着上帝之手,也看得到每个人为了生存或贪婪而伸出的无力或有力的手。正是这些有形无形的力量给予我们信心。现在,怀疑的幽灵游荡在资本市场上,绝望,离我们还很遥远。

100多年前,尼采“一声断喝――上帝死了”震撼了欧洲。重估一切价值的同时,尼采的大铁锤砸碎了一切价值,这个思想史上最大的对撞机造成的影响延续至今,似乎还没能观察到重建价值的开始。看起来摆脱了精神束缚的存在,却彻底陷入了肉身的局限。粒子对撞机与金融危机的出现,从自然与社会两个方向上暗含了一种可能性,时间死了!作为束缚肉身的重要因素之一,时间在粒子撞击中可能成为一个观察对象而不再是观察标准,而在社会发展中拒绝为向未来索取财富的金融工具提供担保。时间死了,如果时间真的死了,那么,意义可以等同于上帝死了。人类一直信任历史、享受当下而憧憬未来,组成历史、当下与未来的物质性要素便束缚着每个人的肉体,这个矢量箭头标记着信心和希望,给予存在以价值和意义,不可死也不能死。这并非某些宇宙理论所预言的坍塌,正如上帝死了仍继续存在,时间死了同样在继续。惟一的区别在于,上帝和时间不再是人类可以依托的坚实的基础,因此而自由还是因此而堕落,开始考验每个人自我的选择。

时间死了,意味着历史和未来都不是避风港。信心和希望凝固成化石,末日也不再存在,具有时间感的词汇多到无法避免,每个词都需要重新定义。关于时间机器的传说与努力,曾经被物理学家用逻辑方式进行了归谬:假如时间机器可能存在,那么,未来的人类一定已经拜访过我们。上帝死了,我们依旧维系着世界的平衡;时间死了,价值体系同样不会湮灭。这不是信心或信仰的作用,而是精神和肉身固有核心的显现。观照,洞明,控制,释放,创造,等等,这些词变得更加重要。时间不再是绝对控制者,人们可以尝试着和时间隔离。正如将上帝对象化部分地解放了人类的精神世界,把时间对象化意味着部分地解放了肉身,问题直接砸到我们自己头上,不可能留给子孙后代,也不可能从历史中找到安慰。时间死了,未来并未消亡,只不过历史不再能向未来索取什么,存在于此在,限制欲望而又解放欲望。人类在矛盾中接近了存在的核心,那些不变的永恒之思,在物理碰撞和金融震荡中一点点显现出来。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