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许很荒唐,但我至今还爱着他。”

2008-09-17 来源:中华读书报 作者:■徐永平 我有话说

编者按:索尔仁尼琴的第一位妻子娜塔莉娅・列舍托夫斯卡娅伴随丈夫度过了32年最艰难的日子,2003年5月28日在莫斯科去世,享年84岁。这些照片一直保存在她手里。2001年记者对她进行采访时,第

一次得以公开。

一张索尔仁尼琴青年时代的照片后面写着这样一句话:“无论出现什么情况,你能永远爱一个终生相托的人吗?”这张照片是索尔仁尼琴在结婚登记日送给他的妻子娜塔莉娅・列舍托夫斯卡娅的,时间是1940年4月27日。照片至今保存在列舍托夫斯卡娅手中。从这一天起,娜塔莉娅・列舍托夫斯卡娅同索尔仁尼琴共同度过了32年的人生。

记者采访了娜塔莉娅・列舍托夫斯卡娅,她深情地回忆起了他们青年时代的浪漫生活。

1936年,我和萨尼亚(索尔仁尼琴的爱称)相识,是在罗斯托夫大学。我在化学系,他在数学物理系。我们的第一次相识完全是偶然的。那是一年级时,我和几个同学站在教学楼门厅里聊天,突然听得轰隆一声,从二楼上跳下来一个一头乱发的高个子年轻人,他就是索尔仁尼琴,当时绰号叫海象。这样,大家就算认识了。萨尼亚装模作样地问别人:“这位姑娘叫什么?”别人告诉他:“娜塔莎!”从此我们成了朋友。11月7日,我和妈妈打算举办一个家庭晚会,萨尼亚和别的客人一起来到我们家。在吃宵夜之前,大家要去洗手。当时没有洗手间,大家用杯子把水倒在手上洗。萨尼亚一边给我手上倒水,一边对我说:“我钢琴弹得很漂亮。”随后,他又送我一首诗。这不是一般的诗,是一首贯顶诗,每一句的第一个字母连起来就是我的名字:娜塔莉娅・列舍托夫斯卡娅。

从此,我和萨尼亚的关系越来越亲密,上课坐在一起,上图书馆也坐在一起,形影不离。我们成了最要好的朋友。但真正转变为恋爱关系是在1938年7月2日那次夏日晚会上。那是一个难忘的夜晚,天已经很晚了,星星在天空闪烁。我和萨尼亚还在剧场公园里漫步,这是我们俩经常来的地方。我们坐在大槐树下的石头上说着话。突然,萨尼亚不作声了,随后又深深地吁了一口气……对我说,他在爱。我当时连一点儿准备都没有。我慌得连一句话也答不上来……我哭了。稍稍冷静下来之后,我想,萨尼亚一定是一时昏了头,再说,我当时也弄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在爱,还是不是?第二天,他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脸上失去了他那熟悉的笑容,再也听不到他往日的笑声,也不再讲他逗人的趣闻,只是紧紧地抓着我的手……我马上意识到,我可不希望萨尼亚这样。我立刻写了一个字条给他:“我也爱你。”收到字条的当天晚上,他就跑到我们家来了。那个晚上,我们第一次相吻了。

……每一次见面之后的离别变得越来越难。我在一封信中提出了一个问题:“我们是该离,还是合?”其实,萨尼亚早有答案。他也想结婚,只是有一个难题不知道该怎么办――孩子。萨尼亚为难的是,如果有了孩子,他的整个学习计划就全泡汤了。当时他除了在罗斯托夫大学读书,还在莫斯科文史哲学院上函授。

我们结婚了。登记那一天是1940年4月27日(萨尼亚喜欢9的倍数)。当时我们不想让妈妈知道这个不适时的日子,因为我们还没有毕业。8月,我们去度蜜月。我们在塔鲁萨的乡下租了一间农舍,就算我们的家。除了门外的一张木台子和一条木凳,屋里几乎没有什么家具。我们睡在干草上,就像电影里的浪漫生活一样,就连枕头也是用干草垫起来的。蜜月之后我们登上了从罗斯托夫开往莫斯科的火车。等回到罗斯托夫,我们收到了一份迟到的结婚礼物――萨尼亚的斯大林奖学金,一笔不小数目的钱――500卢布。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