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交流标准日本语》,我的青春旅伴

2008-09-17 来源:中华读书报 作者:■李颜汐(四川) 我有话说
9岁时,我因为一部日本动画片而彻底地爱上了动漫,从此便开始了我的漫画生涯。从那一年起,一个与中国隔海相望的国家――日本,也同我心爱的漫画一样,真正闯进了我的心房。

15岁时我初次接触日语,心情却是十分彷徨。那时的我正读初三,学业的压力很大,连升学都还是个未知数。那时被爸妈批评的很惨,毕竟,对

于一个即将毕业的中学生来说,所有与课程无关的东西在他们眼中都只是绊脚石。我捧着自己攒了很久的零花钱才买到的《中日交流标准日本语初级》上下册,心里痛得厉害,也很无奈。

这部书一直都在我的身边,虽然当时只认识里面的五十音,连发音都不准,但她真的像个朋友一般默默守候着我。从那时起,我有了一个到现在都仍在为它努力奋斗的梦想,一个每次想起都激动得想落泪的梦想。那就是,在我这一生中,我一定要靠自己的能力站在日本的土地上,向日本人民展现出中国人优秀的一面!

《中日交流标准日本语》是我认识日语时接触到的第一本书。在最初的学习中,因为懂的日语知识太少太少了,但是我却又想快快把它学会,所以就经常将书上的课文抄写在信笺纸上,贴在课桌上。学习闲暇间,我很开心的似懂非懂地看着这些文字。我从来没有对什么东西如此好学过,完全是出自内心强烈的渴望。我发现在我心中的日语仿佛是有着生命的灵体,它吸引着我去爱它,去了解它,去熟知它。

经历过青春期的很多风雨,现在我终于可以在大学校园里自由穿梭图书馆学习日语了,有种想哭的冲动。《中日交流标准日本语》从未离开过我的生命半步,它伴着我的漫画一直陪我到了今天。上个学期,我寻求机会旁听了日语系开设的选修课。十年来我第一次可以坐在教室里,听老师讲一堂真正的日语课,对我来说来得多么的不易啊。坐在教室里我很激动,却很安静,捧着的还是15岁时买的那本《中日交流标准日本语》。老师讲得很仔细,虽然五十音在现在看起来已经显得很浅显很简单了,但是我还是愿意认真地听着老师教那些师兄师姐们发着音,仿佛是回到了四年前自己那些艰辛自学日语的日子。

《中日交流标准日本语》是我的启蒙老师,它让我对日语的理解由空白变为了实实在在的文字,我很感谢它。在学习教材的同时,我还爱上了日语版的动漫、电视剧和歌曲,因为真心地喜欢这些艺术形式,所以对于日语原版的接受也很快。

这种习惯即使到了今天,也丝毫没有什么改变。当时我没有理解这对日语学习有什么好处,直到我第一次坐进旁听课堂才发现,自己的语感和语音竟然出乎意料的强。虽然只是个旁听生,但自己竟一点都不胆怯和心虚了,虽然在老师眼里我只是空气,但我能够认识到自己的日语水平就已经足够了。

《中日交流标准日本语》让我越来越有信心。我常觉得自己是天生学习日语的,因为日语让我有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新的句子在一个日本节目中出现频率只要稍高一点,很快我就记住了,并且能够灵活运用。记得有一次我因为专业训练外出,耽误了六节日语课。老师在这期间讲了一个很陌生的新语言点。在上课时我望着幻灯片上陌生的语法,脑海中一片空白,没来由地我突然很慌,害怕自己就这样错失了一个重要的东西。我一边告诉自己不要慌张,一边抄下幻灯上打出的例句仔细钻研规律。凭借着长期自学《中日交流标准日本语》的基础,我很快就弄明白了这个并不常用的语法现象。尽管是个很小的成就,却让我很是“自豪”了一把。经过这事儿,《中日交流标准日本语》在我心中的分量更重了,我也更加地坚信,这辈子注定要学日语了。

长期学习日语的过程很辛苦,但却很充实很有趣。望着《中日交流标准日本语》,我常常想起自己与日语的点点滴滴。想起15岁时第一次触碰到它封面的激动;想起15岁时躲在房间里第一次学习里面日语的情景;想起进入高中时因为失落而一遍遍地写着里面的课文,晚上入睡时怀抱着它想着自己的梦想;想起大学时第一次捧着它去旁听一个老师讲课的感动与激动;想起现在的自己还是一如继往地学习着日语,在画的漫画里配上日语句子,以至于现在在写这篇文章时身旁都还放着一本《中日交流标准日本语》。

谢谢编书的人们,给了我一本这么好的启蒙书,能够让我度过一个饱满的青春。

  编辑点评:

作者是《中日交流标准日本语》真正的“同龄人”。书陪伴着女孩,走过了多愁善感的青春期,共同珍藏着美丽的人生理想,蹒跚行走在自学路上。书像她的一个私人老师,更像贴身的闺中密友。刚刚20岁的女孩正在花季,《标日》将迎来她更动人的绽放。年届20的《标日》,背负更多少年人的理想,必将更加成熟和优秀。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