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看现实题材电视剧的回归

2008-09-19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薛晋文 我有话说
第七届金鹰节刚刚在湖南落下帷幕,《闯关东》夺得了最佳长篇电视剧奖,《士兵突击》、《金婚》、《恰同学少年》、《戈壁母亲》、《周恩来在重庆》、《喜耕田的故事》、《奋斗》、《玉碎》、《井冈山》、《狼毒花》、《大工匠》、《高纬度战栗》、《血色湘西》、《荀慧生》、《雄关漫道》、《彭雪枫》、《战争目光》获得了
优秀长篇电视剧奖。从获奖名单中不难看出,现实题材电视剧是本届金鹰节上万众瞩目的一道亮丽景观。现实题材电视剧经过大浪淘沙和商海沉浮后终于在电视剧家族中脱颖而出。现实题材电视剧何以成为中国电视剧的主潮?现实题材电视剧何以能够获得观众的亲睐?现实题材电视剧的回归告诉了我们什么呢?笔者认为现实题材电视剧回归的启示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为人生的艺术”应是现实题材电视剧的永恒追求

“为人生的艺术”是中国文学艺术的一贯追求,具体到现实题材电视剧创作中要求创作主体密切关注现实人生的生存状态,准确把握时代的总体精神脉动,及时反应现实人生中的主要矛盾和一代人普遍关注的社会问题,恰当预示社会历史的可能走向与必然趋势,重视在含蓄而委婉的批判中提出建设性的建议和意见。

电视剧《闯关东》

获奖作品《喜耕田的故事》就是典型的例子。《喜》剧发生在中央免征农业税和建设新农村的历史变革时期,创作者聚焦于这一重大时代主题和意识形态命题,将小人物喜耕田置放到大历史的时代背景下,通过个体生命在社会人生中的欲望困境、命运环境和精神矛盾来艺术地表现小人物与大历史间的内在联系。创作者敏锐地捕捉到当下的农民不再是土地的忠实信徒,而是既注视着市场经济的变化,又着眼于土地与市场的联系,在两者的互动中艰难地完成着蜕变与新生。科技意识、市场思维、创新精神逐渐成为新时代农民的显著标志,代表着时代的前进方向。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喜》剧中的问题意识最能体现“为人生”的审美追求。诸如父母进城打工后未成年人的教育问题;赌博陋习引发偷盗等事关农村社会稳定的问题;农村空巢老人的养老问题;婆媳邻里之间的和谐相处问题以及干群关系、农村师资队伍的流失等问题。凡此种种,我想都是对农村现实生态环境的一种直面和逼视。由此该剧向当代人提出了一个巨大而深远的命题:新农村的和谐不仅仅是物质层面的和谐,精神的和谐或文化的和谐任重而道远。

再比如获奖作品《金婚》也颇值得咀嚼。该剧以编年体的形式讲述了一对夫妻50年的婚姻人生。漫长的人生中有过柴米油盐醋的磕磕碰碰,有过情感与婚姻中司空见惯的争执与吵闹,无论是山阻石拦,还是雪辱霜欺,始终没有改变他们心中白头携老的人生信念。该剧通过对爱情的执著追求和婚姻的守候,告诉我们虽然时代变了,但守望情感的精神家园与维护“家”的核心地位和完整性始终是现实人生的不变主题,婚姻依然是我们最好的精神归宿,家依旧是中华民族最膜拜的图腾。此外,《士兵突击》、《恰同学少年》、《奋斗》深入关注和探讨了现实人生中的理想信念与人生价值问题。《狼毒花》、《血色湘西》用传奇式的艺术思维演绎了中华民族进程中令人难以释怀的既往现实历史与苦难人生。

电视剧《金婚》

“真实性”与“典型性”是现实题材电视剧成功的法宝

真实不等于真实性,现实题材电视剧作品中的“真实性”即指:创作者要创作出“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艺术真实。现实题材电视剧唯有借助这种艺术真实方可达到现实主义作品所特有的厚重性与宽广性,从这个角度来看,金鹰节获奖作品具有一种在真实性托举之下无可辩驳的厚重性与宽广性。《闯关东》讲述的是一段有关“漂泊”与“离散”的民族辛酸史,其真实性在于将“小家”的真实故事与“大家”的真实历史进行了近乎完美的演绎。朱开山一家是中国历史上千万户“寻常百姓”的一分子,这个家庭有着多数家庭柴米油盐的日常艰辛,有着庶民百姓家长里短的烦恼人生,更有着为了生计与生存打拼抗争的血泪记忆。家庭是社会的细胞,朱开山一家只是几百万山东移民的一个缩影,透过朱家这扇窗户,放眼望去中华民族正经历着一场民族迁徙与抗敌御侮的重大历史风云。一个家庭的命运,就是中华民族的命运;一个家庭的沉浮起落,就是一个民族的兴衰荣辱。这样的故事具有一种震撼人心的磅礴力量,这样的作品具有一种历史的厚重性与宽广性。

典型性则是现实题材成功的关键所在。所谓典型性通常要求创作者遵循典型化原则,在典型环境中塑造出典型人物。完全可以说,能否塑造出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是衡量与品评现实题材电视剧艺术深度与审美高度的重要标尺。本届金鹰节的获奖作品塑造了一批具有鲜明时代特征与社会特色的典型人物。正如提到当年火遍神州大地的《渴望》绕不过刘慧芳那样,提到《士兵突击》就无法绕过许三多。笨拙、木讷、呆板、迟钝、略带几分倔强仅仅是许三多性格中的表象特征,执著、坚守、锲而不舍和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可贵品质才是他性格的真正闪光之处。或许许三多的座右铭:“有意义就是好好活,好好活就是做许多有意义的事情”更能够准确地传达主人公性格的精神特质。在社会加速变革,无数人感觉到生命失重和价值失范的困顿时期,许三多的人生信条就是当今时代的警世恒言和醒世名言。《恰同学少年》中的主人公毛泽东更具典型性。他在与封建家长制,陈腐的旧阶层抗争中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反抗性格;他的家庭境况以及母亲日常生活中的熏陶,形成了他对劳苦人民大众的天然感情;他的大胆探索、积极进取精神铸就了思维活跃、见识过人的一代青年才俊;博学多思、乐善好施、雄放乐观、光明磊落构成了他性格魅力的主要方面。该剧的影响力和感染力很大程度上与青年毛泽东这一成功的艺术典型紧密相关。此外,《狼毒花》中的常发,《周恩来在重庆》中的周恩来,《闯关东》中的朱开山、朱传武、鲜儿等,都是现实题材电视剧画廊中不可多得的典型艺术形象。

精神超拔与灵魂荡涤是现实题材电视剧必备的品格

优秀的现实题材电视剧作品不仅应具有一种“悦目”的快感,更能够给人一种“养心”和“畅神”的美感。获奖作品《奋斗》主要讲述了一群刚刚走出校门的大学生毕业后几年的奋斗故事,对生活理想的热情拥抱与人生目标的不懈追求构成了作品的主要基调,健康乐观且积极进取的人生哲学是作品的核心价值和意义所在,主人公对人生理想与人生信念的坚守与追寻,精神的自由振奋和理想的执着追求即是该剧震撼人心的主要原因。《戈壁母亲》通过主人公刘月季从封建包办婚姻的受害者历尽艰辛成长为一名祖国边陲建设者的苦难故事,彰显了一种倔强的、顽强的、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这种精神正是中华民族走向复兴之路不可或缺的宝贵财富。由此不难看出,精神超拔与灵魂荡涤是现实题材电视剧必备的一种品格,是现实题材剧引领时代与提升民众精神世界的主要载体和依托。

现实题材电视剧的走红不是一种偶然性的现象,它也许释放了这样一个信号:现实主义的回归才可能是中国电视剧艺术真正崛起的必由之路。

电视剧《戈壁母亲》

[值班总编推荐] “收破烂的”何以能站到了哈佛讲台

[值班总编推荐] 馥郁书香传万家

[值班总编推荐] 日本须警惕重蹈覆辙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