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160岁寿星”幕后新闻

就是传说中的那个老寿星
1999-04-12 来源:生活时报 中国妇女报 刘畅 我有话说

去年岁末至今,160岁老寿星的新闻在国内各家晚报堂皇登场,广为流传。假新闻的始作俑者有何目的?一条假新闻能不断花样翻新、妙笔生花说明了什么?

A新瓶装旧酒:炒遍大江南北的160岁神话原是20年前的假新闻卷土重来

《中国消费者报》一位叫“蹇鸣”的聘用记者被证实于日前离开该报社。去年岁末,这位记者采写的消息《中国发现160岁寿星》曾轰动一时,引起的连锁反应便是北京各家报纸纷纷转载。

他并没有见过160岁老人本人。《中国消费者报》一位姓蒋的编辑这样说。3月23日,这位编辑与中国妇女报记者作了如下对话:

“这篇稿子是蹇鸣写的,他是聘用人员,已离开报社了。”

“贵报是否对老人年龄做过考证?”

“很难说,该清楚的都在报纸上写着呢。”

“能否告知一下老人地址?”

“老人过着隐居的生活,蹇鸣曾郑重承诺不透露他的地址。他也未见过老人本人。”

事实上,蹇鸣并不是惟一热衷于报道160岁寿星的记者。1999年3月,当读者对这一消息感到有些冷却与淡忘之时,署名“包延怀、赵琳”的相关长篇纪实报道相继出现在南阳晚报、辽沈晚报、扬子晚报等大江南北的晚报上。

从南到北,遥相呼应,妙笔生花,活灵活现的记者见闻使160岁老人吴云青俨然成了1999年初一个炙手可热的新闻人物,一个长寿神话变成了颇为离奇的新闻故事。

人海茫茫,青山不老。从哪里去揭开一个创造了中华民族长寿奇迹并成为“世界长寿第一人”的吴云青的谜底呢?

这时,21年前第一个报道老寿星吴云青事迹的名叫“吕德明”的人出现在记者的视野里。吕现在是延安宝塔区商贸局党委书记。

吕回忆说:“我十几岁时就认识吴云青,又与他接触了20多年。1978年,我在青化砭公社任文书,吴老常去那里的粮站买粮,粮站主任问吴老年龄,吴老不说,粮站就不给细粮,吴老无奈才说是道光最后一年生的。”

吕德明根据推算,写出了报道《童颜鹤发一老人》刊登于1978年9月11日的《陕西日报》四版,当时披露吴云青为127岁。

吕介绍,人民日报1980年9月10日刊发报道。报道说“陕西省延安市青化砭村一百四十二岁的老人吴云青……”

一石激起千层浪,一时间八方舆论聚焦陕北。好多国家与中国联系,北京人口学会联系延安地委考察吴的长寿经验。当时的延安地委召开了常委会,地委书记冯怀亮派当时的副专员高兴海带领医务人员专门考察,得出长寿经验有三:一不吃荤;二经常参加劳动;三不结婚。

随着调查深入,情况发生了急剧变化。有关部门从山西五台山公安处敌伪档案中查出,吴云青曾于建国前参加过瑶池道组织,该组织后被确认为反革命组织,而从档案中确定的吴云青的年龄是1980年为84岁。据介绍,当时的陕西省委领导曾对报道失实进行了严肃批评,表示要纠正与澄清。

由于142岁的巨大效应,此时的吴云青已被选为市政协委员,转了城市户口,民政部门每月发30元钱。随着142岁的神话被戳穿,吴云青被取消了政协委员资格,其它待遇也自然中止。

吕德明说:“我的报道有些失实。在我的印象中,吴老说自己是道光年间出生是记忆有误,他长期出家,很少与外界接触,没有多少文化。”吕表示:“吴云青是一个比较老实、憨厚的老汉,不是故意说谎。”

一个原本在20年前了结的一段“公案”,为何20年后又卷土重来,究竟这背后隐藏着什么目的,假新闻的背后又是什么呢?

无论是《中国消费者报》的蹇鸣还是《南阳晚报》的包延怀、赵琳的报道,都提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人物:吴云青的掌门弟子苏华仁。

3月的风乍暖还寒,记者踏上了前往河南安阳寻访吴云青及苏华仁的路程。

B只是为了钱:假新闻始作俑者的自白揭穿了个别媒体爆炒160岁老人的秘密。假新闻的好处知多少?

安阳,中原大地一古城。在宣传部门和体委的再三询问下,苏华仁的工作单位终于找到了。

青砖散发着怀古之幽情,安阳郊外的殷墟博物苑,党支部书记唐秀生说:“苏华仁是我们单位的干部,已经七八年不上班了,算是停薪留职,整天忙着传授养生功。”

距此不远的一处幽静而整洁的楼区雅致的二层小楼,便是苏华仁的家。

苏华仁面容削瘦,已过中年,头发稍显蓬乱,一副邋遢的模样。

苏华仁对采访似乎并不惊奇,索性侃侃而谈,十分配合。

《中国消费者报》的文章称:“吴老的高寿引起新闻界的关注始于1996年3月,当时吴老的弟子苏华仁向某报投寄了一篇稿件,题目是《158岁的内丹道功高师吴云青养生秘录》,文中写道:吴老不仅在世,而且依然鹤发童颜,身心犹如童子。”

苏说,1996年1月他在《国际气功报》上刊发文章《158岁的内丹道高师吴云青养生秘录》,他特别注意搜集材料,《人民日报》说吴老1980年就142岁了,到1996年当然是158岁。苏强调说:“可以这样讲,近年宣传力度这么大,利用的资料大部分都是从我这儿来的。”

“关于吴老的年龄争论我认为十分正常,到1996年最保守的估计也在百岁以上,说百岁老人没问题。”苏华仁的回答表明,四处投书面对媒体口口声声宣称吴云青160岁的他,也无法断定吴云青是否真有160岁。

一个20年前已有结论的“公案”,苏华仁为什么避实就虚地旧事重提,他的动机在哪儿呢?

1996年10月9日《国际气功报》一版刊发该报记者刘闻采写的《158岁修道老人吴云青获8000元社会捐款》和苏华仁的《就158岁修道老人吴云青赴西安弘道答有关人士》,在二、三版连篇累牍地宣传158岁的吴云青的报道旁,竟赫然登着这样的广告《你想见到158岁修道老人吴云青吗?金秋十月请到西安来》,广告说:学费250元(外籍学员250美元),面授班开学第一天,吴云青老人与全体学员合影留念。

最能说明问题的也许是《中国气功科学》杂志在1998年第9期《古都安阳访仙翁——记160岁的内丹道高师吴云青老人》的报道,与报道并列刊发的是广告:“好消息!本刊特邀吴云青先生掌门弟子苏华仁老师面向海内外举办中国道家养生长寿内丹功真谛面(函)授班”,综合班收费特优价280元,函授费150元。

160岁显然成了一个活广告,为广泛招揽学功者大掏腰包提供了最好的招牌和幌子。至于“合作方式”,苏华仁说:“《国际气功报》、《科学晚报》、《中国气功科学》杂志、《中州气功报》都邀我办班,在报刊上刊登吴老的养生之道报道之后,作个小广告,该收多少钱由报刊社收下,给我邮回来一半,由我负责给学员寄材料,这些合作很圆满。”

风行一时的假新闻和20年前已有结论的旧事重提,显然给苏华仁带来了颇为可观的利润。据苏说,与《科学晚报》在湖南长沙办气功班,第一期就挣了三万,与《国际气功报》在西安合作办班也是应者云集。苏强调,关键是宣传了158岁的高师吴云青传承功法,可能还会有“大老板愿意合作”的意外收获。

C假新闻的广泛流传,始作俑者受益多多,记者也出了名,而谁受到了伤害呢?

安阳,春风轻拂的夜晚,一阵轻轻的叩门声过后,一个文弱的江苏青年坐到了记者的面前。

他在3月18日、19日连续看到某媒体刊登的《千里寻访160岁老寿星》的长篇报道后,便义无反顾地踏上寻访路。几经周折,他才在安阳找到苏华仁,苏就断然否定了见老寿星的可能,只是让他交了300元钱,安排专心学气功。

他说,一路下来,已经花费了1000多元钱,他不知道是否还有路费让自己寻找下去。

受伤害的又何止是像他这样的普通读者。

据多人证实,吴云青从来不把自己的年龄示人,大多是以一笑对待别人对他年龄的追问。而一些人根据需要不断地演绎着他的年龄。

据接触过他的人回忆,早在二十余年前,关于他年龄神话的鼓噪与破灭,都带给了他较为深刻的痛苦。

显然,世俗的干扰与偏见,别有用心的编造与谎言,早已搅乱了一个试图隐居老人的生活。

延安市宝塔区青化砭镇镇长郝旭东说,吴云青老人已于去年农历八月初二去世了,这里的人们都很怀念这位默默无闻的老人。

吴云青的弟子宋金莲也证实吴老的不幸去世,她称自己还参与了料理后事。

只有苏华仁还坚持说吴云青老人还活在世上,但记者追问具体地点,他又马上变得含糊与搪塞起来。

从辽阔苍茫的中原大地,到连绵起伏的陕北群山,百岁老人吴云青究竟魂归何处也许已不再至关重要,重要的是许多人利用他的年龄制造假新闻的目的与来龙去脉已经真切地展现在人们面前,留下了沉重的思考与启迪。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日报社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