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六合彩,荒唐的发财梦

2006-01-12 来源:文摘报  我有话说
近年来,地下六合彩席卷城乡,憨厚老实的农民被骗后还认为六合彩是合法的。

贪欲使很多人痴迷六合彩,甚至走火入魔,有的断送了家庭,有的付出了生命。

早在1999年,港、澳、台地下六合彩的庄家就一语道破:“不管广东、福建有多富,半年就要你输得剩内裤

。”

悲剧 因地下六合彩而发生

地下六合彩从被广东省公安机关定性为“利用香港六合彩进行赌博的非法活动”那时算起,在中国内地蔓延已8年。它夺去了多少人的生命,酿造了多少悲剧,仅一次“红波事件”,就足以见证了。

在湖南省岳阳市岳阳楼区,一家母女俩“包红波”(地下六合彩把01 49个号码分成红、绿、蓝三种波色,其中红波对应17个号码,其他为16个号码。“包红波”就是投注其对应的17个号码),把家产输光了,还借了高利贷,无法偿还,最后喝下农药,结束了生命。

广东省潮州市有一位年轻妇女,“包红波”包到家徒四壁、亲友反目,最后撇下年幼的儿子投河自尽。

遗憾的是他们虽然都已轻生,却还惦记着迟迟未出的“红波”。湖南那母女俩死不瞑目,留下遗书:“红波不出死不暝目,红波不出不许出殡。”

而那位年轻女人,尸首漂浮在河面,她给儿子留下一行字:“红波未浮我先浮”。

“红波”呀!让这些利令智昏的人,走向悲惨的结局。湖南省汨罗市一对夫妻也“包红波”,结果男的跑到水库投水身亡。妻子受了刺激,疯了。疯了的妻子自此每天执个篙子,在水面上打水,口里念念有词:“捞红波,捞红波。”

据了解,2004年11月的这次“红波事件”,全国死亡人数超过500人,资金流失超过200亿元。

储蓄 因地下六合彩而取空

夺命,其实只是地下六合彩间接的危害,地下六合彩直接的危害则是掳财。有人把地下六合彩称之为地下六害彩,记者以为,一点也不为过。

据调查,2003年,广东省有29个县的农户购买地下六合彩,资金高达33.2亿元,而流失金额为13.3亿元,平均每个农户损失300多元。

据不完全统计,2004年,湖南省岳阳汨罗市,因地下六合彩,导致现金外流和通讯浪费金额达1.8亿元以上。

资金外流,明显的一点是造成当地银行存款数额减少,还造成许多银行被取空的紧张局势。2004年12月末,人民银行湖南汨罗市支行对全市存款增减情况进行调查,发现仅12月份,全市各项存款总数下降9767万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9024万元。在该市的长乐、天井、三江、八景4个乡镇,信用社全部出现负增长。据统计,汨罗市因买地下六合彩而提前支取的定期储蓄存款达1200多万元。凡开奖日通过当地邮局汇往广东、香港的资金日均约500万元。

值得关注的是,2003年4月3日,湖南省岳阳市平江县虹桥镇地下六合彩“码民”从信用社取走资金320多万元,造成银行被取空,制造了该镇有史以来的“金融危机”。

广西省大化县人民银行副行长蓝猛透露,大化县工商银行、农业银行、邮政、信用联社4家金融机构在2000年时城乡居民储蓄存款总额约为4.3亿元,随后逐年缩减。2002年首度跌破4亿元,2003年减少到2.1亿元,2004年更惊人,只有4472万元。

浙江省仙居县横溪信用社2004年1月至5月份,存款都是逐月上升的,但到了6月份,存款开始下降,每个月下降500多万元,10月份一下子下降了900万元。

中国人民银行仙居支行的调查数据表明,受地下六合彩影响,2004年10月该县各金融机构存款余额较上月下降1亿多元。其中最为严重的是农村信用社,存款余额下降了3364万元。2004年11月,银监会浙江台州分局和人民银行仙居支行分别对此进行调查,他们估计,截至10月底,“该县约有2亿元以上资金因地下六合彩流出县外。”而2003年仙居县的财政收入不过2.05亿元。

在江西省寻乌县,由于地下六合彩猖獗,大庄家坐收渔利,大量码民去银行取钱,县城几家银行的钱不仅都快被取空,而且人们的消费状况严重到两块钱一斤肉都没人买。

难道真如地下六合彩庄家所言,“不管广东、福建有多富,半年就要你输得剩内裤”吗?据说,地下六合彩的滋生地广东省汕头、潮阳市,因为地下六合彩,2001年经济倒退10年!至今还未恢复“元气”,2001年1月 9月,潮阳市GDP累计负增长27%,成为广东省内负增长率最高的县级市。

邪恶 因地下六合彩而滋生

因为钱,滋生了地下六合彩,因为地下六合彩,滋生了邪恶。

2002年11月,号称天下第一村的湖南省岳阳市张谷英镇张谷英村村民张大叔吃惊地发现,村里的风气跟以前有点不一样了,他晾在外面的衣服,好几次无缘无故地“失踪”;关在笼里的鸡,两次被偷。不仅如此,村里还有不少人家的木材被盗。

发生这样的事之后,张大叔才明白,原来,因为地下六合彩,村风变了。

赌博是需要钱的,没有钱,怎么去赌?于是,很多人就走上了偷、抢、骗的犯罪道路。因地下六合彩发生的打架斗殴等事就更不鲜见了。

一些人除了因此偷、抢、骗外,还有一些利令智昏的人,不惜铤而走险,挪用公款。2004年,湖南省岳阳市平江县邮政局5名女职工,从5月至8月不到半年的时间,利用职务之便挪用公款785万余元,用于所谓的买码,演绎了一出湖南自建国以来合谋人数最多、犯罪金额最大、性质最恶劣的挪用公款参与私彩赌博案。

福建移动通信有限责任公司南靖分公司的原账务处理员郑某,在2002年1月至2004年8月间,利用职务之便,挪用单位资金566万余元用于地下六合彩赌博。

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某村一位年仅26岁的女出纳,因痴迷地下六合彩,竟贪污公款400多万元。

辽宁省沈阳市辽中县教育局核算中心会计段某和出纳员王某,从2004年3月开始,合伙利用工作之便,挪用公款资金240多万元用于地下六合彩赌博。

荒唐 因地下六合彩而更甚

买码歌

相见不问好,开腔言生肖。上期已出牛,这期该马跑?输者长叹息,赢者怨注小。田亩少人耕,沃野生蒿草。电视及时雨,码报如雪飘。遥望买单处,人如东海潮。

为求得“特码”,许多人不知愚昧到何等地步。在湖北省崇阳县港口乡油榨村,就有这样的怪事,一群人面对着河岸一棵杨树,又是放鞭炮又是烧香,神情显得非常虔诚地跪求“神蛙”给他们赐“特码”。

在广西马山县就更荒唐了,竟有人在葬礼上拜死人求“特码”。

广西宁明县明江镇凤磺村布贴屯,30余岁的苏海宁更玄,长期沉迷于地下六合彩,十赌九输。走火入魔后他找人算命,说妻子生辰八字与他相克,但“法轮功”可以破解他妻子生辰八字和地下六合彩特码,于是他练起了“法轮功”。一天早晨练功时,他的妻子黎某频频出入,他于是觉得妻子严重干扰了他,一气之下,向妻子砍了52刀。

据调查,在一些地方还出现了把痴女当神仙求“特码”,跪拜疯婆求“特码”,千人拜古墓求“特码”,认疯子当“特码王”,为求“特码”残杀男童等种种怪事。

福建省厦门市有位女士,更荒唐到了极点。她辞了工作不干,专门研究地下六合彩,准备以此发家,一天,她到卫生间去洗澡,忽然听到电视里播报有关六合彩的消息。她一受刺激,就本能地从卫生间里冲出来,赤裸裸地连衣服都忘了穿,满屋的客人为此非常惊诧。后来她觉得无脸见人,于深夜跳海自杀了。

地下六合彩的危害就这些么?其实何止这些,所谓的码报和码书上,到处是白小姐的裸照、黄色笑话等,能说这些不也是危害吗?除此之外,正如某些人士所言,它还危及公彩。如,广西福利彩票中心提供的数字表明,广西一年销售福彩5亿元,而私彩销售估计近10亿元。

在福建,据统计,漳州地区每月的福利彩票、体育彩票的销售量原本均居全省首位,但自从地下六合彩遍及漳州11个县市区后,合法彩票的销售大受冲击,一下子跌至全省最低。其福利彩票从单期销售100万元,锐减至单期不足50万元。在私彩发行高峰期,全省私彩交易额每周高达4500万元,全年交易额达18亿元,在被取缔的过程中,年交易额仍有7亿至8亿元。

1998年至1999年期间,广东省潮阳市的体彩、福彩等因地下六合彩猖獗而几近崩溃,体彩销售点从21个一时间萎缩至3个,每期销售额不足2000元,许多销售点抱着彩票机来“退档”。而“福彩”销售点也只剩下8个在硬撑,每期销售额不足万元。

2003年1至6月,湖南省岳阳市福利彩票发售达到了1700万元,而2004年同期,连1000万元都不够。

可见,地下六合彩的危害有多大。 (《共鸣》2006年第1期)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日报社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