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本页位置 > 文摘报
《文摘报》

    “我想买个学生证,能办吗?”

    “可以啊,什么证都能办。”

    这个“什么证都能办”的人自称“老李”,在网上颇有“口碑”。表面上,他在北京经营一家正规的刻章店,但暗地里,他从事的是“办证”的生意。

    记者亲身体验买“证”,个中奥秘令人大开眼界。

    “怎么找你呢?”联系上“老李”,记者以为就能直接去找他了。但没有想到,他说:“到苹果园地铁C出口。到了不用给我打电话,我不会出现。会有一个小孩来接洽,你听到有人说‘要几个注册章’这句话,这就是他来了,你把钱和照片给他。”

    买“证”立等可取

    到达接头地点,一个光着上身的男孩跃入记者的视线,“姐,要几个注册章?”一个不经意的声音从耳边飘来。看来,就是他了。光着上身的男孩看上去也就14岁左右,十分壮实,东北口音。

    “几个注册章有区别吗?”记者弄不清这其中的奥秘。

    “我不知道,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男孩说。

    接过钱和照片,男孩迅速跑远。记者悄悄跟上去,发现他绕远路走了两圈后,走进了离出站口不到100米的一栋6层居民楼。十分钟左右,男孩回来了,手里拿着“中国农业大学”的学生证。记者正要去拿,男孩却变卦了:“50不行,70才给。学生证不挣钱,不能要这么低。”他指着办好的证,接着说:“姐,你也是识货的人。看看证上的水印,看看这钢印,看看大红印,看看吧。等你看到真的就知道我们老板的厉害了,这就是真的!”

    记者试图和男孩聊些别的问题:“你们每天卖出的证件多吗?”

    “多。这些证都是做好的。一贴照片,钢印、红印一砸,就是一个。”男孩说。

    “那不怕警察抓吗?”“抓?怎么抓?我住在八大处,老板也不住这里,叫你们过来就是交货,警察抓的着吗?实话告诉你们,老板就是雇我们当跑腿,老板叫什么名字我都不知道。”男孩有点儿不耐烦了。“再说,就是警察抓了我,最多教育教育,我又没到蹲号子(监狱)的年龄。”男孩显得很有经验。

    办证团伙做案

    买的这本学生证真的堪称“印刷精美,做工精细”。记者找来一本真的农大学生证作比较,仅从做工来看,没有任何不同。难怪老李说,他办的假证“从来没有被发现过”。

    在论坛上,记者发表了主题为“你买过假证吗?”的帖子,不少网友跟帖表示买过。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办证”基本是团伙做案。大多以四个方式出现:第一种是发名片或直接在立交桥等人流集中的地方用喷漆喷出手机号码,尽管大多写着刻章、发票等,但从事的多是假证销售;第二种是有实体门店,做刻章业务,由于能接触到一些单位的公章、证件原图,自己私自制版留用;第三种在网络上开辟网店,往往以销售门禁卡、职工卡的名义出现,但“这只是业务中的一小部分,主要还是办证”;第四种打着专业教育服务公司的旗号,实际上贩卖文凭证书。

    治理假证,必须从源头抓起

    记者曾问老李:“风险大吗?”老李满不在乎地说:“市场那么大,生意那么好,我们怎么可能不做。杀头的生意有人干,赔本的生意没人干!”看来,他们对可能面临的制裁十分清楚。

    北京魏国鹏律师说:“办假证触犯了我国《刑法》第280条第1款之规定:伪造、变造、买卖或者盗窃、抢夺、毁灭国家机关的公文、证件、印章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情节严重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

    然而,相对于这样的处罚,来自市场的诱惑让风险变得无足轻重,因为,想买证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这就变相促使了假证市场的“繁荣”。为此,有关专家表示,必须在堵住源头上下工夫。如果用人单位在证件审核时多一些监管,加一分力度,是否能够给假证需求降一降温?如果使用假证件者终生都背上不良的信用记录,工作生活都受到严重影响,是否在购买假证件时会多一些顾虑?

    (《光明日报》8.8 姚晓丹 汪莹)

[值班总编推荐] 涉毒艺人,不“打死”但须“打疼”

[值班总编推荐]

[值班总编推荐] 美印关系缘何“着急”升温

分享养生段子,
赢精彩奖品!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