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3月1日 星期
 
老部长其乐融融的一家
乙白

  钱正英,1923年生,中国工程院院士,原全国政协副主席。1952年任水利部副部长,1974年任水电部部长。现任中国红十字会七届名誉副会长,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副会长等。

  黄辛白,1921年生,曾任教育部副部长,全国政协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

  黄惟汇、黄惟洪、黄惟清是钱正英、黄辛白夫妇的三个儿女。他们随父姓,但名字“汇”、“洪”、“清”,像三部电影故事,与他们的母亲——共和国最老资格的水利、水电部长钱正英所经历的发水、治水史连带着。

  因此在他们的童年里,几乎没有什么有关母亲怀抱的记忆。母亲似乎总是在多水的地方奔走做事,这情形持续了很多年,以至他们的老外婆都会概括说:你们的妈妈这辈子走的都是些穷地方,连出国都是到“第三世界”;不像你们搞教育的爸爸,老要到发达的地考察。

  他们一家在北京西城一个老院子里生活了近50年。三个儿女学习没赶上好时候,几乎都是“文革”后自己奋斗、自学成才成人的。无论工作还是婚姻,也全是自己拿主意,没借上父母什么光。问二老对子女们是不是满意,钱老说,“满意啊,他们都是好人”。可见,做人,是二老对子女最基本也是最看重的要求。

  “文革”中,在东北插队的儿子黄惟洪被推荐上一所机电类的中专,那时钱正英在周总理的保护下已恢复工作,任水电部长,听儿子兴冲冲提到这事儿,她立刻声明,那可不行,你要学的和电力有关,将来在这个行当里会给我找麻烦。儿子不高兴了,说幸亏你是水电部长,你要当总理,国内还没有我的立足之地了。那个学校横竖没有去成。

  如今,黄家已经有了3个第三代。拍照片的那天,一个漂亮的小外孙在膝前把二老逗得前仰后合。小男孩的妈妈、黄家小女儿黄惟清讲,生下儿子的时候,她在国外学习还没结束,就狠心把儿子送回到父母这里。为此,把大姐黄惟汇累得够呛,可没想到的是,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的母亲钱正英一点不肯放弃外祖母的责任,每天清晨6点起身,把小外孙喂饱后从头到脚料理妥贴,然后送托儿所,每天再忙,也要做这些与外孙有关的琐琐碎碎的事。全家都说,那一年,是钱正英最“苗条”的一年。为此黄惟清总是感慨,自己幼年没能享受到的母爱,让儿子找回来了。

  钱正英、黄辛白夫妇都已是年过八旬的老人了,他们从当年在上海读大学的时候相识、相恋,已经一起携手走过了半个多世纪。现在,尽管两人还都有些社会兼职,但总算可以舒上一口气,颐养天年了。全家人都喜欢运动健身,在他们家里,摆着一张标准的乒乓球台。此外,钱老每周要几次去游泳,钱老说,那可不是在水里泡泡,而是每次要游上1000米!黄老跟着幽上一默:“水里(水利)部长么!”,钱老笑着补充,是耀邦同志最先这样说的。

  现在,两个女儿一家同他们住在一起,一大家子热热闹闹,其乐融融。黄老是童颜鹤发,钱老却是乌发童颜。钱老说,那是家族遗传,头发就是不爱白。

  比较起来,钱老身体更好些。黄老有些血压血脂一类的毛病,有时需要住住院,每到那时候,钱老是每天必去医院探望的。


稿件来源:老人天地 (转载请注明出处)

老人天地编辑部电话:010-64032528 返回光明网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