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游戏第一人:张立波看中国游戏三级跳


  以下是来自东方互通的最新官方消息:
  混沌初开,游戏进来。一时间,多少英雄豪杰金戈铁马驰骋大漠荒郊,无数侠客人士仗剑执戟横行在天南地北。游戏人生,应有尽有,得意如此,夫何所求?

  张立波看中国游戏三级跳

  将《传奇》抛向盛大怀抱的韩国Actoz soft开发公司,此次把绣球投向海虹。海虹一直后悔2001年没接住《传奇》,为A3顺利落地,虽有7款在运营游戏,仍邀善于经营管理的张立波任设立东方互动公司副总经理,全面负责A3的运营。

  张立波在1997年就被誉为中国游戏第一人,因为A3,他名字前面又被媒体追加第二个陈天桥。

  张立波现年39岁,毕业于北大物理系,进入中国游戏业已有13年。他,书生气质,面目俊秀,骨骼清瘦;管理以强腕著称,使多家企业东山再起,重出江湖。

  张立波说:游戏是人之本性。游戏到哪里,快乐就到那里。  他也说:我的童年没有游戏,只有竞争。他对儿子的忠告是世界很残酷,你从小就得去竞争。

  张立波1990年皈依佛门,至今吃斋静默,有人把这归结为他的佛教信仰。

  但他很早就锻炼自己的意志。张立波出生东北一山村,兄弟姐妹七个,生逢划分阶级的荒谬年代。学校操场对面是四类分子的劳动点,所有孩子骂着脏话,向这些劳动的人扔泥巴。这群四类分子中就有他的爷爷,他就在扔泥巴的孩子中看着雪地里的爷爷在泥巴雨里劳动。因为是地主的孩子,张立波被村里的孩子说打就被打一顿。初中时期,国家恢复高考,瘦小的张立波知道唯有考上大学才能逃离农村,他埋头学习,每天晚上都把煤油灯灯光调到最小,就为看书时间更长。第二天他一照镜子,两个鼻孔黑乎乎的;遇到放影队进村,比过年还热闹的时候,他却把自己锁在家里。“其实我也看不进书,村里喇叭声很响,但是我就要这样做。”张立波说起他的童年,就像说一张遥远的风景画,语气平静,心如明镜。竞争的第一步,绝不同情自己。

   物理专业的张立波进入游戏业很偶然。

  1989年张立波作为光纤项目的技术合作人员入驻北京先锋公司,半年后他主动宣告项目不可行,辞职之际,他被先锋公司副总裁林纲出面挽留,接替游戏卡开发项目。林纲,先锋公司副总裁、北京先锋卡通公司总经理;曾是中关村赫赫有名的(四通集团)八大核心人物之一。张立波从不知道连汇编语,一个月后他自己会编写编程。当时先锋公司提出打造中国“任天堂”的口号,雄心勃勃要做中国单机游戏软件开发商。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中国没有自己的游戏软件,游戏研发产业真空状态。先锋公司启动游戏软件开发,第一步即解密国外游戏卡编程,半年时间将游戏编程技术平台建造成功。张立波写了100多页的技术资料,做新手技术手册,技术队伍增张到50个,张立波成游戏开发部部长。张立波不仅进了游戏业,还成为游戏业核心技术者。

  PC游戏时代:游戏团队全军覆灭

   上世纪90年代初,个人电脑的软硬件技术,尤其是多媒体技术发展迅猛,游戏借高科技从无到有,也来了场革命。

  1991年,先锋卡通公司、中国最早开发电子游戏的公司誓作中国的“任天堂”,要开创中国的民族电子游戏产业。同年,中国盗版开始出现。

   1994年初,先锋卡通公司成立技术开发部、技术支持部和编辑部三大部门,全力出击游戏业,投入300万研发PC游戏。作为中国游戏开发的领军人,张立波和同事们怀着梦想与光荣,干得热火朝天。

  当时谁也不知道怎么策划一个游戏。游戏的灵魂是好玩,但好玩的规则是什么,他们一无所知。为寻找游戏剧本,先锋开发团队找玩家、找电影系的导演,最后到大学生中征集游戏创意。一年后公司征集到20多个品种。直到1993年,这群吃游戏螃蟹的人们还未意识到仅凭创意并不能成为游戏,实际研发中他们不得不抛掉化一年时间征集的游戏创意;最后研发人员发现可以模仿国外游戏,即汉化游戏。先锋卡通公司立即汉化海外排行榜的著名单机游戏,如第二次机器大战、赌神、重装机兵和诸葛孔明传。半年后游戏汉化技术完成。

  同时,先锋卡通公司将征集来的游戏创意取名《GAME集中营》,以书的形式出版,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本有关游戏的书,也是经典期刊《电子游戏软件》的前身。《电子游戏软件》期刊如今仍稳占国内电视游戏资讯杂志排行榜第一位。

  解密与搭建技术平台的庞大工作,游戏寻找与研发的漫长时间,先锋卡通公司第一次出击即生产25000盘《赌神》,投入为225万元,并计划3个月后资金周转回笼。负责人林纲极度看好市场,“中国游戏有巨大市场,先锋赌也赌在《赌神》上了。”3个月后公司仅收回3000套《赌神》,豪情壮志下的可观数据。员工开始动摇,有的离开,张立波对林纲的信任度也开始动摇。

  现实是拥有强大技术团队的先锋卡通公司在销售运作中,没有游戏销售渠道,没有游戏广告,甚至连游戏市场也没形成的环境下,225万投入资金付之东流。更糟糕的是,1个月后市场上出现盗版《赌神》,技术水平更高。“我们撞上了冰山。”先锋卡通公司陷入危机。张立波回忆当时总负责人林纲的胡子整块整块地褪落。 1994年上半年,市场出现学习机。旋即,将广告打到央视的小霸王学习机用区区20万元人民币买下先锋卡通公司所有技术平台。300万元投入的技术被贱卖到20万元。任天堂梦想哄然倒塌,先锋全军覆灭。张立波的梦想彻底破碎。“我才明白,决定游戏命运的不是技术,而是市场。发动机再好,只会撞得更狠。”

  1994年张立波黯然离开先锋,一年时间频频跳槽,甚至南下寻找做市场的机会。他要职场转型。

  同年全国PC游戏盗版猖獗。商场出售的游戏卡多是盗版,PC游戏走私走国际线路,黑市交易是一提箱现金换一提箱游戏芯片。政府打击盗版居然没收了37家生产线,开通盗版生产线一条就价值1千万元,而这1千万元成本对盗版公司而言不用一年就赚回。可是300万元的投入失误,中国第一家游戏公司便土崩瓦解,最强干的游戏精英即流离失散。张立波不得不震惊,中国游戏市场是如此之大,中国游戏盗版是如此猖獗,而中国游戏产业是如此单薄。 而1995年3月一天,先锋卡通公司的游戏精英突然聚集一堂,又成立一家游戏软件开发公司。原来是原先锋公司副总经理边晓春利用杂志《GAME集中营》影响力,获得美国国际数据集团(IDG)的投资,成立北京前导软件公司。这是中国最早引进风险投资的雏形,也算是游戏文化拯救中国游戏产业。

  张立波马上被边晓春叫回,但张立波要求做游戏市场。很多朋友劝他,“经商都有家族遗传,搞研发的不适合做销售。你怎么做得了市场?”他说:“请给我一年时间做市场,一年不行,我自动离开。”

  张立波走马上任第一行动就是在连邦软件连锁店蹲点。连邦软件连锁店是中国第一家全国性的专业性软件流通体系,1996年设立的“连邦软件销售排行榜”成为中国软件销售市场的“晴雨表”。张立波蹲了三天后发现买走多是消费类软件。他马上设立PC游戏卡专卖店,毫不留情地将所有游戏机项目砍掉。因为前导是全国第一家游戏卡专卖店,一时各地渠道商蜂拥而来,专门挤到前导连锁店取货。一年不到,前导开出十家连锁店,销售量几近连邦软件连锁店。

  正当游戏卡销售网滚滚来金,1996年5月,前导第一款游戏《官渡》花费一年时间研发成功,这是国内首款基于WINDOWS 95游戏,也是首款自主知识产权出口的游戏。前导开始游戏业二次创业。前导投入60万研发《官渡》,发行不尽人意,但收回海外版税7万美金,基本收回成本。同时,前导引进《命令与征服》创下一周内出货1万套且全部结款纪录。1997年,前导第二款游戏《赤壁》投入97万元,《水浒》投入145万元,《齐天大圣》成本则升至170万元。成本如此迅猛增长,游戏越开发风险越大。有人给前导算了笔帐,如此膨胀的成本必须以每月50万元的利润支撑整个公司,这意味公司每月要推出4款游戏,每款5千套以上的销售量。 尚未发行游戏《水浒》,前导出现危机。半年后,前导不得不需要裁员;1998年,公司已负债1千万元。两年未到,前导这艘旗舰艇也撞冰山。张立波于8月任总经理。

  “我是来做恶人的。”张立波的管理铁腕第一次展露。“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宣布第二天放假,第三天做拯救方案。”曾经热血沸腾的前导办公室第二天一片死寂,100多人的座位空了。张立波站在空荡荡的走廊上,心也空了。

  行业竞争第一步,适者生存。他第一件事就是减低成本,“我亲自裁人,100位员工裁减到30人,每年100万元的房租压到10万元,每月50万元的日常费用降到5万,自己50万收入缩到5万;接着删项目;两个月里我应酬物业管理,回复劳动仲裁委员会,与债主周旋。我要让前导东山再起,我伤了很多人的感情,我的心是硬的,让那么多人失业,我的手就像粘着血的。”第二件事他寻找周期最短的赢利模式,开发周期最短的项目,与多媒体产品捆绑销售;他还将技术人员最舍不得的游戏开发程序卖掉。“盗版之下,这已不是技术核心。”他出版《游戏策划之路》,将研发团队的心血全盘而出。

  张立波终于在1999年财务报表上看到了持平,“恶人”用一年时间平了1千万的债。前导居然从冰山沉骸中驶出,居然摇摇晃晃进入“发展之路”。

  同年,(MUD游戏)开始进入玩家视野。投资前导的美国国际数据集团(IDG)这时犹豫了,进军游戏业的前导此时站在了岸上。

  互联网游戏时代:痛失我爱与爱上A3 

  2001年,网络泡沫渐渐后退。张立波被猎头公司推荐到星潮在线网站。星潮在线是当时华人区最大的娱乐门户网站,形象代言人是巩俐,有800多个签约明星,拥有大陆、香港和台湾三个落地公司,烧钱300万美金,收入8万元人民币,仅依赖台湾公司组织演出活动维持。2001年1月15日,星潮在线公司找到了张立波。他又要做救沉船于冰山,再一次大刀阔斧缩减成本,寻找赢利模式。

  2001年,张立波与投资方三次去韩国,考察二十多家网络游戏公司,看着这些游戏黑矿每年突突地冒200万美元。20万美金就可以引进一款韩国抢手网络游戏,而现在引进费爆涨到200万美金。去韩国考察三次,投资方还是不敢引进网络游戏。

  张立波退而求其次,向投资方推荐了MUD游戏《侠客行》,星潮在线与TOM.COM做《侠客行》全国总代理,以点卡收益为主。创立于1995年的《侠客行》MUD游戏是全球第一款中文网络游戏,也是中国曾经风靡一时的几乎所有MUD游戏的共同鼻祖,早在1999年就有超过百万注册用户。这让星潮在线赚到了钱。星潮在线保守运作《侠客行》,同年盛大从韩国上市公司Actoz Soft引进大型在线游戏《传奇》,11月正式上市,即在当月登上各软件销售排行榜首。

  陈天桥占尽天时地利人合。张立波曾这样分析盛大的横空出世:陈天桥在盛大初创时期拥有主控权;当时网络游戏《石器时代》在线已达10万人数,引入《传奇》正是最佳时;销售创造新模式,因与实卡销售代理商合作受阻,盛大被迫策划虚拟点卡,没想到大受欢迎。至今年利润6亿的盛大60%-70%的利润来自虚拟货币卡;人力上,盛大公司无一位网络人士,运作思维反而无束缚;因资金有限,盛大与电信合作,迅速壮大了自己。

  2003年,张立波也终于等到了运作网游机会。获得A3授权的海虹找到了他。他得到了韩国去年人气最高的3D网络游戏的运营。2004年3月3日,A3公测。张立波和韩国社长等人打赌,他将宝押在当天在线就爆满。A3第一批服务器人数爆满意味最多15万人。如果收费,15万在线=月收入3150万元,如果一年一直保持平均在线15万人的话,纯利润1.8亿。增加一批服务器就意味增长1亿多纯利润。而盛大一年6亿的利润很快就会面临挑战。结果,他宝押对了。次日,海虹老总康健和IDG公司人马聚集到东方互通公司。接着几天,A3的问题就是服务器跟进。

  无线游戏: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A3借助海虹落地,股票自2月8日起即连翻一倍多,联动其他网络游戏概念的股票纷纷上仰。去年,国家亮出支持国产网络游戏底牌后,游戏行业销金似火,谁都好奇下一个井喷的游戏项目是谁?

  张立波背靠阳光灿烂的落地玻璃,在办公室“游戏人生”题字前,轻弹一指,“下一个,无线游戏。”无线游戏就是手机上玩多人短信游戏。

  2001年,张立波拯救星潮在线时,新赢利模式之一即短信游戏。当时短信游戏并不收费,用短信游戏做奥运咨询,收入最高达10万-20万人民币。短信游戏很快发出金子般的光亮。 

  当时星潮在线开发了北京三环争霸战,宠物情人、办公室故事等短信游戏。张立波算了一笔帐,“投入1-2万人民币,就可以成功策划一个短信游戏。而短信游戏测试显示有玩家一个月就玩坏三个手机,费用达1万元;以015元一条短信收费,平均每个用户就是80条一天。”

   他解密无线游戏的游戏规则,无线游戏也就是多人交呼短信游戏,由互动出故事来刺激玩家。游戏内容标准即是操作容易,最简单的操作达到快感最高潮,游戏表达只有文字,为的就是玩家交流和娱乐。“无线游戏胜于互联网游戏最重要的原因是,电脑并非人手一台,但手机却能人手一机,随时随地开玩。高科技到哪里,游戏就到哪里,经济则随后席卷。手机较合适的名称应该是无线终端服务平台。” 

  任何出生入死的战争,慷慨激昂的个人奋斗,简而化之都成游戏。数字时代,游戏挟高科技而来,带快乐而至,一念带万念,快乐皆财富。

  中国游戏第一高人,张立波沉浮游戏业13年,这个游戏业强腕人物,他信仰的神殿却是佛,“人生的成功与失败,跟游戏里面的成功与失败一样,”张立波解释,“要的不过是游的笑傲江湖的心态。”


 
文章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