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留言
论坛 注册
 本页位置: 首页 > 人物 > 平凡世界
文章来源: 文摘报  日期: 2004年6月28日   

蒲连升与“安乐死”的不解之缘
钟鹭

  最近,西安9名患者上书媒体请求为“安乐死”立法;近日荷兰宣布通过“安乐死”的法案。渐热的“安乐死”话题唤起了15年前被称为中国“安乐死”第一案的主人公蒲连升。

被“安乐死”改变的命运

  1986年
,作为小女儿的王晓玲在病房请求院长为自己生病的妈妈夏素文做安乐死,因为妈妈实在是太痛苦。在医院每两小时的记录里记载着当时夏素文的情况:“病人神志恍惚,精神极差,全身极度衰竭,痛苦呻吟不止”,“骨瘦如柴,肚子很大,往外流水,肉一动就掉一块”,“夏不断喊叫‘难受得很,让我掉到床下,摔死算了’”。

  夏素文的小女儿和儿子找到当时的主治大夫和肝脑科主任蒲连升,一再央求给自己的母亲实施安乐死。蒲连升这样回忆当时自己的处境:“我当时已经不可能推辞了,因为院长已经把这个事情推给我了,我没办法再退了。医生的责任就是减轻病人痛苦……”蒲连升只好和病人家属谈条件,“第一打完药后,自动出院,那就和我们医院没关系了。第二写上‘家属要求安乐死’。”

  在1986年6月28日上午10点,蒲连升开出了100毫克复方冬眠灵的处方。

  老太太死后的第4天,大女儿和二女儿一纸诉状把蒲连升告到公安局。9月20日,陕西汉中市公安局以故意杀人罪将蒲连升、李海华等4人收容审理,后取保候审。这个案子1990年3月一审开庭,至1992年6月25日二审维持一审原判,蒲连升等人最终被宣布无罪。

今日蒲连升

  记者从蒲连升的身上找不到丝毫6年官司留下的沧桑感觉,年过50的他精明强干,意气风发。1997年蒲连升从汉中市中医院退养以后,就开始了每天赶场看病的日子,最忙的时候一天要到三个地方看病,从早上8点看到晚上8点。蒲连升告诉我们,他是汉中市第一个敢挂全科大夫招牌的人。

  蒲连升毫不避讳地说自己之所以每天奔波看病就是为了钱,为了补回6年官司受的损失。有了钱他要给自己买一套至少三居室的房子,现在蒲连升住的是老伴原来单位分的40多平方米的房子。他愤愤不平地说,在汉中像他这个年纪的人,都分上了房子,没有房子是安乐死案件带给他的意外损失。

  蒲连升准备60岁以后再干10年。等到70岁把钱挣够了他就要干一些自己的事,而且是和安乐死有关的事。例如,他要开个带福利性质的医院。他会和自己的学生合作,自己做院长或者名誉院长,让老人们在里面老有所终,实际上就是临终关怀医院。他准备给医院取名“安东尼亚”,“安”取义安乐死,“东尼亚”则是他喜欢的俄语小说里的人物。

  他还要为自己写一部20万字以上的小说,叙述安乐死和自己的故事。

  (《北京青年报》2001.4.22钟鹭文)


全文检索
搜索引擎
旧报查询
 
本周调查
笔 名:  Email:
标 题:
内 容:
 
 
新闻网站 | 天气在线 | 电视节目 | 广告报价 | 网站介绍 | 编辑信箱 | 投稿信箱
文化部 | 教育部 | 科技部 | 卫生部 | 中科院 | 社科院 | 图书馆 | 大学 | 科研院所 | 医院
报业集团主办
地址:北京市崇文区珠市口东大街5号
邮编:100062 电话:010-67078856
网管信箱  本站声明

光明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  京ICP证010288号
总监制:张碧涌
 法律顾问:
宫伟力 赫英强 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