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05月08日

战地日记

亲历炮火

本报驻贝尔格莱德记者 许杏虎

   5月2日 星期日 晴

  回记者站发稿,传真长时间拨不通中国,一问才知六位数电话的
国际长途已三天不能用了,只有七位数号码的才能拨通。有消息说,
西方威胁要切断南斯拉夫电话进入因特网。

  更可怕的事情在晚上发生了。21点40分,我上网查阅新闻,并读
到一条使人振奋的消息:英外长库克表示有可能对南停止轰炸24小时,
就在这时,断电了,准确时间是21点45分。这是非常不好的征兆,因
为接通使馆同时有两条电路,如果一条断了电,另一条线就能自动连
接上,大家一致认为是输电站被炸了,但没有听到爆炸声。

  来到楼顶,发现整个贝尔格莱德已陷入了茫茫黑暗中,不见一点
灯光,只有一轮圆月低挂在城市东南的天际,还不致于使眼前漆黑一
片。此时唯有收音机能得到消息了,但中波和调频只剩下一些外国台
在播放,看来断电使电台也瘫痪了。手机虽有信号,但已不能打通了,
幸好市内电话未受影响。

  而就在今天上午,南斯拉夫友好地释放了三名美国俘虏。

  南形势糟糕而且不明朗,潘大使召集馆内人员开会,请大家务必
注意两件事:一是要确保安全,因为不知北约会在今晚采取什么疯狂
行动;二是要节约用水,避免出现储备水箱断水现象。

  一个小时过去了,电台仍无具体报道。于是,人民日报的吕岩松
和我去新闻部门打听。我们首先到军方新闻中心,那里大门关着,敲
半天没人答应;随后我们去南通社,有三人在值班室,他们说南通社
可自行发电以坚持工作,到目前为止仅有一条与此有关的小消息,南
通社的同志热情地告诉了我们。该消息说,北约空袭了位于贝尔格莱
德西南27公里远的奥布雷诺瓦茨的“尼古拉—特斯拉”火力发电站,
塞尔维亚共和国尼什以北的所有地区没了电,只有东部及南部的一些
城市还有电供应。再去其他单位,没有一个在工作。

  偌大的城市,早早地安息了,没有任何声音发出,显得多少有些
阴森森的。

   5月3日 星期一 晴

  清晨5点5分,刺眼的灯光把我们从睡梦中惊醒,来电了!我们多
少有点激动。准确的消息是两个重要的火电厂遭破坏,它们分别位于
贝尔格莱德的西南和东边;北约使用的是一种爆炸后产生磁性纤维的
炸弹,造成高压短路,从而导致供电系统大范围的设备受损。发电厂
能够保住,但供电的只是少数地方,医院、自来水厂等是优先供应单
位,因此,城市自来水不会出现危机,让市民踏实了许多。但突如其
来的断电使所有城市的面包供应一时紧缺,贝城街头除了等候买烟的
长队,又出现了等购面包的长队,有的长达一公里多。一些电车只能
停在道上,无力前行。街上的行人依旧,同一段时间以来一样,所有
的人该做什么还做什么,这里市民的心理承受力简直令我们折服。

  中午,城市的上空出现巨响,我以为又一架飞机被击中了,后来
广播说是北约飞机冲破音障的响声。下午远处多次有爆炸传来,但警
报却没拉响,大家判断与没电有直接关系。

  电源的修复并不那么简单,北约在白天对西南部地区实施的轰炸,
更是严重影响着电路修复工作。在上午有过一会儿电后,使馆一直到
很晚都没有再来电。看不上电视,又上不了因特网,也就不用坐在电
脑前写太多的稿,这一天算是轻松。

   5月4日 星期二 阴

  自北约发动空袭来,我第二次赴诺维萨德采访。

  诺维萨德距科索沃400多公里,与阿族的自治没有任何关系,但这
里是遭轰炸最凶狠的地方之一。就在昨天晚上,北约轰炸了诺维萨德
电视台,并再次向炼油厂投下数枚炸弹。尚未接近城市,就能远远看
见两股黑烟在不断升高、扩散。电视台位于多瑙河左岸的小山上,在
这里本可以清楚地眺望整个诺维萨德城,但由于连日来炼油厂多次被
炸并一直在燃烧,影响了这里的空气和水,看到的只能是模糊的城市,
但三座被炸桥梁看得一清二楚,其中“自由”大桥就在左下方。这里
的一位工人对记者说,伏伊伏丁那平原被称为“欧洲的面包篮子”,
这里共同生活着26个民族,诺维萨德作为首府,其电视台用六种语言
播放节目,主要是塞语和匈语。北约的第一枚炸弹是晚10点发来的,
数分钟后又补射一枚,爆炸引起了熊熊大火,无奈消防车不能飞过河
来,使大火不可控制地燃烧,造成了很大的物质损失。万幸的是,这
次没像4月23日轰炸塞尔维亚电视台那样造成严重的人员伤亡。他告诉
我他家住在城里,没有了桥之后每天只能靠摆渡过多瑙河,而且上了
这边岸要走近20分钟才能到电视台,非常不方便;电视台被炸后,工
作也就快没了。同去的百余名记者似乎对三座断桥和黑烟下的城市更
感兴趣。虽然这里距贝尔格莱德只有80公里,但去一趟并不易,沿途
的主要路口均有军人把守,外国记者没有军方新闻部门的陪同是很难
通过的。同去的有近30辆车,一路上大家都一个接一个地紧盯着,生
怕掉了队,那样可就去不成或回不来了。

  晚8点多,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欢呼声,探头望去,没见什么意外,
原来是附近的居民区来电了。

   5月5日 星期三 阴有小雨

  今天又一架阿帕奇直升机在阿尔巴尼亚坠毁,总共只有24架该攻
击型直升机进入阿境,还未投入战斗就折戟两架,美军大跌眼镜。加
之昨天被南击落的一架A10战机和一前来救援的直升机,两天内损失三
架,北约方面似乎沉不住气了,便又胡乱轰炸。一不留神,希腊的四
辆人道主义援助车成了目标,北约只好沉默,否则将是越抹越黑。

   5月6日 星期四 晴

  国际记者联合会秘书长艾登·怀特今天结束了对贝尔格莱德的访
问。他在新闻会上要求所有媒体“尽力核实每一条消息 ,不管其来
源如何,并表示国际记者联合会将成立特别基金,向南斯拉夫受害新
闻单位提供援助。他说,全世界记者强烈反对北约对南新闻机构的轰
炸,呼吁国际组织采取措施,使列强放弃对媒介的操纵,使所有记者
能有效地承担起专业责任。

  此前,怀特在访问被炸的塞尔维亚电视台及同南新闻部副部长会
谈时曾表示,“北约每一次对记者及新闻传播设施的轰炸都是对民主
的践踏 ,“全世界的记者和媒体有责任如实报道北约轰炸南联盟产
生的严重后果”。

  不知是与怀特的访问有关,还是与昨天的坏天气有关,两天来北
约对贝尔格莱德手下留情,局势相对平静。南军队上午举行了晋衔仪
式,但对记者公开还是第一次。按照以前的逻辑,被晋衔的都是那些
击落北约飞机的战斗英雄。八国集团今天的会议及通过的七点计划说
明,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国家的立场有所松动。但我并不乐观,因为这
同时意味着北约在为进一步侵略寻找借口。


[时政][综合新闻][国际][体育][图片新闻]

gmdaily@public.bta.net.cn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