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05月10日

青史标壮士

——追记本报驻贝尔格莱德记者许杏虎和夫人朱颖

本报记者 翟惠生 杨政

  他们静卧在贝尔格莱德急救中心太平间的平台上,身上裹着绿色
布单,伤痕与血迹遍布的面庞上,永远留下了对北约袭击我驻南联盟
使馆的痛恨和对未竟的新闻事业的不懈追求——本报记者许杏虎和夫
人朱颖5月8日惨死在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的炸弹下。

  朱颖的父亲朱福来扑在女儿的尸体上,痛不欲生:“你还不到
28岁,就这样走了吗?我赶来看你了。”他又转过身来,搂着许杏虎
的尸体恸道:“虎子,我的好虎子啊。”这位老人用颤抖的双手把从
北京带来的一束鲜花摆放在夫妻尸体中间……记者们噙着热泪用摄像
机、照相机记录下发生在5月9日的这一悲惨情景。

  光明日报的读者永远忘不了许杏虎夫妇:是他们用自己手中的笔,
真实记录了北约对南联盟40多天的狂轰滥炸,讴歌了南联盟人民保家
卫国的英勇战斗,许杏虎采写的战地日记——《亲历炮火》,直到牺
牲的当天,还刊发在光明日报上。

  光明日报的同事们永远忘不了许杏虎夫妇:他们为人纯朴直率、
热情奔放。许杏虎在国际部值夜班时,稿子处理得麻利,活儿干得又
快又漂亮,大家都亲热地称他“虎子”。

  许杏虎的老师永远忘不了他们夫妇:“他们牺牲的头一天,我还
在他们那里吃晚饭,谁知这竟成了诀别饭。”这位老师在贝尔格莱德
见到光明日报记者,就泪流满面地讲述起来。

  在贝尔格莱德的新闻同行们忘不了许杏虎夫妇:国际广播电台的
记者说:“那天白天我们是6个人挤一辆汽车从外面采访回来的,可谁
能想到再也见不到他们了。”人民日报记者说:“我们关系非常好,
这些日子经常在一起为伴采访。”中央电视台记者说:“头天我们还
看见了虎子呢。”他们无不热泪盈眶。

  朱颖的父亲朱福来更永远忘不了他的孩子们:5月9日上午,他在
人民日报驻南斯拉夫记者吕岩松的陪同下,来到本报驻南记者站为女
儿女婿收拾遗物。记者站坐落在一条僻静的小街旁,周围都是一幢幢
欧式洋房。房前、楼后鲜花簇簇,整齐干净。门铃响过,从房子里走
出一位男长者,问明来意后,他用颤抖的手打开了街门。听说是年迈
的老父亲要为心爱的女儿女婿收拾遗物,这位塞尔维亚房东连声说:
“太可惜了,太可惜了,多么可爱的一对年轻夫妇呀,怎么一下子就
没了呢?”

  朱福来走进女儿女婿曾经住过的卧室、卫生间和厨房,老人不禁
泪水横溢,呜咽说着:“孩子,爸爸到你们家来看你们了。”这时楼
下传来房东老太太的哭声,她边哭边说:“上帝呀,为什么偏偏是他
们呢?多么漂亮的姑娘啊!朱颖每次接到爸爸妈妈从北京的来信,心
情好极了,手舞足蹈,放着悦耳的中国歌曲,她不停地唱呀,跳呀!
这两个年轻人很懂事,很懂礼貌,热心教我做中国饭菜,虚心向我学
如何做蛋糕。北约怎么能干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呢?”三位老人相互
拥抱,哭成一团。

  南斯拉夫人民也永远忘不了许杏虎夫妇:许杏虎和朱颖是在睡梦
中被北约的炸弹夺走生命的,死时他俩都穿着睡衣。怎么能让孩子就
这样走呢?朱福来在本报记者的陪同下来到位于市中心的服装店要给
女儿女婿挑上几件体面的衣服。真不凑巧,5月9日是星期天,大部分
商店都已经关门歇业了。在步行街上,发现了一家商店已经关门了,
但商店里的女售货员还没有离开。我们讲明来意,说这是一位来自遥
远中国的老父亲为被北约炸死的心爱的孩子挑几件衣服。三位女售货
员受感动了。,她们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主动介绍服装颜色和式样——
为了满足这一位中国父亲的最后要求,为了报答一位中国记者对他们
正义斗争所作的客观公正的报道。

  许杏虎夫妇永远地走了,走得那样快,但走得那样悲壮。“壮士
一去不复还”,但青史长卷中会永远标注上他们——中国记者夫妇的
英名。

  


[时政][国际][图片新闻][经济周刊1][经济周刊2][民主与团结][综合][九州]

gmdaily@public.bta.net.cn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