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05月11日

致切尔西的父亲美国总统克林顿的信

  克林顿先生:

  我是一名中国人,是一个有两个可爱的女儿、一个女婿的父亲,
我现在是从南斯拉夫的首都贝尔格莱德给您写信。今天,我刚刚去看
望了在您领导下的北约对中国大使馆的袭击中被夺去生命的大女儿朱
颖和女婿许杏虎的遗体。看着他们被杀死的惨状,我悲痛的心情真是
无以复加。我的家庭非常幸福,两个漂亮的女儿非常知道疼爱父母,
每当一起上街的时候,她们总是一个拉着我的右胳膊,一个挎着我的
左胳膊,亲密之状很令我的邻人们羡慕和称赞;大女儿朱颖工作后第
一个月,就用自己的工资买了一个很好的电动剃须刀送给我,说是报
答我的养育之恩;她1997年秋天刚刚结婚,我们在一起吃饭的时候,
餐桌上总是洋溢着欢乐的笑声。我可以想象得到,您和您的夫人、女
儿切尔西在一起的时候,一定也是这样愉快吧?可是,现在,我却只
能看着女儿和女婿的遗体,他们再也不会向我欢笑,再也不会向我问
候,再也回不到我的身边了。想到这里,难以抑制的恸哭几乎使我无
法再写下去了。我的女儿朱颖只有27岁呀!她和她的丈夫妨碍了您的
什么?就因为他们是住在中国大使馆里的中国记者吗?您和您的北约
为什么要袭击中国大使馆?我和我的夫人都认为他们住在中国大使馆
内是最安全的,可谁能想到,您和您的北约竟敢袭击中国大使馆呢!

  两个年轻人在您的炸弹下死去了,被无辜地夺去了生的权利。我
的夫人在北京的家里终日以泪洗面,等待着,可能够等来什么呢?女
婿的母亲远在江苏乡下,听到噩耗,立即昏死了过去,美好的生活瞬
间如天塌地陷一般。面对您造成的这种悲惨局面,您作为一名父亲,
作为一个人——一个一贯主张人权的人觉得不应该说点什么吗?

  我真希望您能接到我这封信,如果有可能,译成英文在美国报纸
上发表就更好了。我真心地希望您能了解,中国人和美国人一样不愿
意失去幸福的生活,他们同样拥有生存的权利。请记住,我们的血不
能白流,中国人是不会任人欺侮的!

  最后,祝您和您的夫人、女儿合家幸福!

                朱颖、许杏虎的父亲朱福来

                1999年5月10日于贝尔格莱德


[时政][国际][综合新闻][图片新闻][科技周刊][健康世界][社会与法]

gmdaily@public.bta.net.cn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