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05月11日

战地日记

亲历炮火

——续许杏虎同志“战地日记”

本报记者 翟惠生

   5月10日雨转晴

  贝尔格莱德时间凌晨5时我就醒来了,摇晃了几下脑袋,才想起只
睡了3个小时。昨天,从下飞机开始就马不停蹄:到贝城急救中心看望
伤员,参加南斯拉夫外长的会见,到医院瞻仰烈士遗体,勘察我驻南
使馆被炸现场,利用吃饭时间写稿、发稿,半夜又开会……但是,这
是我随“中国政府处理驻南使馆遭北约袭击事件专门小组”在完成党
中央、国务院交给我们的紧急而特殊的任务,在履行光明日报编委会
和报社全体员工赋予我的使命,我只觉得神圣!

  我们专门小组全体人员住在凯悦饭店,在贝城是“五星级”的。
住在这里倒不是因为它有多豪华,而是世界各国现驻贝城的记者绝大
多数都住在这儿,就连美国CNN的记者也在,南斯拉夫有关方面考虑这
里应该是安全些吧。其实,自从中国驻南使馆遭北约袭击后,贝城的
外国人都说贝城再没有安全的地方了。美国记者就对我国中央电视台
记者讲:“别以为我们住哪儿,哪儿就安全。我们记者的命值几个钱
呢?”

  窗外下着淅淅沥沥的雨,已下了一整夜。这给战云笼罩的贝城又
增添了几分阴暗。隔窗望去,有成荫的绿树;有显得陈旧而且质量并
不太好的居民楼,好多家窗户上都贴着十字叉花防碎胶条;有并不宽
阔的马路和拥挤的公共汽车……但最惹眼的就是那座前些时被北约轰
毁的商贸中心大楼,塞尔维亚社会党总部就在那里面。你说多怪,楼
的主体框架一点没事,可里面全炸空了。中央电视台的记者跟我讲,
说北约的导弹没长眼睛才是瞎扯呢。它想炸哪儿就能炸哪儿,说炸楼
上的天线,一颗导弹就炸掉了。是啊,如此说来,北约导弹打到中国
驻南大使馆,又是好几枚,怎么可能是误炸呢!在贝城,你只要看看
被炸的建筑和与其近在咫尺而完好无损的其他建筑,便更会看透以美
国为首的北约的谎言。正像我国政府声明所言:袭击我驻南使馆是对
中国主权的严重侵犯。

  下午2时,我们刚刚举行完向烈士遗体告别仪式,走出贝尔格莱德
新公墓殡仪馆,空袭警报突然响起来。对我这个刚来贝城一天的中国
人来说,这是既撕心裂肺又恐怖的声音,只有在电影里听到过。而对
于经历了48天炮火的贝城百姓和中国记者,早已习以为常了。中央电
视台记者王齐放告诉我,这警报是全国性的,别处遭空袭,这里也响
警报。两个小时后得到消息,北约在贝城附近几公里处刚刚又投掷了
炸弹。这最起码说明一点:他们无视我们这个专门小组正在贝城紧张
处理我驻南使馆遭袭击后的一系列善后事情。

  此时,我想起牺牲的许杏虎同志在报社值完夜班,我搭他开的车
回家时对我说的话:“今天是我的最后一个夜班了,明天就开始为去
南斯拉夫做准备工作了。南斯拉夫虽然不那么太发达,但树多人少,
空气好,您有机会一定去看看,到时候我陪你。”谁能想到,我今天
真的到了南斯拉夫,但看到的却是许杏虎夫妇血迹斑斑、伤痕累累的
遗体。他静卧在灵柩内,写过战地日记——《亲历炮火》的那只右手
是半握着放在腹部的,好像还拿着那支战斗的笔。

  我来到了贝城,来到了战地,我是光明日报的记者,我是中国的
记者,我理所应当地拿起许杏虎至死没有放下的笔,继续把发生在贝
城的一切如实告诉大家。尽管我可能只在这里呆两天多,但我责无旁
贷地要把许杏虎采写的战地日记尽可能继续下去。我想,任何一位光
明日报记者都会这样做的。

  隔壁的朱福来老人又在失声痛哭了,我要过去劝劝他,他毕竟年
过半百,而且血压高,心脏也不好。因为明天我还要和他一道,把虎
子夫妇的骨灰平安地带回家……

  (本报贝尔格莱德5月10日电)

  


[时政][国际][综合新闻][图片新闻][科技周刊][健康世界][社会与法]

gmdaily@public.bta.net.cn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