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05月12日

家乡村民的悼念

本报记者 郑晋鸣

  泪水和雨水始终没有洗掉许杏虎家乡村民的悲伤和愤怒,通往村
庄的小路更加泥泞难行。5月11日,是许杏虎夫妇遇难的第三天。清晨,
记者驱车赶往那里。

  杏虎家的小院里,又多了一些花圈和挽幛。村民们和四面八方的
亲朋好友自发来到这里,向许杏虎还有他年轻美丽的妻子告别。面对
这对夫妇灿烂如花的生命,每个吊唁的人都流下了眼泪。

  据了解,10日、11日两天,约有3000多人来到这里吊唁。全村几
十名男女轮流看护许家并接待远道而来的吊唁者。失去了许杏虎这样
优秀儿女的小村村民悲愤交加,村支书许其甫对我们说:“我们觉得
美国的炸弹,好像就炸在我们村里,我们实在是想不通。”连日来,
左邻右舍的老乡们都纷纷赶来,吊唁杏虎夫妇,慰问两位老人。他们
都是看着杏虎长大的,对杏虎有着浓浓的乡情。不少老乡还回忆起朱
颖来丹阳完婚和探亲时的情景。他们说,纯情美丽的朱颖,当时跑遍
全村每家每户,给我们发喜糖,抱着乡村孩子亲亲,拉着农家大娘的
手唠唠。两个好孩子,如今,说走就走了,我们乡亲心里难过,接受
不了!

  在村民的眼里,许杏虎始终是一个老实忠厚、非常孝顺的孩子。
许家家境较为贫困,但少年老成的许杏虎自幼天资聪慧,又肯吃苦耐
劳,学习成绩一直很好。他初一时生病3个月,但后来还是跳级升到初
三。他的小学教师许国祥说:“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面临中考的1983年,
那时候农活正忙,许杏虎的学习也很紧张。但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
他每天中午放学都要从五里多路外的学校赶回家中,帮助家里挑完一
担麦再赶回学校,父母叫他少挑一点他都不肯。”

  在杏虎住过的小阁楼里,他以前用过的书籍已被打点好,装在几
个书包里。在一个破旧的抽屉中,还放着几个落满灰尘但颜色鲜艳的
带有“喜”字的小礼袋,杏虎和朱颖曾在这个阁楼里度过新婚后的一
段时光。

  三天来,小村时阴时雨,一会儿大雨滂沱,一会儿阴云密布。前
来吊唁的人群和村民一样脸上挂满了水珠,是泪水还是雨水,他们自
己也说不清楚。


[高层动态][时政][综合新闻][国际][教育周刊][国际长廊][电脑网络世界][图片新闻]

gmdaily@public.bta.net.cn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