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05月13日

战地采访包归来

——光明人睹物思虎子

本报记者 王衍诗

  5月12日上午,当从南斯拉夫归来的本报副总编辑翟惠生把许杏虎
的战地采访包带回报社时,一些熟识许杏虎的同志禁不住伤心落泪,
难过不已,他们抚摸着采访包哽咽着说:“这不是虎子的包吗?”

  是的,这就是虎子的包!也就是在几天前,许杏虎还背着这只普
普通通的黑色挎包,出没于硝烟弥漫的南斯拉夫战场,写出了惊心动
魄的43篇战地日记和近百篇准确、鲜明的分析报道,有力地揭穿了以
美国为首的北约推行强权政治和霸权主义,实行狂轰滥炸的丑恶面目,
讴歌了南斯拉夫人民保家卫国的英勇气概和宁死不屈的民族精神。

  这只包是由朱颖的爸爸朱福来在赴南斯拉夫料理女儿、女婿的后
事时,在我驻南大使馆的废墟上找回的。包上还残留着爆炸后的药屑,
弥漫着一股浓浓的呛人的火药味。打开采访包,里面有战地采访证,
有他撰写战地报道的两只钢笔、采访录音机,还有他的名片夹及与妻
子朱颖的合影集。在南斯拉夫炮火纷飞的岁月里,许杏虎正是拿着这
张军方发给他的战地采访证,目睹了北约的一次次轰炸,看到了一处
处被毁的民宅、桥梁、医院、工厂;正是握着这两只钢笔,许杏虎一
次次谴责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暴行,一次次呼唤和平,一次次呼唤正义;
正是凭借着这台采访录音机,他一次次反映了南斯拉夫及世界上坚持
正义、爱好和平的人们的呼声,录音机里至今还留有许杏虎在街头采
访贝尔格莱德群众时的谈话。一向热爱生活的虎子,在气氛紧张的战
地生活中,还没有忘记带上他与朱颖的合影集,影集中一张张充满青
春朝气的漂亮照片,记录着他们夫妻俩婚前婚后的甜美生活,表达着
他们对未来生活的憧憬,对今天生活的热爱。看着虎子的这些遗物,
同事们个个悲不能抑,泪眼模糊,但他们更为他面对险恶环境毫无畏
惧、一往无前的革命英雄主义和乐观精神所折服。光明日报的记者们
纷纷表示,一定要接过虎子的笔,继承烈士未竟的事业,前仆后继地
把战地日记写下去。

  虎子的采访包回来了,但虎子却被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残酷地杀害
了,永远地离开了我们。虎子死时,他的手还半握着,好像在握着笔,
还要撰写他的战地日记。虎子是多么不愿意离开他心爱的新闻事业,
多么不愿放下手中的笔!

  虎子,你放心地走吧!你的包,咱们光明日报记者挎起来,全中
国的记者也必将争着挎起来!(图为虎子的战地采访证。)




[高层动态][时政][专版][国际][文化周刊1][文化周刊2][文化周刊3][综合新闻][图片新闻]

gmdaily@public.bta.net.cn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