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05月14日

永远不会忘记

徐光春

  5月8日上午8时,听说我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受到以美国为首的北约
的导弹袭击,人员伤亡,馆舍被毁。我急促地给新华社、人民日报、
光明日报、中央电视台、国际电台打电话,了解我派出记者的情况。
10时左右,我最不愿意听到的消息被证实了——光明日报驻贝尔格莱
德记者许杏虎、朱颖在导弹袭击中遇难。我不愿意听到这个消息,难
以相信这个事实!我的好同事、好战友,倒在异国他乡的血泊中,永
远地闭上了眼睛!

  许杏虎和朱颖都是我在光明日报工作期间调入报社的。当时许杏
虎一直做夜班编辑,每当晚上我到夜班值班时总能看到一个在埋头编
辑稿件、在静静地思考着问题的年轻人,他言语不多,但常常能提出
一些非常好的建议。记得在他离开夜班,去南斯拉夫进修外语前,来
和我告别,我看到他单薄的身体,提醒他出国后要多注意身体,并希
望他学成后还回报社工作。他向我保证,学完后一定回报社。他说:
“一定回来的,出国学习为的是将来更好地服务报社、报效国家。”

  朱颖是1994年调入报社的,记得当时广告部急需一名美术编辑,
报社人事部的同志推荐了好几个人选,从简历上看出,朱颖是一个多
才多艺、非常有发展前途的同志,我当时就在人事部的报告上,在
“朱颖”的名字旁写了“同意”两字。实践证明,朱颖到广告部后很
快就成了业务骨干。从1994年起到1995年7月我离开报社,朱颖几乎每
天都加班,先把设计好的广告大样送到总编辑办公室,直到我签字付
印。办公室的同志经常讲,朱颖策划的版面、设计的报纸大样和她人
一样,干净利落,美观大方。记得一次报社搞活动需要一名机敏、灵
活的同志,大家一致推荐朱颖,她不负众望,任务完成得相当出色。

  1998年7月的一天,秘书告诉我,许杏虎和朱颖送来了喜糖。我当
时为他们的结合感到特别的高兴,一个“勤勉敦厚”,一个“聪明伶
俐”,是难得的一对。另一方面,报社夜班编辑十分辛苦,长年值夜
班对身体影响很大,夜班青年编辑的婚姻大事也不好解决。在此之前,
秘书告诉我,听说他们在谈恋爱,我特别高兴。后来,我调到中宣部
工作,我还特别提醒国际部主任,让他们一定要想办法把这对姻缘促
成,这不只是他们俩的事,还关系到报社夜班队伍的稳定问题。

  1998年的一天晚上,许杏虎和朱颖来看我,向我告别说,报社已
批准他俩到南斯拉夫记者站工作,我告诉他们要努力工作,多多保重。
杏虎信心十足,他说:“我是学塞语的,又是个新闻记者,到那儿最
能发挥我的长处。”朱颖也表示非常支持杏虎。看得出这是一对对事
业执著追求的年轻人。

  1999年3月24日,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开始对南斯拉夫进行野蛮的轰
炸。我开始为他俩担心,光明日报的同志几次告诉我,他们住在使馆
很安全。但我还是有些担心,几次想和他们通话,但电话都没有打成。
秘书通过偶然的机会,让人转告了我的问候。第二天,也就是4月27日
上午,突然接到许杏虎打来的电话,他开口就问我看了他的《战地日
记》没有?我说每天都看,写得非常好,希望他继续写下去,提醒他
注意安全。电话只通了三分钟,谁知这竟是与杏虎的最后通话。

  痛苦的事实难以让人相信,一对热爱生活、热爱事业的年轻人突
然离去了,而且死得是那样的惨烈。他们是被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的卑
鄙、野蛮、罪恶的战争狂所杀害的!是被口口声声叫喊保护“人权”,
尊重“人权”的政客们杀害的!是被高举着“新闻自由”招牌的骗子
们杀害的!

  1999年5月12日,在光明日报举行的沉痛悼念许杏虎、朱颖同志的
仪式上,朱颖的妈妈拉着我的手失声痛哭。她说:“我们朱颖是您帮
助调到光明日报的,正是为国效劳的时候,却被美国的导弹……”我
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噙着泪水说:“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她和杏虎的!”

  是的,我们不会忘记!杏虎、朱颖的英勇牺牲不仅在世人面前展
示了中国新闻工作者的钢筋铁骨和赤胆忠心,同时也深刻地揭露了以
美国为首的北约推行强权政治和霸权主义的丑恶本质,并且用血的事
实告诉我们,国家必须要强大,人民必须要团结。

  杏虎、朱颖走了,你们的鲜血不会白流,我们的新闻工作者正在
化悲痛为力量,努力完成你们未竟的事业。

  安息吧,杏虎、朱颖!安息吧,我的好同事,好战友!

                   1999年5月12日

  (作者为原光明日报总编辑,现为中宣部副部长)


[时政][高层动态][综合新闻][国际][理论周刊1][理论周刊2][理论周刊:史林][理论与实践][书评周刊1][书评周刊2][书评周刊3][图片新闻]

gmdaily@public.bta.net.cn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