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05月16日

致克林顿的信

许杏虎的父亲 许金荣

  克林顿先生:

  我是中国江苏省的一个普通农民,如果不是5月8日那场惨无人道
的袭击,我怎么也不会想到给你写信。我的儿子许杏虎和儿媳朱颖被
你们的炸弹炸死了,他们都是普通的记者,手无寸铁,没有在这个世
界上做过任何损害别人的事。我记着,不论在哪个国家或哪个时代,
国家的使者都是不能杀的。可你们却野蛮地炸了我们的大使馆,杀死
了我那唯一的儿子!难道你还不如我一个农民懂得多吗?我曾听一些
见过世面的人讲,美国是个强大的国家,可强国就可以不讲理、乱杀
人吗?到现在我怎么也想不通。

  我那聪明、健康、孝顺的儿子,今年只有31岁,他可是我的命根
子啊!我的儿媳贤慧可爱,我正等着她从国外回来后给我抱一个孙子,
这个愿望不算过份吧?可你们却那么残忍,那么无情。你们夺走了我
生活的寄托和希望。我要向你要个说法,美国和北约到底为什么要炸
中国大使馆,为什么要杀死我的儿子、儿媳?!

  你知道老年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有多么难受吗?我69岁的老伴
不会说什么话,整天只问一句话:美国这是为什么?让他们还我的儿
子!村里的人们都知道我是一个硬汉子,但我实在难以承受失去独子
的打击。我的眼泪流干了,剩下的只有悲愤。

  我们这里有一种说法: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
到。村里的乡亲们让我告诉你,中国人的血不会白流。你得给我一个
说法,你得给我们中国政府和全中国的老百姓一个答复。

                     1999年5月14日


[高层动态][时政][综合新闻][国际][图片新闻]

gmdaily@public.bta.net.cn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