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05月17日



本报记者 吴力田 摄
看看虎子工作过的地方

——记许杏虎家人来光明日报社

本报记者 吴云

  5月16日下午,还在医院接受治疗的许杏虎的父亲许金荣老人,拖
着病体同家人一起来到光明日报社,他们要看看许杏虎曾经工作过的
地方,摸一摸许杏虎曾经无数次摸过的桌子。

  一进宽敞的“采编中心”,许杏虎的母亲王凤英老人就加快了步
伐。当她来到国际部的工作台时,一眼看到桌子上鲜花丛中安放着许
杏虎和朱颖的遗像。许妈妈再也支持不住,一下子扑倒在许杏虎的桌
前,大声哭喊着:“虎子,我的虎子呀!”许杏虎的二姐许琳华也扑
通一声跪倒在地,拥着母亲失声痛哭。许金荣老人几天来一直克制着
自己,没有掉一滴泪。然而,当他看到许杏虎生前办公的地方时,泪
水也涌上了双眼。坚强的老人没有让眼泪掉下来,他无力地跌坐在许
杏虎曾经坐过的椅子上,默默地看着儿子、儿媳的遗像。

  曾经,许杏虎就是在这张桌子旁,认真处理记者们的稿件;曾经,
他就是在这张桌子旁,高兴地用家乡话和姐姐通着电话;曾经,他就
是在这里给大家分发着结婚喜糖;曾经,他就是在这里与同事们道别,
踏上前往贝尔格莱德的征途……

  记者们跟了进来,无数台摄像机对着许金荣老人。他忍住悲伤,
平静地回答着记者们的提问。许杏虎的母亲和二姐一直在旁边哭泣,
但她们为了不影响大家的工作,强忍着心中的悲痛,没有哭出一声。

  由于身心过于疲惫,许金荣、王凤英两位老人被搀扶了出去。而
许琳华仍久久不愿离去。含着泪,她一次又一次抚摸着许杏虎的办公
桌,哽咽着说:“虎子啊,我们从来没有来看过你工作的地方,现在
终于看到了。”之后便趴在桌子上,泣不成声。此前,许琳华曾对我
们说起,她在电视和照片中多次见到杏虎的办公桌,但从没有亲眼看
到过,这次她和父母无论如何要来看看。在离开办公室的路上,许琳
华流着眼泪,不停地呼喊着:“虎子,我带你回家。”“虎子,咱们
回家……”在场的人无不动容。

  在休息室,许金荣老人闭着眼在沙发上坐了许久。之后他提出,
能不能再到许杏虎的桌前坐一坐,只是静静地坐一坐。这一次,两位
老人和许琳华大姐都没有哭。他们很认真地听从摄影记者的安排,在
许杏虎的桌旁、在他和朱颖的遗像前一张一张地照着合影,像是完成
一项神圣的使命。他们要把照片带回去,把许杏虎工作的地方带回去,
把许杏虎带回去。

  一直到离开报社,许杏虎的家人都没有再掉一滴泪。我们说欢迎
他们再来。老人说会再来的,明年此时他们肯定会来,年年此时都会
再来。


[时政][国际][图片新闻][经济周刊1][经济周刊2][理论与实践][九州]

gmdaily@public.bta.net.cn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