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05月18日

姐姐记忆中的虎子

——访许杏虎烈士的二姐许琳华

本报记者 李志强

  年长杏虎两岁的二姐许琳华在丹阳农村一家私营小厂做会计工作。
尽管此次来京十分突然,但这位朴实、有心的姐姐匆忙之中没忘了带
上弟弟今年的两封家信,这成了即将出版的《未完成的战地日记》中
难得的资料。回想着昨天的往事,姐弟深情溢于言表。

  

出血的双肩

  杏虎能有今天的成绩,二姐琳华功不可没。1981年秋,杏虎升入
初三时,村里分田到户了,许家分得12亩地。父亲是队长,事情多,
身体又不好;大姐几年前远嫁安徽,年过半百的母亲成了主要劳力。
刚刚上了一个多月高中的二姐,只好退学了,尽管自己的成绩也很出
色,但她知道,“弟弟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子,是全家的希望,唯一的
机会得留给他。”

  杏虎默默加倍努力学习的同时,没忘了抓住可能的机会在家中尽
上一个男子汉的责任。许琳华回忆说:“当时,我们家有两块地,一
块在3里地以外,一块在家门口。分地后,正赶上收稻。那几天,虎子
早早就起来,抓紧上学前的时间帮我割门口地里的稻子,中午跑几里
山路从学校赶回来。那会儿,我们俩都还算是学生,干起活来手生,
虎子瘦瘦高高弯着腰埋头割稻的样子,直到今天还印在我的脑子里”。
“稻子割完以后,就得拿到场上去烘,烘稻子非得四、五个人做不行。”
怕记者听不懂,善于表达的二姐琳华比划着,“一个人往‘老虎机’
里喂,要一个人在下面补,一个人在前面抄,还有一个重任就是将地
里的稻子挑到场上。虎子太瘦了,年龄又小,怕他挑不动,爸妈不让
他挑,他不吭不响,扛上扁担就下地了。一会儿,就看见虎子两手拽
着扁担,挑着稻子过来了,其实他真挑得很吃力,两个肩膀都压出了
血。初三毕业班,学习是很紧张的,应该温习功课,可是虎子心疼爸
妈,舍不得老父亲去挑,真舍不得。他知道自己多干一些,父母就能
少干一些。那一年家中两块地里的稻子都是虎子一个人挑到场上去的。
就在前两天母亲还和我说起这些事。”坚强的二姐哽咽了。

  

难忘的咸塘鱼

  虎子考上省重点丹阳中学后,二姐琳华也到村办工厂上了班,每
月工资30元钱,其中22元给住校的虎子交生活费,有时再塞给他5块钱
买学习用品零用。许琳华告诉记者,他们家到丹阳18里路,每个星期
六,虎子都是从学校走回家,其实车票才2角钱。

  “那时,家里人最高兴的时候就是年前了,村里能偶尔分些咸塘
鱼,等虎子星期六从学校回来,家人一块儿吃。每次,母亲都忘不了,
额外留一些给虎子带上。可是虎子心细,走的时候,他总能把妈藏在
自己包里的咸鱼悄悄找出来,再悄悄地放在家里,他很少带走。如果
家里做了咸菜,母亲也一定会给他带上一些。”

  

拒绝助学金

  尽管家里很拮据,但是高中时代的杏虎却有过一次拒绝助学金的
经历,为此倔强的他还和老父亲产生了分歧。

  二姐许琳华回忆说:虎子上高二时,南京一所著名高校到省丹中
挑学生,选上的,每学期先给100元助学金,将来再保送入学。学校推
荐了虎子。当时,爸爸很希望他答应下来。可虎子拒绝了,他觉得自
己读了这些年书,应该在高考中试一试自己的实力。这得到了二姐的
有力支持,“我对父亲说‘虎子读得书多,有主见,就让他自己拿主
意吧,别主宰他’;母亲也说‘他觉得怎样就怎样,三年学下来,总
得给孩子个机会试试自己有多大能耐’。”就这样,虎子放弃了到手
的助学金。因为英文好,虎子报了文科,两年后如愿地考上了北京外
国语学院。

  

一块珍贵的双狮表

  “接到虎子大学通知书那天,我们家里摆了喜酒,许多亲朋好友
前来祝贺,听说虎子考上了北京的大学,全村都跟着高兴。晚上我们
家还(花钱)放了一场电影。”二姐许琳华沉浸在旧日的喜悦中。

  作为送给心爱的弟弟的礼物,“我给虎子买了他的第一块手表,
一块彩面双狮表,花了132块钱,当时是我们那里最好的。一直到今年
虎子还戴着这块表,他舍不得丢。”(经证实,13年来,这块饱含着
姐弟深情的珍贵手表一直伴随着杏虎,包括在南联盟战斗的日日夜夜。)

  “村办厂子效益一直不太好,还记得虎子上大学时,我的工资常
常不按时发,可是虎子从来不吭声要钱,寄多少就是多少,没钱就熬
着。”说到这儿,许琳华抽泣起来。

  

给外甥起名

  大三暑假,凭着自己过硬的塞语和相当不错的英语,虎子开始带
(国外旅游)团了,有了自己的收入,经济上不再用二姐接济了。琳
华清楚地记得,那一年虎子是7月27日接到国旅通知回京带团的,8月
1日杏虎的外甥就出生了,怕虎子知道后赶回来,二姐一直瞒着他。后
来,同村的同学写信告诉了虎子。虎子当即给二姐写了信,信中说,
“姐,我真不知道这么快你就生了,要知道,我无论如何也得在家等
着服侍你呀。姐,将来咱们的生活条件好了,一定让孩子受最好的教
育,让他有见识,我希望他胸怀广大,就叫吴昊(孩子父亲姓吴)吧。”
二姐看过信后哭了。第二年,虎子回家,给1周岁的小吴昊买了一个很
大的狮子狗,还买了一套衣服。姐姐问玩具花了多少钱,虎子告诉她
70元,二姐心疼得不得了。许琳华告诉记者,1994年她凑钱在镇上买
了一套房子,春节虎子回家硬塞给了她3000元钱。

  

颖颖回婆家

  那年,虎子携颖颖回家结婚,见了懂事漂亮的儿媳,两位老人心
甜如蜜。在农村,儿子结婚是老人最大的喜事,家里又摆上了喜酒,
琳华告诉记者,在村里,他们家就摆过两次喜酒,上一次是虎子考上
大学时。

  “我还记得,颖颖、虎子和小吴昊扛着渔棍(渔杆),打着赤脚,
一路跑到塘里去,一家人团团圆圆、开开心心的样子。”

  “我们也没想到朱颖这么好,能看上我们虎子,不嫌我们家穷,
不嫌我们虎子家是农村的,对虎子这么好。结婚后,朱颖每年往家寄
两次东西,小吴昊的书包、文具都是虎子、颖颖买的,我从没买过书
包,一个也没买过。我家的彩电也是他们回家结婚时买的,本想从北
京往家带,虎子嫌太沉,后来是在丹阳太阳广场买的。我还清楚地记
得,当时25英寸的3700元一台,21英寸的2800元,相差900多元,我说,
买21英寸的,朱颖说,买就买大的,现在流行大的。那是我们村里的
第二台彩电。朱颖看到信号弱,效果不理想,临走时还悄悄塞了600元
钱给妈妈,说是买天线。这么好的人,我们没有这个福分啊。”


[高层动态][时政][画刊][综合新闻][科技周刊][健康世界][军事天地][图片新闻]

gmdaily@public.bta.net.cn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