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05月19日

许杏虎朱颖烈士11封家书(之一)

  

朱颖致许杏虎

虎子:你好!

  今天早上一上班,就收到你的信,上午办公室就我一个人,我就
偷闲给你写信。这两个周六,我们又加了一门课《国际关系史》,上
个周六因为去扫墓所以没去上课,这个周六去了,上了一整天的课。
从早上8∶30到下午5∶00整个一突击考试,下周六不上,下下周就考
试,因为是临时加的课,所以也主要为应付考试,没多大意思。上周
上课时,张亦清和巫家红呼我,出去找个公共电话打给他们,原来这
四个人正在颐和园昆明湖上划船呢,你说他们多会玩。进入春天以后,
我还没有出去过,朱佳学习一天比一天紧张,也不出去,我也没情绪
出门,每次在路边发现一种变化,就突出地感觉到了徐徐的春风,我
想眼看春天就要过去了,距离高考还有几十天,而你也就快回来了,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就流逝掉了。还是得先紧张后放松,等朱佳
考上大学以后,一切就会轻松自然了,现在她是第一重点保护对象。

  你信里说给你家寄钱过去,过两天我就去寄,你的钱我能存的都
存了,还有一些现金,我就拿去给他们寄吧,你放心好了。再有一件
事儿就是听老方说现在又在进行驾驶员的年检,说是要盖章,他已被
通知去学习了,而他的同你的一样也是去年盖的章,据说今年还得盖,
我和杨联系过了,并托14层的把你的驾照带给她,她看了一下说到
97年有效不用再盖了,就又拿了回来,可我还是没底儿,我再让她去
打听一下,看看,怎么回事儿,总不能让驾照作废了吧,老方说出国
前应该办注销,回来再恢复就可以了,这样就不会影响。这次不知道,
下次就知道怎么办了。我也和她提了一下关于你的床位有人住了的事
儿,她说不要紧,等你快回来时,再去看看,如果已让出来就算了,
如没有,她们就出面给解决一下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上封信你提到想在我母亲走之前结婚的事儿,我考虑了一段时间,
也和她商量了一下,总而言之一句话,我和她的想法都是简单为主,
不想像市井里那样又是什么隆重的仪式,又是什么多少桌宴席的,一
方面我希望能够办的高雅宁静,又不想铺张浪费,我也不打算什么坐
花车之类的,我想能有一种好的形式,给我留下深刻难忘的印象,毕
竟这是我一生中唯一一次,简单但不能仓促草率。我不知你怎么想的,
我想,首先一件事儿就是你回来后一定要先要房子,哪怕是筒子楼也
得有一间,因为在我们家办,可能性不大,虽然我父母不在家,我也
只能是为照顾家暂时居住,而不能把小家安在大家里,我想,总该有
一间属于我自己的家。第二,我打定主意一定要去照一套漂亮的婚纱
照,结婚穿不上婚纱,照像再不照一套漂亮的,我一定会后悔一辈子
的。当然,这是需要一笔钱的,但要留做纪念,也是值得的。第三,
我想领了结婚证后不必搞什么仪式,但需要请家里人像我大妈和舅姥
爷一家吃顿家常饭。另外,可以赶在十一左右请司阿姨和老展一家再
吃顿饭,总得对人家表示感谢,你说呢?再往后,如真能有一间房间,
或我妈走了以后,再请巫家红他们来玩儿。我想大致就这样了,你有
什么想法,希望你能来信说明,另外,你家里也会有一些想法,还得
听他们的意见吧!有时我想该出去玩玩,可一想又得很多钱,而且又
何必赶在一起呢?以后有时间去也行。另外,如果能有一间房子,也
得有一些必要的家具,不必太多,必用的即可,但质量要好一些,我
父母已表态会给我一定的经济帮助,但我也不忍心要太多,我妹上学
还需要钱,我爸在外省吃俭用的,他们能给多少就多少,我们有多少
钱就办多少钱的事吧。今年我想买一套好一些的音响,几千块钱台式
的那种,配得好一些,不一定会花很多钱。一些具体的事等你回来再
商量吧,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还得听听你的打算。不过,我妈
也同意我这样办,她看到老骆的大女儿照的一套三千多的照片,就立
刻让我也去照,我想她真的希望她的女儿能是一个美丽的新娘,来弥
补她一生中的缺憾,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而不是像她的一只箱子、
一身蓝布衣服的婚礼。其它的事就得我们一起商量着办了。我不想把
我的家搞的很豪华,我希望有一个温馨、简朴而充满情趣的小屋。我
要自己动手来建造她。

  好,先写到这里,已经快中午了。另外你的已登出来的《数字与
事实》我都看到并保留下来,尽请放心,至于稿费,老薛说过一次给
我,过一段时间我一块拿吧。有一封信中我提到龚克要硬币的事儿你
千万别忘了。

     祝好!

  爱你!

                      莹莹

                      96.4.15

  

许杏虎致朱颖的父亲

叔叔:

  您好!

  首先向您报喜,朱颖和我已在8月29日领取了结婚证。在此我也向
您保证,一定好好地照顾朱颖,好好地生活,不辜负您和阿姨对我们
的期望。

  我是在7月完成进修后回国的,前一段时间一直忙于筹备结婚之事,
在阿姨的关心和支持下,一切进行得都很顺利,只是房子还未有着落。
住房申请虽说在一个月前获批准,但解决起来并不容易,现在的目标
是力争让房管处调配一下,把现在的房间安排给我,此事正在进行当
中。

  您远在国外,不能参加我的婚礼,我们很为此遗憾。朱颖和我的
意思都是婚事从简,又不失喜庆的气氛。活动将陆续进行,9月7日,
阿姨已宴请了蒋叔叔及老展夫妇,28日我们将同大妈一家欢聚一次,
然后赶在“十一”前去我家。按照家乡的习俗,届时各个喜宴是必不
可少的,随后我们将赴上海拜访大舅,并同时作旅行,南方之行回来
后,我们抽空去趟天津,拜访姥姥及诸位姨。其中小活动穿插其间。

  朱颖和我虽说有了自己的新家,但我们仍是大家庭的成员,因此
为家庭尽心,照顾阿姨和您是我们的责任,如果说有所不同的话,只
能是我们成家立业了,责任更重了。照顾朱佳上好学也是我们义不容
辞的。

  您一人在外,工作、生活会时有不便,要多保重。若需要什么东
西,请来信告知,我们找人捎过去。

  祝身体健康,工作顺利。

                   此

  礼

                    许杏虎 上

                     1996.9.10

  

朱颖、许杏虎致父母

亲爱的爸爸、妈妈:

  新的一年就要开始了,这是你们在异国他乡度过的第一个新年。

  无论远隔千里,当新年的钟声响起的时候,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
心愿,让那悠扬的钟声跨越空间的阻隔,给您带去我们深深的祝愿:

  对于我们来说,

  您是我们最重要的父母;

  对于你们来说,

  我们是最爱您的儿女!

  让我们的爱永远伴随在

  您的身旁!

  祝愿身体健康,事事如意!

  圣诞快乐,新年好!

                    莹莹、虎子

                    16/12.96

  

朱颖致父母

亲爱的老爸、老妈:

  您好!刚才听到你们的声音真好!快过春节了,每个人的心境都
不太一样。今年这个春节对我们家而言意义重大,是我们第一次离开
父母独自度过一个春节,也是老妈第一次在国外过春节,尽管是在异
国他乡,但是我们的思念和祝福都伴随在您左右。就同过去一样,让
我们度过一个快乐和幸福的佳节。

  朱佳今天已经到了天津,这也是她第一次自己坐火车出门,前几
天她回来时,我就“命令”她必须在2月1日以前回天津,同时姥姥也
打电话来下“通牒”让她必须在这周六前回去,这样,在朱佳“痛苦”
的叫声中,她被遣送走了。这几天的时间,我们得把两边的屋子收拾
一下,窗帘、床单都得洗一下,我们也不打算大收拾了,只要干净一
些就好了。最近这一段时间工作很忙,我和许杏虎都有各种活动和事
情,所以一直没能收拾屋子,屋子已在一周前全面彻底地打扫了一遍,
只剩这么几天的时间了,而且单位还有许多事儿,时间就显得很紧了。

  另外,有一件比较重大的事情,是关于我的工作。今年,广告处
进行改革,经过再三考虑,并和许杏虎商量,我报了外勤,我想出去
闯一闯,见识见识,认识一些人,这样对以后的工作也有好处。钱是
次要的,就是不干每月还有920元的收入,心里还有些底,如果努力点,
还会多些收入,我想如果年纪轻轻就困在办公室里,很快就会老了。
我一直想出去闯闯,这倒是个机会。去年我做的两幅光明日报广告部
的形象广告,被选送参加’96国际广告博览会,并获得了’96全国报
刊广告“昆仑”杯大赛的三等奖。这次外勤人员分成两大组,一组主
管出版社(5人),一组主管广告公司和工商广告(10人),我有幸分
到出版组,号称我和任洁素质高,分到了出版组,经过上周全国书市
和这些出版社接触,我感觉和这些文化人打交道还是比较容易的,毕
竟文化层次高一些,不像那些生意人那么难缠,我只本着以诚相待,
给人以信任感的原则,让对方认为我确实是为他们着想,这样,事情
就好办多了。今年也许会富起来,也许会成为穷光蛋,但是我选择了
这份工作,就该把它努力干好,试试我自己的能力,也给自己一个紧
迫感。我选择这个工作,只希望能锻炼自己与人打交道的能力。我想
我是可以的,许杏虎鼓励我,对我充满信心,他大概还指望我挣回大
钱呢!

  97年是个重要的年,香港回归,朱颖下海。我想借着这东风,但
愿能给我带来好运吧。老爸那句话怎么说得来着:“常以有时思无时!?
”我想度过这困难的时期,前景会很美好的。

  腊八的时候,我熬了一大锅腊八粥,今天二十三,没人告诉我是
小年,要不是老妈说,我还真不知道,这一段又是上党校书市(上周),
又是新春联谊会,邀请客户。又是3月份“两会”期间广告征集的文字
材料,还有“出版之窗”版面的安排设计,别人都越到年根儿越闲,
我们却越忙。

  老妈,现在我的烹调技术大长,等你们回来后,可以尝尝我的手
艺,颇有老妈的风范了。咱们家的“株顶红”开花了,很漂亮,它预
示着97年我们的兴旺发达,预示着好运。我还种了水仙,也快开花了,
今年我终于学会了水仙怎么养,这是到处求师学艺的结果,同事、商
店的卖花小姐都是我请教的对象。“富贵竹”我给它修剪了一下,换
了花瓶,分成两瓶,现在也长得很好。我发现花通人性,你很细致地
关心它,它也会茂盛地回报你的。

  好了,爸、妈,今天就写到这里,再一次祝你们春节快乐,牛年
大吉,万事如意,工作顺利,身体健康,发大财,走好运……

                       致

  礼!

                    女儿:莹莹

                  97.1.31于北京家中

  

朱颖致父母

亲爱的老爸、老妈:你们好!

  今天这封信大概是我在家这几天的最后一封信了,过几天我就在
万里之外再给你们写信了,到你们收到信时,也该是下星期了。上周
日(7号),我们和大妈一家聚了一次,在三姐她们院里的一个餐厅,
我和朱佳在卡拉OK“演唱”中以一曲“蜗牛与黄鹂鸟”创下了最高分
的纪录,让大姐她们望尘莫及,大大满足了朱佳的表演欲望。是我们
请他们的。

  最近几天,饭局多得很。今天我们广告部以左海为首为我饯行,
我才发现我在部门里的人缘还不错,大多数同事还都是挺依依不舍的,
大家相处一直不错,所以还真觉得挺舍不得的。虎子的同学也打电话
来说这周五还要请我们吃饭,刘缤纷周四还要在她的新家请我吃饭,
我和任洁还给她买了个法国产的花瓶贺她乔迁之喜。楼上的邻居也要
请吃饭,唉,饭局太多,也是一大负担。今天我给姥姥打了个电话,
她的精神还不错,就是又天天念叨我们的事儿,我告诉她让她4年后帮
我看孩子,她还挺高兴,我发现人老了真是和孩子差不多,得哄着,
像姥姥这样的老人,得经常给她一个精神支柱,总给她树立一个不远
不近的目标,这样她会有很大的信心,要不然像她这样多愁善感的老
人,是很难超脱自我的。

  家里我都基本上收拾好了,我自己的东西也差不多了。老妈、老
爸你们就放心吧。朱佳也大了,家交给她没什么问题,越是行程将近,
越是希望时间过得慢些,我现在觉着还没走呢就已经开始想朱佳了,
我想这也和当初老妈的心情一样,朱佳也一样,今天傍晚她打电话回
来,只是为了问我在干什么,其实这两年真正的共同生活,使我们姐
妹的感情好像比以前深了好多,也许是长大了的原因,有许多事可以
交流,也有了许多说悄悄话的时候,这一走,我还真的是舍不得她。

  好了,就不说这些伤感的话了,想想将来,我们都应该会很好的,
电话很方便,也可以经常听听声音,这样也不错,朱佳7月初就期末考
试了,这样她恐怕也顾不上伤心了,她还要去山西,还要找地儿打工,
还要回天津,她的生活应该是充实的。大妈也说了好几次让她去大妈
那儿,宋扬很懂事儿,也爱和我们玩儿,经常说“五姨你快来吧。”
所以,爸、妈你们就放心吧。

  给老妈带的减肥茶可能得迟一些才能带去,老妈还要努力保持,
前几日看报纸上写的专家发现减肥的要点是要淀粉类食品和蛋白质食
品分开吃,也就是说主食(包括淀粉类食品)要避开与肉、蛋同时吃,
但可以早点吃蛋、奶等,中午吃主食和青菜(蔬菜),晚上吃肉、蛋、
菜等,可以减少脂肪的合成,唉,现在说什么的都有,信哪个好像都
不太可靠,太累了。

  亲爱的爸、妈,我想就先写这些吧,我挑了一些照片准备带走。
这一路上的有趣的事儿,我会逐一告诉你们的。你们要保重身体,保
持愉悦轻松的心情,“身体是××的本钱”嘛。(××代表一切)

  祝身体健康,心情愉快!

                  爱您的女儿:莹莹

                 98年6月9日于北京家中

  

朱颖致父母

亲爱的老爸、老妈:

  你们好!

  近来天气怎么样?刚刚给朱佳写完信,趁热打铁,给你们也写一
封,不过附近哪里有邮局我们还不大清楚,打算明天出去打探一下了。

  听使馆的人说,贝尔格莱德的气候一直非常舒适,可是,25日我
们一下飞机就给我们一个下马威,白天的气温高达36℃,和北京差不
多。从风景怡人,气温只有23℃的瑞士来到这里,还真是一下子适应
不过来,据当地人说今年的气候十分反常,从来没这么热过,不过前
几天下了一夜的雨,把这股热气带走了不少,现在外面虽然是艳阳高
照,但是在屋里和树荫下面却也是凉风习习,这的气候确实比北京好
了许多。我们住的房子是一幢两层的小楼,下面还有一个半地下室,
是房东生暖气用的,一个小楼分成两半,北面一半房东住,南面是我
们的。楼下是一间大厨房,里面有一张餐桌,一间40—50平米的客厅,
还有一张很有年头但质地非常好的大餐桌,非常欧洲的感觉,楼上是
一间大卧室和两个小点的房间,上下各有一个卫生间,房子是够大了,
但是美中不足是没有阳台,墙又很厚,阳光进来的不多,下雨天有点
凉嗖嗖的感觉。院子不算大,有两个车库,可以看出房东过去的生活
应该是很富足的。院子的四周种着玫瑰花,一方面美观,另一方面我
想还能防贼(因为有刺),还有一棵像是无花果的树,我倒希望他种
的是梨或樱桃等果树,这样我们还能解个馋!贝尔格莱德整个城市很
旧,经常能看到有些房子的外墙斑斑驳驳,年久失修的样子,但是从
它的私人住宅来看,虽然破旧,但依稀还可以看出他们过去生活的富
裕,如果没有这几年的战争,他们这里应该和西方发达国家没有太大
的差别了。我们住房的一条街,大大小小都是这种红色房顶的小楼,
虽然旧,但过去可能也算是个准富人区了,只是距离市中心远了点,
但贝市本来也没多大,还不如海淀区大,开车倒也方便,只是要小心
丢车就是了。现在当地人失业的很多,大多靠打点小工或做些小买卖
维持家用,人均月收入在150美元左右,但物价大约是我们国内的2倍
还多,大概是过去有一定的积蓄吧,才使他们能够维持现有的生活。
来了几天,我感觉这里的治安还很不错,据说克罗地亚更好,没有受
到科索沃的影响,这点你们就放心吧。老城的中心一到晚上还很热闹,
许多露天咖啡馆都坐满了人,这确实是欧洲人的习惯。新贝尔格莱德
就是现代的建筑了,使馆紧挨着多瑙河,风景还不错。看到这个城市,
使我有种强烈的感觉,就是只有国家安定,政局稳定,才能真正做到
安居乐业,国泰民安。来到这几天了,天天都为吃什么发愁,蔬菜种
类少得可怜,就是黄瓜、西红柿、西葫芦、圆白菜、土豆、大青椒,
据说冬天更少,可肉又贵得吓人,都是60—140第纳尔一公斤,相当于
人民币也要50—120元一公斤(人民币:第纳尔=1∶1.2),真恐怖,
不过我想既然来了,就该慢慢适应这里的生活,面包、奶酪也得吃,
馒头、花卷也得学着做,不然真要饿肚子了。

  25日从瑞士过来,那种感觉就像是从北京回到山西。瑞士是一个
相当漂亮的旅游国家,我们22日乘火车到达日内瓦,沿途就感受到瑞
士的美丽。在日内瓦我们的记者带我们参观了联合国欧洲总部(万国
宫),看到了裁军、粮农、人权、卫生、知识产权等各个组织的大厦
和各种会议厅,真是开了眼界。我们住的地方距日内瓦湖只有2分钟的
路,有意思的是,湖的这边是瑞士,而对岸就是法国的境内了。我们
的记者开车只要15分钟就可以到法国去买菜。瑞士的物价很高,相比
之下倒觉得法国便宜了。日内瓦湖畔有著名的日内瓦的象征,一个是
高140米的喷泉,另一个是美丽的花钟,鲜花组成且走时准确,在那儿
的感觉真是像人间天堂了,处处是和平、安宁,人们都是十分的悠闲
自得。在湖边还看到了茜茜公主遇刺的地方,看到了远处高耸入云的
欧洲最高峰——勃朗峰,是法国境内的一座大雪山。24日我们开车到
洛桑去参观奥林匹克中心和奥林匹克博物馆,就是没能拜访一下“萨
大爷”。了解了奥林匹克发展的历史,从过去到现在体育运动的发展
变化,也很长学问。然后我们又乘火车返回苏黎世,在那儿住了一晚
上,25日到达贝尔格莱德,经过几日的适应过程,渐渐发现这个城市
原也有它可爱的地方。老房东是一对70岁的老夫妇,老头是退休的儿
科医生,唯一的儿子在加拿大,房子租给我们,一个月700多美元的收
入,对他们而言已是很富足的生活了。老太太人挺好,据她说得了癌
症,但是乐观,今天早上还送给我们她自己做的小点心,我们也送给
她丝巾和小泥人做礼物。慢慢处,关系会处好的。我现在每日学一句
塞语,先把打招呼、客气话学会再说。

  对了,老爸、老妈,昨天晚上(30日)使馆组织“八一”招待会,
我也去参加了。这样的活动据说记者夫人都能参加。我现在倒感谢左
海让我干了二年的外勤,这样我对这种场合倒不怕,像有职业性了似
的,南斯拉夫人认识了两个,中国人倒认识不少。刚来就赶上这样的
机会确实不容易,能一下子认识许多人。

  来了这些日子,才感到老妈的心情,知道了“儿行千里母担忧”
的感觉,因为我对朱佳也一直是牵肠挂肚的,不过这对她也确实是个
锻炼。刚才我给她打电话,她的情绪已完全恢复正常了。我现在听到
窗外面人叽里咕噜地说话,好像也麻木了,觉不出有什么异样了。

  爸、妈,现在我们家兵分三路,就各自保重,你们一定要保重身
体,别太挂念我们,我们会照顾好自己的。

  

  祝身体健康!

                    女儿:莹莹

               98年7月31日于贝尔格莱德

  

朱颖致父母

亲爱的老爸、老妈:

  你们好!近来身体好吗?

  一下子我们这儿就像是个家的样子了,电视、音响、录像、电脑、
传真基本上都全了,炊具也很齐备,除了要洗,其它的倒不用操心,
我们有一个卫星天线,能接收欧洲的两颗卫星,可是收不到中央4,挺
遗憾的。天线现在还没安装,因为我们的房子还有些问题,和房东交
涉了一下,他答应把门扩大一些。但至今没有动工,我们的车只好先
暂时停在院子里,所以一切的一切都得等车库修好之后才能定下来,
否则的话,还得考虑换房。我们的房子从面积、结构来说都还不错,
在这儿要想找到各方面都比较满意的房子还是挺困难的。

  有了车以后,我们也能到处跑跑,经常去使馆,现在基本上人员
都熟悉了,事情也就好办了。还到别的地方去看看,买些便宜的菜。
昨天在使馆边的一个C-market(这里一个比较大的连锁店)里有卖白
菜的,许杏虎念叨了好几次了,我们就买了一棵,9个多第纳尔(相当
于7块多人民币),这在国内能买多少棵白菜啊?我们一般都不在吃上
面省钱,这点你们放心,时间长了,就发现很多可吃的东西。我炖了
两次肘子,包了一回饺子,还擀了一次面条,都宣告成功,看来这跟
老妈的遗传不无关系!这里的环境还不错,尤其使馆附近。主要没什
么灰尘,下完雨也不用擦车,屋里也不要经常擦,这点确实比北京强。
这几日天天连着下雨,气温降到十几二十度,屋里更阴凉,我都想开
暖气了,好在浴室里有一个电热丝似的东西加热用,洗澡还挺舒服,
他们这儿想得是周到,主要是电费便宜,我们做饭都是用电。

  8月中旬我们随使馆的人一起去了威尼斯。意大利没给我们留下什
么好印象,一方面威尼斯是旅游城市,人山人海,天气又非常的热,
由于是海边由一些小岛组成的“水城”,房子一半都泡在海水里,屋
子与路之间都是小桥相连,那里的bus和出租都是船,能走人的路窄得
可以说是“一夫当关”,这家人出门一不留神就可能跨进对面的邻居
家,房子潮乎乎、粘乎乎的。城里几乎没有树,我们都说这地方来一
次足矣,原来想像这儿该是多么浪漫的生活,可一看感觉全不是这样。
有名的“刚都拉”价格很贵,坐一次一人要100美元还多,我们都没去
坐,时间也确实很紧,不过坐着“美丽浪漫”的“刚都拉”在如此炎
炎的烈日之下游览威尼斯可就不是什么“浪漫”的事儿了,可能会变
成“鱼干”了。意大利的经济在西欧可以说最差,沿途的风景也不好。
另一方面,意大利人对中国人有着根深蒂固的偏见,尤其对来自南斯
拉夫的中国人更是如此。当他们分清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时更是不屑
一顾的神情,确实很伤害我们的民族自尊心,让我想起墨索里尼。日
本人有钱,走到哪儿都吃得开。

  斯洛文尼亚是个美丽的国家,森林覆盖率很高,人们生活水平也
相对高些,可能是它紧挨意大利和奥地利的原因。总之,南斯拉夫失
去斯洛文尼亚是一大损失。欧洲实在是小,走不了两小时就要换一种
货币,搞得我晕头转向的,也确实不方便,不知他们什么时候开始实
行欧元。

  爸、妈,这封信就先写到这儿,随信寄去两张照片,其它几卷还
没洗出来,以后再寄。我们这里一切都好,不用牵挂,你们要多保重
身体。朱佳也逐渐习惯,刘晓鸥他们也照顾她,你们也放心吧!

  祝身体健康、工作顺利!

  (国内水灾我们俩捐了50美元,比在国内时多,自家的事,总要
出份力。)

                    女儿:莹莹

                   30/8.98于贝市

  (我们这里西红柿一堆堆地卖,很便宜,各种水果、梨、葡萄、
苹果、西瓜也都有卖,价钱还可以,院子里的无花果也开始成熟了,
想吃了我就去摘,不会亏了我吃的。)附:如可能帮我收集一些奶杯
盖儿,就是以前老爸买回来的喝咖啡时放的那种一小盒的牛奶伴侣,
上面能撕下来的印图案的塑料纸,就叫奶杯盖儿,是我们瑞士的同事
在收集,托我帮找些日本的。据说西欧现在流行这个,还能收集成套。
如方便,随便收集几个就行,没时间就算了。


[高层动态][时政][专版][综合新闻][国际][教育周刊][国际长廊][电脑网络世界][图片新闻]

gmdaily@public.bta.net.cn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