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05月19日

虎子,美国人民也为你哭泣

●吴震

  5月13日,北京,我们终于回来了。最近发生的事情像在做一场恶
梦。我脑海中清晰地浮现出临出发前一个小时的情景:宾馆里的门童
用行李车推来四个半人高的花篮,卡片上用醒目的拉丁字母写着:对
失去你们的朋友,我们感到万分的抱歉———来自美国肯特州立大学
的慰问。几天来一直努力压抑着的哀痛之情再也无法控制,我们的泪
水夺眶而出。

  应美国肯特州立大学邀请,我们光明日报代表团一行4人于4月
25日踏上了美利坚的国土,一路上阳光明媚,鸟语花香。用美国人的
话说,我们在最美丽的季节前来访问。

  5月9日,最后一站,纽约,乌云密布,天上飘着蒙蒙细雨。电话
那边传来一声霹雳:许杏虎夫妇全部遇难!握着冰凉的话筒,我全身
的血液都凝固了。

  苍天在哭泣,早餐的气氛异常凝重,我问两个陪同的美国人:
“在这最美丽的季节,我的同事和朋友失去了他们年轻的生命,我们
回去怎么面对他们的家人?我们应该说什么?”

  67岁的沃德教授已经两鬓斑白,他眼含热泪,伸出双手。我们6个
人手拉手围在圆桌旁,他用颤抖的声音说:“为那些不幸遇难的朋友
们祈祷,我们在这里告慰英灵,愿他们的灵魂在天堂得到永远安息!……
现在让我们默哀3分钟。”餐厅里出奇的寂静,我注意到他们今天都特
意穿上深色的西装。早餐过后,我们每人收到一份特殊的礼物,是沃
德教授亲手雕刻的木制工艺品。他的手上缠着创可贴,那是在雕刻过
程中不小心割破的。他沉痛地说:“我连夜赶制这些礼物,是想向你
们表明,我非常珍视我们之间的友谊,也希望中美两国人民之间的友
谊能日久天长。”

  当天上午,应我方要求,取消了原定计划。9点整,我们穿戴整齐,
手捧鲜花在宾馆门口等候。一辆白色的加长林肯轿车徐徐驶来,这又
是美国人的特殊安排,他们想借此来表达对遇难者的尊敬。

  纽约,中央公园。它坐落在曼哈顿岛的中南部,与著名的帝国大
厦毗邻,是纽约市内最大的一片绿地。公园内,放眼望去,绿树成荫,
绿缎子一般的草坪触目皆是,点缀以五颜六色的鲜花,气氛格外优雅,
宁静。

  在一处幽静的开阔地,苍松翠柏间,我们向昔日的朋友告别,不
远处几个美国人懒洋洋地躺在草地上晒太阳,一个40岁左右的美国男
子斜倚在一棵松树下听音乐。也许我们身上肃穆的服饰与这里的环境
有些不协调,他不时瞟来好奇的目光。我告诉他,我们正在祭奠贝尔
格莱德逝去的记者,他的神情立刻严肃起来。他说那是一场悲剧,他
十分遗憾。恋恋不舍地辞别战友,中央公园内留下一捧黄菊,一缕哀
思,也留下了美国人民的内疚与不安。

  在纽约的几天中,我接到十几个美国教授打来的电话,他们用自
己能想出的最沉痛的语言表达着心中的歉意。海森教授深夜打来电话:
“失去你们的朋友,我感到无比悲痛。作为一个美国人,我向你,向
你的同事,向光明日报社,向每一个中国人致以深切的歉意及哀悼。”
他告诉我,许多美国人从一开始就是反对轰炸的,他们真诚希望用和
平方式来解决争端。由于是长途电话,我们的通话只持续了几分钟,
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他用颤抖的声音3次向中国人民致以最真诚的歉意
并向遇难记者表示最最深切的哀悼。

  纽约,拉瓜地亚机场,我们即将登机回国。沃德教授老泪纵横,
主动伸开双臂与每个人拥抱。轮到我时,我感到他格外用力,他用手
掌拍着我的后背,哽咽地说:“请给遇难者的家属带去最真诚的问候,
我很高兴认识你们这些中国朋友,也非常珍视我们之间的友谊,衷心
希望你们能再次踏上这片土地。”从他深深地一拥和眼中真诚的泪水,
我能感觉到美国大多数人民是善良的,友好的,他们真的渴望和平!

  虎子,你们在天有灵,听到他们的道歉了吗?

  真希望你们的鲜血能换来人类头顶上的一片晴空,能换来全世界
的和平!

  


[高层动态][时政][专版][综合新闻][国际][教育周刊][国际长廊][电脑网络世界][图片新闻]

gmdaily@public.bta.net.cn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