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05月20日

永远的怀念
来自同事们的哀思


朱颖设计的公益广告

张杰

  

热爱和平 热爱我们的家

  一羽正在流血的和平鸽从长城上飞过,“不要让和平蒙上鲜血;
热爱和平,热爱我们的家”点出了这幅画的主题。这是朱颖同志的生
前遗作,发表于1996年9月16日本报广告版。

  这幅作品,是朱颖同志热爱和平、热爱祖国、热爱生活真实的写
照,她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向全世界昭示,坚如长城的中华民族愿用
鲜血来维护和平,愿用生命来保卫家园!

  记得1996年秋季,全国掀起“公益广告主题月”活动,根据编委
会的要求,我找到朱颖,请她以最短的时间进行广告设计。听到这个
消息后,朱颖同志非常高兴,因为平时为广告主进行设计时,客户总
是尽可能多的是提供素材,且不让删改,朱颖很难从艺术的角度进行
再加工。这次,她可以充分地发挥自己的想象来展示自己的才华和学
识。

  第二天,朱颖就带来了她连夜赶制的草图。当我看到流血的鸽子,
还不以为然,我感到作品的主题不错,画太扎眼,与现在的经济建设
反差太强。但朱颖却认为:“现在世界上确实还有许多不安宁的地区,
还有战争,还有流血。我正是要用鲜血与和平这种视觉上的冲击力来
表述热爱和平的心愿。”

  没想到,3年后的今天,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悍然用导弹袭击我驻南
联盟大使馆,造成我人员的伤亡和馆舍的严重破坏,邵云环、许杏虎、
朱颖同志不幸遇难。

  睹画思人,我们悲恸!我们愤怒!难道用导弹剥夺人的生命就是
美国一贯标榜:“人权至上”吗?难道在这个以和平为主题的世界上,
强权可以为所欲为吗?

  痛定思痛,鲜血使我们从朦胧的意识上升到理性的思维,三位烈
士用生命和鲜血给我们上了一堂生动的爱国主义教育课,我们深刻地
认识到,热爱和平、热爱我们的家,这决不是一句空泛的口号,发展
我们的经济,发展我们的科技,发展我们的国防、提高全民族的凝聚
力,增强我们的综合国力,是实现我们美好愿望的基础,是我们屹立
于世界之林不败的根本保证。而要达到这一目的,全国人民必然从自
己做起,向烈士那样,敬岗爱业,做好本职工作。

  我们要记住,落后就要挨打,要想不被挨打,只有比对手更强大。
(左海)

  

最初的印象

  

——怀念朱颖同志

  朱颖刚来报社不久,分在广告部编辑出版科工作。由于出版印刷
工作的性质决定,为处理一些稿件,不能正常下班。

  有一次下班时间到了,为了处理急稿,朱颖主动留下来顶班,她
楼上楼下忙前跑后,顾不上吃饭,一直忙到深夜。经过紧张的工作第
二天版面付印了,她的脸上又露出了欢快的笑容。

  当下楼回家的时候,我顺口问了一句“你家住在哪儿”,朱颖平
静地回答:“住在海淀区”。我心里顿时一愣……夜已深了,末班车
赶不上了,为了安全,我打车送她回家。

  多好的同志啊,为了工作,不怕困难,不计较个人得失,忘我地
工作。

  事情虽小,但这是朱颖生前的真实写照。平平常常最是真。(原
辰亭)

  

难以忘却的纪念

  

——忆朱颖

  5月8日,兴致勃勃春游而归,电话铃骤响,那一端传来原辰亭副
主任哽咽的声音:“朱颖,杏虎不幸遇难”。顿时,泪流满面。

  曾几何时,部里同志一起工作之时,总能见到你穿梭的倩影,一
忽儿疾笔作画,一忽儿琅琅校对,凭着你那认真劲儿,交给你的工作
放心。

  曾几何时,部里外出活动时,总有你欢快的笑语,推这个一把,
搡那个一下,同事们会心地笑了,因为你是部里的小妹妹,大家都觉
得你既玩皮,又可爱。点首歌,就唱那首“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因
为你爱听,歌词中包涵得太多太多。

  你个子不高,却顶起了千斤重担;你女儿家身子弱小,却不辱记
者的使命。临别了,一语:我走了,就去几年,完成工作回国后,我
还要回广告部,给我留着位置啊……

  我没资格怀疑你的能力,看到了,那一幅幅战地画面,那用心捕
捉到的瞬间;读到了,那细腻严紧的文字中确有你锐利的笔……

  “老左、老原、小任,部里的同志们……”当你通过电脑传给部
里的信映入眼帘时,依稀看到这样一幅幅画面:北约对南联盟的狂轰
烂炸未吓倒你们,为了记者神圣的使命,你冒着硝烟举起了相机,顶
着炮火在战场上疾笔,你是那样的无畏,因为你有坚定的信念,那就
是客观、公正、全面地报导。此时,你的个子不再矮小,你的身躯不
再单薄,因为你要对得起“战地记者”的称谓。

  一个爱笑的女孩远去了,带着她的满足,带着她的使命,带着她
的憧憬……

  猛然间,想起一首诗,送给你——朱颖,还有与你并肩作战,朝
夕相处的夫君——虎子: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任
建洪)

  

生命之花在五月凋零

  五月,一个生机盎然的季节,一个鲜花招展,绿树摇曳的生命的
季节,两棵青春之树轰然倒下,两朵生命之花被无情摧残。5月8日,
我们的好兄弟许杏虎,好妹妹朱颖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是谁夺走了他
们宝贵的年轻的生命,是北约,是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是那些一贯标
榜人权至上而无视无辜人民宝贵生命的霸权主义者,是他们犯下的滔
天罪行。

  噩耗传来之时,正当我春游归来之际,刚刚还沉浸在美妙的春光
里,猝不及防的噩耗几乎是把我抛入冰冷的冬日,两相对比太强烈了,
几乎把人击垮。我无法接受这一现实,我无法相信两个鲜活的生命会
在生命的五月凋零。当消息再一次证实,当他们那我熟识的照片在荧
屏上直逼我眼帘的时候,我知道,虎子和朱颖真的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泪水顿时模糊了我的双眼。闭上眼睛,往日相处时朱颖那欢快的身影,
举手投足,宛如就在眼前;侧耳细听,朱颖那银铃般的声音就在耳旁
回响,好象我们还在一起面对面地聊天。然而,这一切,都将永是过
去,永不再来。

  谁能相信,年轻而富有才华的朱颖会撇下她钟爱的事业而去呢?
一如她的人品,她设计的公益广告,企业形象广告清新脱俗、典雅大
方,在全国性的比赛中,多次获得奖项,深得行家赞许和客户的好评。
她敬业爱岗,出版科的同志都记得,虽然她家居市郊,但每天必是早
早到班,打水搞卫生,晚上经常加班,不顾家远,从无怨言;她善于
配合其它科室的工作,需要文件打印时,她是个优秀的打字员;编校
任务繁重时,她是一位尽职的校对。编校科的同志都记得,当人手不
够时,她总是推开门,歪着头问“还有什么需要我的吗?”我们总是
不假思索地说:“来呀!”我多么希望这一幕能够重现。

  谁能相信,如天使般善良而又善解人意的朱颖会撇下她挚爱的人
们而去呢?熟识她的人都知道,她是那样地喜爱孩子,又同样地被孩
子们所喜爱。从不满周岁呀呀学语的婴幼儿,到有什么不愿跟父母讲
而愿说给她听的十三四岁的少年,像有什么魔力似的,孩子们总跟她
特别投缘,大孩子亲切地叫她“姐姐”、“阿姨”,她最爱听得是小
不点们亲昵地叫她“妈妈”。她也希望有自己的孩子,计划着回国时
生个宝宝这个愿望却再也不能实现。她爱孩子,更是一位孝敬的女儿。
刚刚学会织毛衣,就亲手为远在国外的爸爸妈妈织了一件件毛衣御寒,
在虎子出差在外时,主动为远在丹阳农村的公婆寄钱寄物,以尽孝心;
对同事,她是一个热心肠,谁有困难,她倾力相助。任洁生病住院,
她一趟趟地跑前跑后;缤纷家电脑有故障,她不辞路遥,从海淀到东
城,帮忙修理。最令我难忘的是,我生孩子后,她来到家里和同事一
起送来宝宝需要的用品,悉心周到,这些东西昨日也就是她离去的日
子,我的孩子还在使用,如今是“桃花依旧,人面不在”。睹物思人,
怎不令人心碎?

  谁能相信,热爱生活充满朝气的朱颖会突然离去呢?和所有的女
孩子一样,她喜欢漂亮的衣服,每到夏季,总是挑选自己喜爱的布料
做上几身可体的衣服;青春就是美,她是我们广告部赏心悦目的亮丽
的风景;她也喜欢吃零食,样子像一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她有着
甜美的歌喉,部里组织的活动上,总少不了动人的歌声和优美的舞姿。
她是那样地兴趣广泛,那样地热爱生活,网球、羽毛球、游泳、滑冰,
她的精力总是那样地充沛,哪里有她,哪里就有笑声。在我们广告部
的团结的集体里,她是我们的“快乐天使”!谁能相信“天使”会惨
遭毒手!

  朱颖是我们广告部最年轻的同志,是我们所有人最宠爱的小妹妹,
自北约轰炸南联盟以来,我们都时刻关注着虎子和她的安危。她知道
大家十分惦念她,总是尽一切努力通过互联网向大家报平安,我们从
虎子的“亲历炮火”中了解到战争的残酷、条件的恶劣,也了解到了
朱颖那娇小的身躯竟然和伟岸的丈夫一样坚强。要知道在国内时,她
可是一个见小虫子都是吓得哇哇大叫的胆小的姑娘,虎子在日记中说
自战争以后,朱颖没有表现一丝一毫地害怕情绪。是的,无私即无畏,
他们早已把个人的安危置之度外,他们从事的正义事业给了他们无尽
的力量,他们在尽一个新闻工作者的神圣职责,他们向全世界受好和
平的人们传递着正义之声!

  每天,我们期盼着阅读“亲历炮火”,和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们
一样,期盼着战争早日结束,期盼着虎子和朱颖从战场上凯旋而归。
然而,5月8日,在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的三枚巡航导弹的丧心病狂的轰
炸里,我们的美好的愿望破灭了。

  五月的春天,因他们的离去不再明媚。

  清晨的阳光,因他们的早逝不再灿烂。

  生命如歌,5月6日的“亲历炮火”变成了绝唱!

  茁壮的生命之树倒下了,灿烂的生命之花凋落了,我们不禁要向
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喝问:你们的霸权主义行径要到何时?你们居心何
在?正义何罪之有?我们也要警告以美国为首的北约:12亿中国人民
是不容侮辱的,中国人民也是不会屈服的。今天的中国,不再是百年
前的中国!

  31岁、28岁的生命如同慧星般短暂而辉煌,我们因失去你们而万
分悲痛,我们也因拥有你们而万分骄傲!你们用生命捍卫了正义,我
们会去完成你们未竞的事业!

  安息吧,虎子!安息吧,朱颖小妹妹!

  (张广芝)

  

永远的美丽

  听到噩耗是在那个阳光明媚的星期六。电话里传来的是主任有些
异样的声音:“朱颖和虎子遇难了!北京时间今天早上北约用导弹袭
击了中国使馆!”

  记不清我是怎样慌乱地放下电话,又慌乱地走向门口。“遇难?!
遇难?!”“遇难”是什么意思?!我努力在头脑中翻捡着想找出这
两个字在“死亡”之外的其它含义。也许是受伤?也许是暂时的失踪?
我试图和头脑中所有关于对遇难的常识性理解进行一次抗争。然而,
短暂的思维混乱很快回归到理性。对于“死亡”这个我此时再也无法
回避的事实的理解,已经狠狠地盘踞在我心头。

  一瞬间我无力地倚在门框上,浑身战栗,眼前的视物被突然涌出
的泪水模糊了。一年前那个坐在我对面的办公桌前的快乐的女孩儿,
那个永远洋溢着朝气和绽放着热情的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在北约的罪恶
轰炸下永远地殒灭了吗?我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地诘问。朱颖,这个年
轻和美好的名字,一如她年轻而美好的面庞,长久地在我心中浮现。
我们在一起工作和生活的日子仿佛就在昨天。

  1994年春节过后上班的第一天,刚从外地出差回来不久的我发现
隔壁办公室里多了一张新面孔。这是个个头不高学生气十足长着一副
娃娃脸的文静姑娘。同事告诉我,这是我们广告部新来的美编叫朱颖。
这名字挺甜也挺乖的,我心里这样想,她看上去很普通,普通得有点
儿独特。那是因为她学生般普通的外表在我们这个缺乏学生气,也不
需要学生气的广告部倒显得独特。下班时我注意到她也坐了班车,而
且她下车的地方离我下车不过两分钟的车程。我们都住在距报社所在
的南城路途遥远的海淀。

  在同一个部门里工作,又被同一辆班车载着每天得经过总共两三
个小时的上下班的路程,我们很快地彼此熟悉了。也许是因为距报社
这么遥远的地方居然还能碰到同一部门的“邻居”,我们彼此间又多
了点心照不宣的关切。再就是我们很快了解到对方都出身于知识分子
家庭的相近背景,彼此就有些酸溜溜的欣赏(其实这正是我们这类人
固有的可笑的弱点)。这在我们以后的交谈中获得了证实。

  朱颖来到广告部后,除了负责美术设计,每天报纸的广告版面的
版式设计就成了她的日常工作。她是个悟性极强的姑娘,仅仅一个月
的时间,这项工作她就驾轻就熟,应付裕如了。在我看来,这方面的
工作中她好像从未遇到过困难。她从来表现出的都是自信和才能。后
来她设计的广告作品接连几次获奖也证实了她在美术方面的修养和天
赋。每天在班车上度过的两三小时,使我有充裕的时间可以近距离地
观察她。坐在我身边的这个学生气十足的22岁的孩子其实是个挺漂亮
的姑娘。挺直的鼻梁,整齐的牙齿和那双天生爱笑的眼睛,挺不错地
组合在一起。很快,我发现这个在报社里处处礼貌,举止得体,看似
文静,有时甚至故作老成的姑娘,骨子里其实掩藏着极活泼的天性。
她其实很爱说话,也很健谈,并且很善于表达她所想要描述的事物。
说到极致,她有时简直就是喋喋不休了。这世上仿佛任何事情都能成
为她感兴趣的话题,从她的家人到她的同学好友;从流行歌曲到影星
球星;从穿衣打扮到吃饭睡觉;从美容保健到减肥秘方——只要不是
国际政治(那时她甚至连南斯拉夫在欧洲的什么位置哪个半岛都还搞
不清楚。她说她之所以没学文科就是她的地理成绩出奇的差。她坦率
得可爱)。她原本也不到老成持重的年龄,像她这个年岁的女孩儿,
本来也不该背负这类沉重的话题。刚从大学毕业还不到两年,她眼中
的世界应该是充满着令人眩目的新奇事物,应该是五彩缤纷的绚丽。

  不久,也许是和报社里的同事熟悉起来了的缘故,在她文静的伪
装下好动的天性露出了端倪。

  在45周年社庆的联欢会上,她的舞蹈天赋赢得了大多数人的啧啧
称赞。从此,报社里的同志们都知道广告部有这么一个舞跳得很美的
姑娘。她依然是处处礼貌,举止得体,不过少了许多故作的老成,却
多了不少活泼的玩笑和调侃。

  她喜欢孩子,她总是能和同事们带来的孩子打成一片。因为她自
己就像个孩子,天性中永远少不了不泯的童心。在孩子们眼中,她其
实更像个漂亮可亲的大姐姐。她能够和那些与她第一次见面的孩子们
全身心投入地、热情高涨地玩耍而乐此不疲。

  她很爱美,她喜欢照像,也喜欢对镜端详自己的美丽,然而她不
会让自己的脸成为各种化妆品的实验田,她懂得青春的本色才是美的
最丰厚的资本。

  她永远是各种户外活动的热心倡导者和积极参与者。游泳、溜旱
冰、爬山、打球、练健美操——她的存在永远让你觉得生活的美好和
生命的年轻。

  自然,她也像每一个普通人一样有她小小的自私和狡猾;她也喜
欢搞几个并不过分的恶作剧。虽然她是广告部年龄最小的一个,她的
伶牙俐齿却常让那些喜欢在她面前倚老卖老的男同事们无可奈何。

  这一切倒更使她显得可爱。她以她的坦诚和自信,聪明伶俐、调
皮有趣,以她的天然去雕饰的美好性格赢得了报社内不同人群的好感,
更赢得了那个她后来与之相伴走完了短暂人生中最壮丽的阶段的年轻
记者许杏虎的心。

  像大多数在这个年龄的城市女孩一样,朱颖也有她心目中的偶像
群星:范志毅、刘德华、成龙、汤姆·克鲁斯,还有电影《飘》中扮
演白瑞德的那个家伙。她也常常做梦,并且认真地把这些梦想袒露给
我这个大她近10岁的姐姐和朋友。毕竟,她还没有长到让现实完全取
代梦想的成熟。她也喜欢“九百九十九朵玫瑰”那首曾经让许多青春
少女沉醉的歌。

  她恋爱了,虽然这其中不乏在现实与梦想之间的犹疑和摇摆,更
不乏对功利与幸福的思索和对爱情与婚姻的追问。这个聪明的女孩儿
最终做出了自己的抉择。于是她嫁给了那个虽不算英俊却也高大的执
著、沉稳的小伙子,那个宽厚得可以包容她的一切唠叨、不满和揶揄
的小伙子,那个关键时刻表现出英勇果敢的小伙子。那时是1996年的
秋季,一个收获的季节。

  婚后的生活无疑改变了她原来对幸福虚幻飘渺的认识。结婚一年
后的有一天,她对我说:“我觉得无论如何,我们两人在一起那是一
个家,每天回到家里就有一种踏实的感觉。”

  他们婚后第一个春天,我和朱颖改变了原来的工作性质转到外勤。
在这种常常得与更多的人打交道的工作中,朱颖同样表现出她的自信。
很多情况下,她常常比我这个大她10岁的人更多地显出灵活机智的应
变能力和有条不紊的稳健作风,并且往往给和她打过交道的人留下深
刻的印象。这一点也常令我自叹不如。

  这是她在离开祖国前和我一起工作的最后一年,也是我们之间感
情愈加亲密的一年。她一定已经知道自己将要和虎子到异国开始一种
全新的生活,所以她的心情总是显出比以往更多的愉快。那是她对那
种她无法预知的环境充满新奇感和期待使然。也许是她感到我们将分
开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吧,她总是找出各种借口和理由要我和她一起活
动。她说她自己太胖了,我又太瘦了,所以我们最好一起去参加健美
操班,这样她能减肥,而我则可能因为食欲增加而增胖结实一些。于
是我就同意了。反正和这个快乐得像弹簧一样充满活力的孩子在一起,
我也觉得很开心。

  春天里,她看到了青年宫可以自己亲自尝试制做陶艺品的消息,
她又要挤出时间去,并且邀我和她一起玩一次。我还是和她一起去了。
虽然我知道自己天生就不具备这方面的情致,可还是由衷地为她对生
活表现出的热情而感动。

  北京的夏天总是追赶着春天早早地来临,仲夏里,结婚还不到两
年的他们离开了祖国。那个美丽、快乐的女孩是怀着最美好的憧憬离
去的。

  那个地理概念糊涂的女孩终于搞清了南斯拉夫的所在,而且在最
短的时间里,她已经最深刻地理解了什么是风云变幻的国际政治,理
解了霸权主义,理解了侵略,理解了战争这些曾经距她的生活遥远得
似乎没有任何意义的概念。继而,她也迅速地、义无反顾地加入到为
和平与正义奔走呼号的前列,并且最终以自己美丽生命的牺牲成为世
界和平圣坛的祭祀,而此时一个不死的灵魂在惨烈和悲壮中升入永恒
而绚丽的涅。(任洁)

  

深深的思念

  5月8日下午,当我听到虎子和朱颖遇难的消息时,抑制不住自己
失声痛哭。为失去曾朝夕相处,共同工作的好同事、好妹妹而悲痛万
分。

  和朱颖相处时的往事一幕幕闪现在我的眼前。当我手捧着朱颖一
针一线为我儿子编织的小毛衣时,她那双秀气的双手好象就在我的眼
前,织毛衣的样子历历在目。我怎么也不会想到这竟成了永远的纪念。
这样一个年轻的生命,竟是被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的导弹夺去了生的权
力。她是那样热爱生命、热爱生活。

  我不会忘记,1995年10月25日,我儿子出生的第二天一早,朱颖
和刘缤纷两人就来到医院的病房里。我看着朱颖那张甜甜的笑脸时,
又是高兴又是惊奇,我问她你怎么来得这么早?因为她的家住在海淀
区,坐班车到报社需一个多小时,她告诉我,昨晚住在缤纷家了。接
着她轻手轻脚地走到婴儿床前,仔细端详着那刚出生不久的小生命。
她那惊喜的眼神,至今我还记得。她当时对我说“你真伟大”!

  在我儿子的玩具中,有一个仿真的小冰箱,这是朱颖和虎子一起
为我儿子挑选的。三开门的冰箱中有各种水果,儿子非常喜欢。它至
今仍伴随着孩子,而孩子却还不懂得,他那么喜爱的朱颖阿姨再也不
能和他一起玩了。朱颖生前是多么喜爱孩子,多想自己也做个母亲。
在她出国前,还特意告诉我,别把儿子的衣服都送人,给她留几件。
而今天,这竟成了她的遗愿。

  从虎子的战地日记中,我看到朱颖成熟了。她与丈夫一起在炮火
纷飞的战场并肩战斗着。她能在炮弹随时袭来的危险情况下开车去加
油,取送资料、冲洗照片,和虎子一起亲临刚刚被炸的现场拍战地照
片。她坚强了,她长大了。

  朱颖走了,带着对生活的美好憧憬离开了我们。几天来我感到压
抑、屈侮、愤怒。这种心情是语言所难以表达的。当我坐在电视机前,
聆听江泽民主席的讲话,听到“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必须对这一事件承
担全部责任,必须对中国政府提出的要求作出全面的交待。否则,中
国人民决不答应!”我情不自尽地长时间的鼓掌。几天来的屈侮、悲
愤,终于爆发出来,我大声跟着高唱国际歌:“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
一字一句都象是从我心底里发出的。我从没有这样深刻地理解这首歌,
也有一种从未感到过的这种具大感染力。”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
们要做天下的主人,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
尔就一定要实现”!

  我们多么希望自己的祖国富强,再不受列强的欺辱,挺直腰杆屹
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而这需要每一个中国人的努力。(张杰)



前排左三为朱颖
任建洪/摄


朱颖的陶艺作品


图为朱颖设计的获奖广告

[高层动态][时政][综合新闻][经济社会][国际][专版][文化周刊1][文化周刊2][文化周刊3][图片新闻]

gmdaily@public.bta.net.cn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