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05月27日

再到许杏虎家

本报记者 郑晋鸣

  许杏虎烈士夫妇的骨灰回到家乡已经五天了,5月25日,我们再次
来到他们的故里后北洛村。

  几天不见,后北洛村似乎多了一些平和,虎子的父母亲早早地出
来迎接我们。几天来,来自全国各地的慰问以及地方政府和乡亲们无
微不至的照顾,使他们得到了很大的安慰。中午,许金荣吃了一碗米
饭,在饭桌上他告诉我们,当天他起得很早,早饭吃了一大碗面,身
体现在好多了。他说:“虎子是为国家死的,又被国家追认为烈士。
我们只给了他一个身体,但是真正教育和培养他的还是党和国家,虽
然他已经去了,但是,党和国家已经给了他那么高的荣誉,作为父母
我们很自豪。”

  王凤英早上四点就到地里干活了,她说这是农忙的季节,家里还
有责任田。刚从地里回来的王凤英老人身上沾满了灰尘,一边拍打着
身上的土,一边说感谢全国人民,感谢党和政府对我们的关心。

  吃完午饭,他们拿出三万元钱分别装在三个红信封里,并把它们
郑重地交给当地乡政府的有关领导。他们说,这其中一万元用于修建
杏虎路,再拿出一万元钱用来修缮“杏虎小学”,另一万元配合政府
修缮许杏虎、朱颖烈士遗物陈列室。

  又要干活又要接待前来吊唁的人士,许杏虎的二姐许琳华显得有
些疲惫。她告诉我们,根据统计,前来采访的各地记者大约有2000多
人,吊唁的群众大约有5万多人,光留言簿就写了足足8个大本子。

  从北京回来后,许金荣老两口就住在原来的屋子,当地政府已经
给他们安了一部电话和一个传真机,每天晚上,许金荣都要亲自接听
从各地打来的慰问电话。

  许杏虎家人告诉我们,他们准备写一封感谢信,以表达对全国这
么多好心人对他们的关心。

  (图为许杏虎烈士的父亲许金荣在家中 金怡摄)




[时政][教科文卫][综合新闻][国际][文化周刊1][文化周刊2][文化周刊3][图片新闻]

gmdaily@public.bta.net.cn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