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06月03日

永远难忘的教诲

许杏虎烈士的外甥 吴昊



  一九九九年五月八日,我永远忘不了这一天。

  当听到舅舅许杏虎和舅妈朱颖在南斯拉夫牺牲的噩耗时,我惊呆
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舅舅、舅妈在南斯拉夫当记者,亲历
炮火硝烟,夜以继日地从前方发回了那么多客观公正的文章,及时报
道了北约的种种侵略行径以及对南联盟造成的深重灾难。可现在却无
缘无故地牺牲在北约的导弹下,我恨死了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强盗,恨
他们夺走了亲人的生命。

  舅舅,这些天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您,我想起了在北京你们
陪我游玩的日子,想起了您第一次带舅妈回家时欢乐的情景,想起了
您对我的关怀和期望。还记得吗?您春节前从贝尔格莱德写信来,信
中说看到我的成绩优秀,您很高兴,回来后一定会奖励我。舅舅,您
知道吗,我让妈妈把您的这封信一直珍藏着,我在数着日历等您回来,
等待您给我的奖励。可是现在,您却被北约强盗野蛮地炸死了。我再
也见不到您了,亲爱的舅舅,我再也听不到您那亲切的声音,得不到
您的关心和爱抚了。您知道我心里有多难过吗?您知道我是怎样想念
您吗!

  还记得您在给妈妈的信中说的一段话:“吴昊学习还可以,要注
意培养他的理解能力和分析能力,光死记硬背还不够,要买课外书给
他看。”按照您所说的,我不仅看自己的课外书,而且还经常到学校
图书馆借阅各种书刊。现在我的写作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就在前不
久,我的作文《给舅舅的一封信》还受到了老师的表扬。可是今天,
您却再也看不到我的进步了,而我再也得不到您的教诲了。想到这,
我的眼泪又一串一串掉了下来。

  敬爱的舅舅、舅妈,你们走了,走得这样的突然,走得这样的悲
壮,但你们那和蔼的面容永远浮现在我眼前,亲切的话语永远回响在
我的耳边。对着您和舅妈的遗像,我发誓:一定向你们学习,决不辜
负你们对我的希望,学好知识,练好本领,将来成为科学家,用掌握
的知识建设祖国,让祖国富强起来,使霸权主义者再也不敢欺负我们。


[高层动态][时政][综合新闻][经济社会][国际][文化周刊1][文化周刊2][文化周刊3][图片新闻]

gmdaily@public.bta.net.cn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