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05月11日

本报独家披露烈士——许杏虎朱颖生前事

生命之花在五月凋零

朱颖烈士生前友好、光明日报广告部编辑 张广芝

  五月,一个生机盎然的季节,一个鲜花招展,绿树摇曳的生命的
季节,两棵青春之树轰然倒下,两朵生命之花被无情摧残。5月8日,
我们的好兄弟许杏虎,好妹妹朱颖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是谁夺走了他
们宝贵的年轻的生命,是北约,是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是那些一贯标
榜人权至上而无视无辜人民宝贵生命的霸权主义者,是他们犯下的滔
天罪行。

  噩耗传来之时,正当我春游归来之际,刚刚还沉浸在美妙的春光
里,猝不及防的噩耗几乎是把我抛入冰冷的冬日,两相对比太强烈了,
几乎把人击垮。我无法接受这一现实,我无法相信两个鲜活的生命会
在生命的五月凋零。当消息再一次证实,当他们那我熟识的照片在荧
屏上直逼我眼帘的时候,我知道,虎子和朱颖真的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泪水顿时模糊了我的双眼。闭上眼睛,往日相处时朱颖那欢快的身影,
举手投足,宛如就在眼前;侧耳细听,朱颖那银铃般的声音就在耳旁
回响,好像我们还在一起面对面地聊天。

  然而,这一切,都将永是过去,永不再来。

  谁能相信,年轻而富有才华的朱颖会撇下她钟爱的事业而去呢?
一如她的人品,她设计的公益广告,企业形象广告清新脱俗、典雅大
方,在全国性的比赛中,多次获得奖项,深得行家赞许和客户的好评。
她敬业爱岗,出版科的同志都记得,虽然她家居市郊,但每天必是早
早到班,打水搞卫生,晚上经常加班,不顾家远,从无怨言;她善于
配合其它科室的工作,需要文件打印时,她是个优秀的打字员;编校
任务繁重时,她是一位尽职的校对。编校科的同志都记得,当人手不
够时,她总是推开门,歪着头问“还有什么需要我的吗?”我们总是
不假思索地说:“来呀!”我多么希望这一幕能够重现。

  谁能相信,如天使般善良而又善解人意的朱颖会撇下她挚爱的人
们而去呢?熟识她的人都知道,她是那样地喜爱孩子,又同样地被孩
子们所喜爱。从不满周岁呀呀学语的婴幼儿,到有什么不愿跟父母讲
而愿说给她听的十三四岁的少年,像有什么魔力似的,孩子们总跟她
特别投缘,大孩子亲切地叫她“姐姐”、“阿姨”,她最爱听的是小
不点们亲昵地叫她“妈妈”。她也希望有自己的孩子,计划着回国时
生个宝宝这个愿望却再也不能实现。最令我难忘的是,我生孩子后,
她来到家里和同事一起送来宝宝需要的用品,悉心周到,这些东西昨
日也就是她离去的日子,我的孩子还在使用,如今是“桃花依旧,人
面不在”。睹物思人,怎不令人心碎?

  谁能相信,热爱生活充满朝气的朱颖会突然离去呢?和所有的女
孩子一样,她喜欢漂亮的衣服,每到夏季,总是挑选自己喜爱的布料
做上几身可体的衣服;青春就是美,她是我们广告部赏心悦目的亮丽
的风景;她也喜欢吃零食,样子像一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她有着
甜美的歌喉,部里组织的活动上,总少不了动人的歌声和优美的舞姿。
在我们广告部的团结的集体里,她是我们的“快乐天使”!谁能相信
“天使”会惨遭毒手!

  朱颖是我们广告部最年轻的同志,是我们所有人最“宠爱”的小
妹妹,自北约轰炸南联盟以来,我们都时刻关注着虎子和她的安危。
当我们从虎子的“亲历炮火”中了解到战争的残酷、条件的恶劣,也
了解到了朱颖那娇小的身躯竟然和伟岸的丈夫一样坚强。要知道在国
内时,她可是一个见小虫子都是吓得哇哇大叫的胆小的姑娘。是的,
无私即无畏,他们早已把个人的安危置之度外,他们从事的正义事业
给了他们无尽的力量,他们在尽一个新闻工作者的神圣职责,他们向
全世界受好和平的人们传递着正义之声!

  每天,我们和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们一样,期盼着战争早日结束,
期盼着虎子和朱颖从战场上凯旋而归。然而,5月8日,在以美国为首
的北约的三枚巡航导弹的丧心病狂的轰炸里,我们的美好的愿望破灭
了。

  五月的春天,因他们的离去不再明媚。

  清晨的阳光,因他们的早逝不再灿烂。

  生命如歌,5月6日的“亲历炮火”变成了绝唱!

  茁壮的生命之树倒下了,灿烂的生命之花凋落了,我们不禁要向
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喝问:你们的霸权主义行径要到何时?你们居心何
在?正义何罪之有?我们也要警告以美国为首的北约:12亿中国人民
是不容侮辱的,中国人民也是不会屈服的。今天的中国,不再是百年
前的中国!

  31岁、28岁的生命如同慧星般短暂而辉煌,我们因失去你们而万
分悲痛,我们也因拥有你们而万分骄傲!你们用生命捍卫了正义,我
们会去完成你们未竟的事业!

  安息吧,虎子!安息吧,朱颖小妹妹!


[焦点][综合新闻][科技生活][体育新闻][文化新闻][社会调查][健康生命][证券市场][特写][连载]

gmdaily@public.bta.net.cn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