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05月15日

朱佳眼中的姐夫姐姐


本报记者 陈志江

  (续昨)战争打起来了,我姐说:‘没事,战争很快就会结束。
等我回国时,你就上班了。那时,咱俩和爸爸三人合伙买辆能坐八个
人的车,一大家子开着车去郊游,我姐还开玩笑地说,‘等老爸退休
了,让他当司机。’前一阵我妈妈说,回来把房子装修一下。我姐姐
说:‘妈,您刚回来什么都不熟悉,等两年后我回国休假时,我帮您
修。’我姐走之前就设计了好几个方案,还拍了照片回来让我们参考。
她虽然有他们的一间新房,但是,她才结婚一个多月,我妈妈就走了。
为了照顾我,她们又重新搬回来与我同住,并且一直住在这边。谁能
承想她们再也回不到她们一直眷恋的家了。

  陈:“虎子哥是不是对你也挺好?

  朱佳:“嗯。这两年,我一直与姐姐、姐夫生活在一起。我的同
学们听说我一直与姐姐、姐夫生活在一块,他们都感到十分惊讶。她
们无法理解我和姐姐、姐夫的感情。

  陈:“报社的上上下下对许杏虎和朱颖的口碑都特别好,说虎子
非常朴实、憨厚而富有才华。你第一次见到许杏虎的印象是什么?

  朱佳:“嗯。印象挺好的。我特别喜欢虎子哥,我们全家都很喜
欢他。连姥姥也常夸虎子哥实诚。他第一次来我家是1994年。我们家
那天吃饺子。姐夫是南方人,从来没有包过饺子,我妈妈就一点一点
地教他。他现在虽然还不能独自完成包饺子的整套过程,但他包得已
经很好看了。姐夫留学回来后,一进门就对我妈说:‘阿姨,我回来
了。’

  我妈妈说:‘你看,他真像自家人一样,哪个屋子都看看。’我
妈还说‘他真像回自己家了’。我还记得有一次,他喊我妈叫“妈妈
。把我妈弄了一个大红脸,我们都在一旁乐。我妈说:‘你别叫妈
妈了,怪不习惯的,你还是叫我阿姨吧。’姐夫说:‘那怎么行,您
就是我妈妈。’姐夫每次来电话,说话不多,但都特亲。总是说:
“爸爸妈妈我没事,我在外面挺好的。

  陈:“你姐姐和你姐夫谈恋爱时,有没有征求过你们家人的意见?

  朱佳:“他们开始交往时,我姐对虎子既满意,又不太满意。她
曾对我妈说过,她们俩人坐在电车上,旁边的人直看她俩。有人议论
说虎子长得不好看。我妈听了就说:‘这个主意你自己拿,咱们家看
重的是人品,不重相貌。一定要人品好,能干,有事业心。’他们接
触了一段时间以后,我姐跟我妈说:‘妈,他是我从上大学以来接触
的人里,感觉最能靠得住的一个。’我妈妈就告诉她,‘那你就要做
好思想准备,虎子的父母是农民,虎子又是他们唯一的儿子,将来,
赡养老人的责任就落在你身上了。你要想好。’

  陈:“他们有没有吵过架?

  朱佳:“我姐夫的脾气特别好,不怎么生气。偶尔闹别扭时都是
因为我姐耍小脾气。有时我跟我姐说:‘你到了国外就不能这样了。
到了那儿你要听姐夫的话。’其实这些道理她都明白。我从未见过他
俩真正的吵过什么。姐夫上夜班,饭都是他做,我姐回来,吃过饭就
和我一起出去遛弯儿,这时我姐夫就顶着夜色上班去了。

  陈:“听说虎子特勤快,在家里是不是也这样?

  朱佳:“对,姐夫特别爱干净。只要我回来,晚上我涮碗,他一
定也在厨房里帮我擦炉台什么的。谁来都说我们家干净。后来,我妈
妈从国外回来了,我对她说,现在家里还不如姐姐、姐夫在时干净呢。
我说我们三个人在的时候家里特干净,姐夫把什么都收拾的特好。我
有时和我同学突然回家,我从来不担心家里乱,人家来了不方便。不
管什么时候回来,家里都是干干净净的。他经常给我买东西。我们三
个人逛商场不管买什么他从不说什么。妈妈给我留足了生活费,我姐
夫跟我说,‘你别攒着,没了就说话,在学校要多吃点好的,’他还
鼓励我要把英语学好。我姐夫出国前的头几天特别不爱说话。好像心
事很重,其实他平时在家挺爱说话的,他有南方口音,我和我姐老学
着他的口音逗他,他就笑。我姐夫走时老怕家里缺东西,总想帮家里
做些什么,就连灯泡也一口气就买回来6个。取回护照后,上边写着有
效期到2002年。他拿着护照一边给我看,一边安慰我说,‘2002年很
快就到,再说我们中间还有一次回国休假呢。’我也劝他们说:‘没
事,你们放心地去吧,你看老妈、老爸他们去日本,不是一晃也马上
三年,就快回来了吗。’我爸妈他们刚从国外回来的时候,我还对他
们说,‘家里就剩下我的时候,我不怎么想你们,但我很想我姐、姐
夫。’

  在北约轰炸的这四十多天里,我是多么为姐姐、姐夫的安危担心
啊,多么盼望他们能平安返回我们的祖国,与爸爸妈妈团聚啊!我记
得我姐姐常这样安慰我爸我妈,说她属猪,是十一月生的,是福猪,
无论遇到什么样的难事,总会有贵人相助,化险为夷。但我做梦也没
有想到,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竟敢疯狂地践踏国际公约,无端用导弹
袭击我驻南大使馆,我亲爱的姐姐朱颖和姐夫许杏虎不幸遇难,无辜
惨死在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的狂轰滥炸中。我再也看不到姐姐了,我再
也不能与姐姐一起唱歌、跳舞了,我再也不能聆听姐夫给我讲述国外
的趣闻了。姐姐啊,姐夫啊,你们快回来吧!

  陈:“佳佳,你不要太难过,你姐姐和你姐夫他们死得十分英勇,
他们是好样的,全中国人民都在隆重地纪念他们。他们的英名将永垂
史册。

  朱佳:“说实话,我爸、我妈和我都一样,我们并不想作英雄的
家属,我们只想像普通人一样,过普通人的生活。我们只想让姐姐、
姐夫同我们一样平平安安地活着。既然是时代造英雄,既然是事件已
经发生了,我们只有去接受,只有去面对。而且我们既然成了烈士的
家属,我们就一定要做好烈士家属。这也是我爸我妈的共同心愿。同
时我还希望,等再过一二十年,大家也都不要忘记他们,不要忘记在
这个世界上曾经有一个叫作许杏虎和一个叫作朱颖的人。


[要闻][焦点][综合新闻][市场时尚][文化新闻][警方热线][法律帮助][体育新闻][证券市场][特写][连载]

gmdaily@public.bta.net.cn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