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朱颖舅舅郭永顺

  昨晚11时,在上海田林11村301室郭永顺的家里,桌
上摆满了光明日报记者许杏虎及其夫人朱颖的照片。那些
照片都是许杏虎与朱颖结婚旅游到沪时探访老舅郭永顺时
留下的。

  郭永顺65岁,已退休。他说,他很关心南联盟局势,
经常看新闻,不仅仅因为他是一名退役军人,还因为他的
外甥女朱颖及其丈夫在贝尔格莱德。“毕竟是自己的孩子
啊,那些天,北约蛮横空袭南联盟,我的心里总是挂念
着。”郭永顺很少抽烟,但他当着记者的面,还是点上了。
 

  昨天早晨,郭永顺听完早新闻后,心中就感到一些惊
慌,但还存有侥幸心理。下午,他打电话给北京的妹妹郭
桂琦(朱颖的妈妈),确认了这一噩耗。当时他呆了,控
制不住眼中的泪。“很可惜啊,两人都这么年轻。不应该
这样的……这本是可以避免的。”烟一缕缕往上飘着,烟
灰已积了很长一截,老人伤心地说。

   老人说,小许出生在丹阳农村,家里比较苦,但
他很刻苦,很能干。而朱颖从小也是随妈妈在山西原平,
生活同样比较艰苦,有时朱颖妈妈回老家天津探亲,郭永
顺总忘不了让妹妹捎点吃的穿的,哪怕是自己女儿穿过的
衣服给朱颖,所以朱颖一直很简朴。那次他俩结婚旅游到
上海,吃的、穿的,还是那么简单。看着眼前的照片,老
人叹了口气,“不想,这竟成了最后一面。”

  他说,北约对南联盟的空袭,就是一种侵略行径。作
为新闻记者,小许冒着枪林弹雨客观公正地报道北约的种
种行径以及对南联盟造成的灾难,但他们却倒在了美国的
导弹之下,这是美国为首的北约犯下的又一滔天大罪。郭
永顺掐灭了烟头,气愤地说。据悉,朱颖的爸爸朱富来已
于当晚飞往贝尔格莱德。
                                  解放日报记者 夏俊
                              (解放日报网络版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