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年年祭奠你的英灵

    此时我已出离愤怒,用我无法控制的、颤抖的手写下一点文字,纪念我曾经的同事和朋友,光明日报驻南联盟记者许杏虎先生,我们亲爱的虎子。
    当我打开电脑得知中国驻南联盟使馆遭受轰炸,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意外,当我知道许杏虎和夫人朱颖双双遇难的时候我曾经愤怒。
    我无法相信这是现实,我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昨天还是青春勃发的青年,在光明日报夜班上谈笑的虎子,如今已经化作飞舞于他乡的,在遥远的欧罗巴漂流的灵魂,也许你不能找到回家的路,但是你不死,你与亿万同胞同在。我们与你同在。
    我无法深藏自己的悲哀,我无法抑制自己的泪水。虎子,别伤心,你是有幸者,你能够站在向罪恶宣战的把心,我为有你这样的朋友而光荣。你用无法延续的平凡的生换取了高尚而伟大的死,你将成为我们追忆历史的坐标,你将成为悬挂我们理想和勇气的标杆。我们与你同在。
    我无法不追问到底是为什么,我无法不试图回答怎么办。你曾经是那样的风趣,在紧张的夜班排版工作中找几个笑话让大家开心,你曾经是那么的平凡,只愿用自己的笔记述身边的事实,你本来可以终生做一个好记者,但是导弹偏偏把善良作为目标,此时你别无选择,也许我们也无可选择、无可逃避,但是我们无论如何要找回人的、生存的尊严。我们与你同在。
    虎子,你匆忙的走了,毫无准备的走了。我会在生的日子里年年祭奠你的英灵,在北京、在向西的方向撒上几杯酒,愿你早日归来,在你的祖国安息。
   (作者屠晓光,原系《光明日报》记者,曾与许杏虎一起上夜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