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回到妈妈身边来吧!

——郭桂琦痛悼女儿女婿

 

    昨日中午,在光明日报同仁的劝说下,朱颖的妈妈终于答应接受采访。本报记者与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栏目组的记者一起,走进了朱颖的家。

    朱颖的妈妈在我们面前抬起泪眼恳求着:“先拍拍他们的遗像吧,两个风华正茂的孩子啊,一个不到28,一个才31,一下子都没了……”

    朱家的客厅里摆起了许杏虎、朱颖的灵堂。朱颖的妹妹选了姐夫、姐姐生前的一张生活照作遗像,亲人们送的花篮把这“两个年轻人”围在花海中,他们的爸爸、妈妈、妹妹送的那个花篮挨得最近,低垂的鲜花仿佛在抚摸两张充满朝气的脸。

    北京时间5月8日清晨5时45分,北约的3枚导弹飞向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其中一枚从许杏虎、朱颖夫妇居住的房间穿入,直贯地下室,这对夫妇双双殉难。据报道,两人的脸虽经修补,仍然伤痕累累。

    人们从电视上看到,朱颖的父亲站在女儿女婿生前住过的房间里,捧着沾满他们鲜血的被子,恸哭失声。

    许杏虎和朱颖1996年9月28日结婚,那年11月2日,就在朱颖生日那天,朱母郭桂琦随丈夫赴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女儿和女婿到机场为她送行。

    “我怎么也没想到,那天是我见女儿、女婿最后一面啊!”泪水再一次模糊了她的视线,

    “虎子(许杏虎的小名)长得黑,不如颖颖长得好看,结婚那天我还跟他俩开玩笑,说他们得生儿子才能长得像妈妈。可是现在,他们连孩子也没有!我真想替他们带孩子啊!”朱母的话引得满屋的记者偷偷擦眼泪。

    “我就不明白,美国的孩子是孩子,中国的孩子就不是孩子吗?美国的妈妈是妈妈,中国的妈妈就不是妈妈吗?克林顿也有女儿啊,我要找他要回我的女儿!”母亲的悲愤像火山一样喷发。

    得知女儿女婿遇难的那天晚上,郭桂琦守在两人的遗像前哭了一夜,她不相信这是真的,家人不让她看报纸看电视。9日,丈夫朱福来随中国政府处理使馆被炸事件小组飞往南斯拉夫。临行前,郭桂琦还抱着一丝幻想,告诉丈夫:“要是两个孩子还有一口气,哪怕他们是断胳膊断腿,也给我抱回来。”10日凌晨3时许,朱福来从贝尔格莱德打来电话,郭桂琦的第一个反应是问:“颖颖(朱颖的小名)还有救吗?”朱福来在电话里哽咽着:“你怎么那么傻……”

    郭桂琦说,朱颖明年就可以休假了,她和虎子早就计划好了,回国后要买一辆8座的车,好带着一家人出去玩。朱母扳着指头算那8个人:颖颖家3口,她妹妹家3口,再加我和她爸两个。

    郭桂琦说,中国驻南大使馆疏散第一批工作人员回国的时候,朱颖放弃了,她本来可以作为第二批疏散对象回国的,可颖颖对她说:“我要是走了,谁给虎子做饭,谁给他开车?”她留了下来。

    9日,当郭桂琦与许杏虎远在江苏丹阳的姐姐通电话时,她哭了:“我的女儿和虎子一起走了,在天堂里,我的女儿还给虎子做饭。”

    从战争一开始,郭桂琦每天收集女儿女婿写的报道。她把虎子最后的一篇日记体报道“亲历炮火”挂在两人的遗像旁。

    经过两天撕心裂肺的痛楚后,曾当过大学老师的郭桂琦从昨天早上开始进食了。她要保存体力,等着两个远行的孩子回家……
 

                                                 (长江日报记者 周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