莹莹、虎子,我们想你们

    莹莹、虎子,你们爸爸今天就要带你们回家了,你们知道吗?
    5月8日中午,电视台午间半小时节目,头条新闻把我震惊了,小佳也从阳台冲进房间,劈头就问:“莹莹、虎子他们怎么啦?”
    好不容易打通了北京的电话,电话的那一头传来朱佳的哭声:你们失踪了!
    小佳一把抱住我,一遍又一遍不知是问我还是问她自己:“他们不会有事的,他们不会有事的,他们一定不会有事的......”
    你们去了哪里?让我们好牵挂呀!
    我有一种不祥的感觉。我知道三枚美制精确制导武器从不同角度射向同一目标意味着什么。美国和北约这一次向你们也是向全中国人举起了屠刀。
    我安慰小佳,可能你们深夜外出采访,或许你们去了老房东家,也许......
可是我们怎么也不愿意相信,罪恶的美国北约的导弹,已经使你们成了在多瑙河上游荡的冤魂。
    莹莹、虎子,你们爸爸今天就要带你们回家了,你们知道吗?
    莹莹、虎子,你们害怕吗?
    3月24日美国和北约野蛮轰炸南联盟后,我们心急如焚,一周以后收到你们的电子邮件我们才稍感放心。每一次给你们发电子邮件,总要提醒你们保重身体,注意安全。你们总是那么乐观。看着你们在战地废墟冒死采访的照片和光明日报的《亲历炮火》,我们知道,其实你们已经将生死置于度外了。我还知道,中国人从来不会在强权面前低头的,而你们正是其中最优秀的儿女。
    记得虎子写过一篇电讯《多瑙河不要为我哭泣》,如今,兰色的多瑙河依旧流淌,那不是在为你们哭泣,那是亿万中国人呐喊的声音,莹莹、虎子,你们听得见吗?
    晚上,我打开电脑,一遍又一遍地开启我的电子信箱,我明明知道这个只有你们知道的邮箱再也收不到邮件了,还是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去做,仿佛这样能让你们重新回来,与我们交流谈心。
    从这个邮箱我们发去过问候和牵挂,也收到过你们从遥远的贝尔格莱德送来的祝福。今天我们又发去了对你们的怀念和对美国北约的愤怒,莹莹、虎子,你们还能够读到吗?
    记得去年的今天,你们跟我们一起在于山上漫步,在五一广场、温泉公园徜徉,还记得温泉公园的和平鸽吗?那一羽羽白鸽争着要栖上你们的手,你们怎么也不忍心把他们赶走,可美国和北约为什么就残忍地把全世界人民宝贵的和平赶走,把你们青春的生命残酷地剥夺呢?
    这些天夜里,小佳躺在床上,一次又一次叫着你们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地给我讲你们的童年往事,莹莹、虎子,你们能够听到吗?
    一年前,烟雨蒙蒙的福州城里,我目送你们乘坐的大巴离去,竟不料这成了永别。我怎么也忘不了你们说过,四年以后还要到福州来,来看看儿时的亲密伙伴,来看看福州的变化,再看看慕名已久的武夷......莹莹、虎子,到时你们还来吗?
    莹莹、虎子,你们爸爸今天就要带你们回家了。你们千万要记着回家的路呀!
    回来吧,莹莹、虎子,我们想你们......

                                                   刘义 陈佳
                                                   99.5.12福州
                                           tender@public.fz.fj.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