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请允许我们这样称呼您

zengxiao_7@163.net
光明日报的有关负责人:
    你们好!我们是新疆大学的学生,这几天收看了各方面的报道,我们为发生这样的灾难而深感悲哀和义愤,我们理解朱颖父亲的无法抑制的悲痛,我们给他写了这封信,想告诉他我们都是他的儿女。然而由于我们无法和他直接取得联系,希望通过你们把这封信代交给他。谢谢!

爸爸:
    请允许我们这样称呼您。
    您还好吗?今天您就从苦难的南斯拉夫回国了,我们多想在北京的机场轻扶您年老的身体走下舷梯,多想用我们的双手理顺您零乱的头发,多想用我们的手帕为您轻擦脸上的泪珠。您哭吧!作为一个悲痛的父亲,请趴在我们的肩头哭吧!
    几天以来,我们这些边城大学生同你一样生活在极度的悲哀和义愤之中。大使馆被炸的消息传来后,我们气愤,我们抗议;吕岩松关于亲历大使馆被炸的报道播出后,我们潸然泪下;尤其当您声俱泪下地向克林顿要求女儿女婿的生存权时,我们的心灵为之震颤!
    您作为父亲,为国家培养出英雄的记者,您是伟大的;您作为父亲,被剥夺了平等的爱,却是世上最大的不平等!我们无法想象,克林顿怎么能够在戕害了别人的女儿之后,仍安然地与自己的女儿共同生活,任何一个热爱民主,自由的人怎么能够忍受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倏然而逝所带来的椎心之痛?然而,我们只能以平凡的儿女之心体会您的悲切之情,深挚地向您道一句:爸爸,保重啊!
    我们是一群即将成为记者的大学生。当我们再读那一篇篇英雄记者生前的遗作时,那些年轻的面容便展现在我们面前,他们将不能满怀孝心地去看您了,也没有来自外国的录像带寄给姥姥了。可是,您还有我们,还有我们这些儿女发自内心的关切!许杏虎哥哥和朱颖姐姐走了,可是您还有我们,我们会拿起自己的笔,继续为人权,为正义而战,不断谴责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的霸权主义和侵略行径。
    父亲,英雄记者的父亲,让我们深深地叫您一声“爸爸”好吗?我们为有您这样的爸爸而骄傲!父亲,请您保重身体,我们要您亲眼目睹我们的胜利,我们只有以此来尽我们的孝道,以此来告慰一个哀痛的父亲。
    父亲,让我们终生叫您:爸爸。
                                             此致
敬礼
                                                       您的儿女
                                           新疆大学中文系新闻97全体同学
                                                      1999.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