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  贼  诗

applo.k@263.net
光明日报的同志们:
    你们好!
    我是华中理工大学的一名本科生,巨大的哀痛和愤怒促使我写下
这封信,请接受我对烈士的哀悼。
    我是在5月8日下午在网上得知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的无耻暴行的;
随后参加了8日晚至9日晨学生自发的游行示威(我们从位于武昌关山口
的学校步行至位于汉口新世界大厦的法国领事馆)和9日白天学校组
织的游行示威,这几天一直在关注着事态的发展;北约的残酷无耻让
我义愤填膺,终于写下了这首小诗,表达我对战争罪犯的痛恨和对烈
士的哀悼;也许它并不能算是优秀的篇章,但它是我的一颗中国心发
出的最强音!
    昨天在电视上看到了烈士骨灰运回北京的报道,烈士亲属的哭诉
让人心碎!同时对烈士深深的敬意在我心中升起。我理解你们的
悲痛和愤怒,在此谨向贵社所有坚持战斗在工作岗位上的新闻工作者
表达我最崇高的敬意!
    这个世界需要你们,需要你们来揭露暴行、呼唤和平!我期待着
看到美好的明天——正义得到伸张,战犯受到严惩,我们中华民族强
大的屹立在世界的东方!
    这一切都需要所有正义的声音的呼喊!

    此致
敬礼!
                      讨  贼  诗
                     ——气愤难平
                         沙漏
                     (99/05/12)
 
           无端轰炸悍相欺,   华夏同声讨蛮夷。
           英雄儿女英灵在,  不容狼子渎天理!
           北约从来无廉耻,  美帝不曾识礼仪。
           自恃强权充卫士,  蛮挥大棒纵战机。
           鼓吹“人权”践主权,  双重标准贯东西。
           悲夫南盟尸遍野,  炸弹“人权”暗天日。
           流氓政治行霸道,  强盗逻辑饰画皮。
           婊子强要立牌坊,  战犯冥顽放厥词。
           五枚导弹毁使馆,  犹敢开言称“误击”。
           索氏无言对记者,  自相矛盾贼谢伊。
           大谎弥天遮兽齿,  言辞闪烁露心虚。
           克氏“道歉”不认罪,  奥卿“遗憾”拒停袭。
           已临悬崖不思悔,  一意孤行学NAZI。
           环球谴责如潮起,  十九国中已离析。
           可怜老尚惊失色,  独倚木篱惧怒旗:
           “老克如此行下策,  我等度日如人质。”
           外电瞒天欲过海,  沆瀣一气反华急。
           “铁嘴”当众行蛊惑,  大使严辞斥谬题。
           自作聪明穷算计,  肚肠早为世人悉。
           十二亿人齐声吼:  “中华民族不可欺!”
           有理有节更有利,  岂能中计为间离?
           中华泱泱千年史,  历尽磨难不惧死。
           自尊自信图自强,  民族团结斗志齐。
           政府已然明立场,  人民坚决不姑息。
           正义必然胜邪恶,  强权岂能压公理?
           强盗古无葬身地,  多行不义必自毙!
           四项要求指明路,  快快识相把头低。
           巨龙觉醒腾东土,  尔辈纸虎岂能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