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灭的梦

    又一个梦破灭了。
    这个梦的破灭不仅让我伤心,还让我感到忧虑。
    那是我的美国之梦。
    辽阔的土地上住着一群睿智富足的人民,那是我梦想的国度--美国。这个梦做了十几年,似乎从我十几岁读高中时候就开始做起,到上大学、就业、下海经商,从未间断过。
    其实这仅仅只是一个梦,我并不敢奢望自己能到美国去。十二亿中国人中也仅有万分之几的人有机会搬过去安家,而且一个黄种人在那里还容易遭到歧视。或许我只能怪自己不够幸运,出生地点不理想,又不是金发碧眼,但我还是为那里的人民祝福,并把它作为梦中的理想国家。
    但是今天我的梦破灭了,从五月八日美国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之后,我盯着美国的表现看了四天,一九九九年五月十二日,终于看清楚这个我曾经作为老师和朋友的国家,却原来是一个骗子和无赖,能做出世人所不齿的事来。我的梦随即破灭。
    让我的梦破灭的,还不仅仅是射向中国大使馆的五枚导弹。
    我相信每个人的一生都会犯一些错误。一个政党,一个国家也是如此。
    有些错可以谅解,有些错则难以原谅;一个好人偶尔犯错容易得到谅解,一个坏人犯的错容易受到谴责,而一个装做好人却一有机会便干坏事的人,我不知道如何才能原谅他。
    十年前的此时,在北京读大学的我是完全信赖这个梦幻般的国度的。那时侯美国十分关心中国的事,我甚至很有些感激之情,就像一个人在迷途中遇到一个好心的指路人一样。我记得那年六月二日我与一位参与学潮的同学谈论天安门形势之后还共同认为,不管怎样,美国是为着中国好的。而此后不久,我发现从美国传来的声音(American voice 美国之音)绝大多数都是假的、反的或者“未经证实的消息”。我想这或许就像好心的指路人为了让我有信心走出困境,故意隐瞒前面有荆棘丛,却谎称那只是一片绿草地一样。我知道那荒野之中的障碍不可能是绿草地,所以不敢信他的话,但我仍然相信他的好心,全未警惕他可能只是为了向我推销小麦和柑橘之类的东西或者甚至是企图抢劫。
    我常听到他们维护“美国的利益”的坚决的声音,开始有点疑惑但似乎立即就能理解了,一个人首先考虑自己的问题和需要有什么不正常呢?我也看到了美国与各国打交道时当仁不让的作风,也只觉得那是它缺少一种让人信赖的君子风格罢了。
    而从中国进入关贸总协定和世界贸易组织的谈判中,我才看清,我所遇到的指路人,却原来是一个挡路人。
    我与之分道扬镳,但仍然慨叹他头脑灵活,生财有方。我只需要警惕自己的钱别被他不明不白赚走就行了。
    然后他开始为难我这个荒漠中的行路人了。我们想主办奥运会,向世界展示我们古老的文化和崭新的形象,他明里暗里都捣鬼,致使我们申办失败。向台湾销售武器,暗中支持台独制造我们两岸紧张关系;我们的远洋货轮航行在大洋上,被他指称私运化学武器材料强行检查,违禁品未查到,既不公开道歉问题又不了了之。而他们其实完全没有权利来检查。每年都指责我们买卖武器而他们自己每年的武器交易都是我们的几十倍以上,并且比哪个国家都多。最近还以“莫须有”的罪名指控我窃其机密文件。
    现在,居然用五枚导弹轰炸我驻南使馆,残忍杀害我同胞。
    开始,我真不相信这会是美国干的。
    但真的是美国干的,事后美国已经坦率承认,是他们干的。
    美国为什么要炸中国大使馆?他为什么敢炸中国大使馆?他们的动机是什么?
    他们说那不是机械故障,也不是投弹手出错,投弹手准确地完成了他们所布置的轰炸任务,错只错在那些平时工作认真细致,不容许出差错的情报人员错用了一份几年以前的旧地图,旧地图上该轰炸点不是中国大使馆。
    美国掌握着许多最新最准确最详细的地图,但他们就是用一份几年前的旧地图确定了这次轰炸目标。他们的很多情报人员还到中国大使馆作过客,但在他们将中国大使馆列为轰炸目标时却都忘了中国大使馆在那儿。
    呜呼,强盗的逻辑!
    这果真只是强盗的逻辑吗?强盗的逻辑也是一种逻辑,多少能蒙住几个人;而这样的逻辑恐怕算不上逻辑,因为谁也不会真去相信它。
    中国人啊,其实这是美国人对咱们的羞辱!
    美国想羞辱咱已不是一日两日的事了。
    阻止咱们申办奥运是一次羞辱(想一想我们当时是多么伤心失望);强行登船检查我银河号货轮是一次羞辱(轮船是我们流动的国土,他们想查就查,查不到违禁品也不公开道歉);最近指责我们窃他机密文件更是一次羞辱。
    这次炸咱们的大使馆的动机同样是为了羞辱中国。只是没想到这次他恐怕将自取其辱。
    美国人以为他们了解中国,其实他们不了解。我们常建议他们多了解中国,上个月朱总理过去访问时也劝他们对中国多了解一些。但狂妄和盲目的自信占据了他们的头脑,以至有时失去理性而显出其丧心病狂的另一面来。
    这十年美国传媒一直在对中国尤其是中国政府进行妖魔化的诽谤宣传。纳粹的宣传部长戈培尔曾说: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了真理。世界上的很多事情从不同角度观察本来就见仁见智有不同甚至相对立的结果,而美国则常常从其私利或某种偏狭的角度歪曲中国政府的政策。即便是一些必要的,并且为绝大多数中国人所赞成的国内政策,如人口政策,美国也能寻找并夸大其实施中的个别副作用,从而否定其整个政策以丑化我政府和国民形象。
    而问题是把中国政府描绘成妖魔鬼怪进行丑化宣传久了,他们自己也认为这是真理了。中国政府成了他们漫画中的妖魔鬼怪,他们自己相对而言则变得高尚正义起来,飘飘然成了高尚正义的化身。自己什么都好,什么都有道理,什么都是对的,其他国家应顺从自己,并接受自己的价值观,就连国际法也都得服从他国内的法律。殊不知人类思想的多样性包括价值观的多样性正是人类最宝贵的财富之一。中国政府和人民不愿接受他的某些价值观,并坚持自己对国际国内一些问题的立场,在他们看来就更是大逆不道了,因此要找个机会狠狠地羞辱和教训一下中国。
    美国的军事技术和装备水平远远超过中国,又有强大的经济作后盾,中国人口虽多,但离美国本土甚远,似乎难以对其构成直接军事威胁,所以打击中国一次,中国必定无法还手。
    南斯拉夫是个下手的好地方,美国掌握着北约,打着维护人权的幌子,公然违背国际法,武力干涉南斯拉夫内政,侵犯南斯拉夫主权,正在南斯拉夫上空肆意轰炸。中国驻南使馆正处在其导弹射程之内,顺手牵羊轰炸中国大使馆便成了他们的如意算盘,而且机会难得,不打白不打,打了再说话。如果有人谴责,可称炸偏了,或者炸错了,或者干脆没有原因更好:不知怎么就把中国大使馆炸了,这样最能羞辱中国人。
    轰炸之后发生的事情也正是如此,首先有个北约官员公开随口称炸偏了,此后又有发言人轻佻得意地说没有炸偏,最后统一口径说是因为美国中央情报局采用了一份几年以前的旧地图确定的这次轰炸目标,没想到中国大使馆正是该目标。
    看来他们完全没有准备好应付舆论的答辞,或者根本上就认为不需要有应付舆论的答辞,越荒唐无赖越能羞辱中国人。旧地图之说也就是他们能找到的最荒唐最无赖的答辞。
任何一个到陌生地区旅行的人都知道应找一份该地最新的地图作参照,可是美国那么多的飞机卫星盯着一个狭小的地区,数千个认真的美国情报人员在制作和核对地图,还有很多情报人员曾经到中国大使馆作过客,但在轰炸中国大使馆的计划中他们就是用了一份旧地图。而且还是七年前的。
    反正荒唐不荒唐无所谓,或者干脆越荒唐越好。
    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羞辱中国人,越荒唐越能羞辱中国人。
    但是他们偏狭的头脑想错了,他们的如意算盘也将会落空。
    他们以为经过十年的妖魔化宣传,中国政府在国内国际上就没有威信了,中国政府的抗议就没人听了。
    他们以为银河号货轮事件中,中国政府和民众的忍让是因为中国人没有骨气了。
    他们以为中国人在钓鱼岛冲突和印尼排华暴行中表现克制态度是因为他们没有血性了。
    所以中国人容易打击、好欺负、能羞辱。
    错了!
    他不懂那是一个大国的气度使然!
    他不懂中国人对一百多年屈辱历史的感受,中国人最不能容忍的是帝国主义列强的欺辱!
    中国现政府是代表大多数中国人民意志的唯一合法政府。不管国民对政府工作有无意见,那都是中国人自己商量解决的事情。而一旦遭遇帝国主义列强的欺辱,再大的分歧他们必然都能立刻抛开,团结对外!
    看不见吗,全国各地,包括台湾、香港、澳门的所有中国人,还有旅居海外各国的华人,都在游行示威,抗议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暴行。
    还有许多其他国家也在谴责美国暴行,有的国家敢怒而不敢言,但没有一个国家公开支持美国的暴行。
    所以我说美国过于自信,不了解中国,又听不进劝告,结果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我的梦之所以彻底破灭,是因为我所理想的国家,今天却如此愚昧偏执、持强凌弱、蛮横无理,并且毫无悔意。对中国犯了罪却不承担责任,借口拙劣的谎言,还继续羞辱和威胁中国人。不信你问任何一个人,有谁相信他是地图搞错了,或者问问美国总统和那位慈母般模样的国务卿,他们敢把手按在《圣经》上,向中国人民、美国人民和全世界发誓,说轰炸中国大使馆是因为无意中错用了一份几年以前的南斯拉夫旧地图吗?
    这件事远远没有结束,或许经过几十年也不会结束,但美国在这个事件上是得不偿失的,因为他们已经在道义上失败,在世界面前自取其辱。
    中国政府和人民团结起来,万众一心,已经取得了道义上的胜利。并且揭穿了美国伪善面具下面的残暴面目。这个曾被许多中国人看作是老师和朋友的指路人,此刻竟是一个无赖和骗子。
    二十世纪即将过去,新的千年即将到来。一个霸道无赖的国家正在取得世界的领导权,是我梦幻破灭之后无法消除的忧虑,未来的世纪如何才能不受其害!
    只要人类不自我毁灭,未来的路将很漫长。美国人在走向未来,中国与世界人民也在走向未来。
    希望未来的人别做我那单纯的梦。

作者:欧阳桦
地址:武汉市量子化工有限公司,武汉市桥口区罗家墩三院路4号
Email:mecc@public.wh.hb.cn
Tel:137-7155745
Fax:027-838586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