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海河的女儿——访朱颖父母朱福来郭桂琦

  5月16日上午,北京西郊一座普通高层居民楼,朱颖家中。
  两个年轻的身姿相依在大海边,两张年轻的面孔洋溢着笑容。鲜花丛中的照片上容纳了青春的所有色彩,只是时间永远凝固在了一点:5月8日的贝尔格莱德。
  朱福来、郭桂琦这对英雄的父母从此失去了可爱的女儿,失去了优秀的女婿。泪水挂在他们脸上,悲愤埋在他们心底。但坚强的他们相信,颖颖和虎子的英灵能够听见:

                        孩子,我们想你!

  一位外地打工仔送来了一只花篮。他是附近的裁缝,曾给爱笑的朱颖做过漂亮的衣服;
  一位原本不相识的邻居来了。他是跟随买早点的朱福来到了家里,要看看为正义与和平献身的英雄伉俪;
  一位朱颖的同学特地从福州赶到了北京。她是朱颖从小到大的好友,她说自己至今为止最好的两幅照片是朱颖的杰作;
  一位北京的新闻工作者送来了一本厚厚的剪报,上面贴满了细心的他能够收集到的所有报纸上关于朱颖和许杏虎的报道;
  凤凰卫视的杨澜来了,她手捧鲜花,满含热泪带来了香港同胞的问候与敬意;
    《东方之子》节目组来了,他们要让天下所有的父母儿女知道这对坚强的父母是如何养育了英雄的女儿。
  英灵已逝,长歌当哭。
  我们深深鞠躬,向这对烈士夫妇的遗像致以无限的崇敬与哀思。
  当朱颖的父母得知我们一大早从天津赶来,含着热泪紧紧握着每个人的手,不断地说:我们一家与天津有深厚的感情,尤其是朱颖,她是天津出生的,又是在天津上的大学,每年过年及寒暑假都在天津度过,可以说她是海河的女儿。

                      妈妈不相信这是真的

  5月8日,朱颖的母亲郭桂琦正在天津守护年近八旬的老母亲。一早接到了爱
人朱福来的电话:“姥姥怎么样了?你快回来!”郭桂琦一惊,忙问:“出什么事
了?”“孩子出事了,大使馆出事了。”朱福来的音调都变了。郭桂琦镇定地思
索:大使馆绝对安全,北约的导弹不可能炸到我们中国使馆。一旁正在输液的老
母亲似乎看出有事,忙问:“孩子们怎么了?”这时郭桂琦又听到电话铃声,这
是一位在日本工作的好友打来的长途,只听对方哽咽地说:“你可要挺住啊,虎
子遇难了。”“颖颖呢?”郭桂琦忙问。“虎子出事了,颖颖是和他在一起啊,
你可要保重啊!”
    此时,郭桂琦仍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在姐妹们的劝说下,郭桂琦匆忙赶回
北京家中。回到家一看,丈夫朱福来正呆呆地坐在电话机旁边,眼睛愣愣地,一
言不发。郭桂琦抄起电话打到外交部……当一切证明是真的之后,郭桂琦失声痛哭起来,她万万没有想到,最安全的地方竟然遭到了导弹的袭击!
  三年前,她赴日工作,女儿去飞机场为她送行,那一次竟成了与女儿的诀别。在北约开始轰炸贝尔格莱德的时候,女儿曾打来电话说:“我要留下来,不然我走了,虎子怎么办,谁来照顾他。”当时,作为母亲的郭桂琦是多么希望女儿能回来啊,可是她始终没有说,她不能拉女儿的后腿啊。她只是在电话里叮嘱女儿:“保重,注意安全!”可谁想到,这竟成了和女儿说的最后一句话。
  此时的郭桂琦出奇地镇静,不知怎的,她总觉得这不是真的。甚至当丈夫接到去贝尔格莱德处理女儿女婿后事的通知时,她还是希望出现奇迹。她找出一块绿色丝绸,那是她在国外为漂亮的女儿买的,她估摸着女儿的身材,裁剪出一件坎肩和一条A字裙,她知道这是女儿最喜欢的款式。真丝面料用缝纫机不好做,她就一针针、一线线地用手缝。接着她找出女婿虎子的一件衬衣。她握着丈夫的手,泣不成声地“命令”:不管那里怎样,你都要给孩子洗干净,换上这些衣服。你回来时,要喊着两个孩子的名字,这样他们才会回到家,回到妈妈这,妈妈的怀抱最安全……
  送走丈夫,郭桂琦一直静静地守候在电话机旁。她多么盼望听到丈夫的声音,听到丈夫告诉她:见到颖颖和虎子了,他们还活着,活着……

                  姐姐,我也要入党

     朱颖的妹妹朱佳是一个透着文静与睿智的22岁女孩,目前正在北京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攻读工商行政管理专业。连日来,她沉浸在对姐姐和姐夫无尽的思念之中。昨天我们到她家里采访时,她正把自己紧紧关在姐姐曾经住过的那间小屋里。我们过去和她交谈,发现她正在写一份“入党申请书”:“姐姐姐夫是我的榜样,我为有这样的姐姐而自豪。如果问我最想对姐姐说些什么,那就是:我也要入党,要做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
  懂事的朱佳还对我们说:“爸爸妈妈十分疼爱我们姐妹俩。他们说,姐姐是左膀,我是右臂。我和姐姐都十分孝敬父母,姐姐不止一次地说过,一定要尽孝心,让老爸老妈有个幸福的晚年。姐姐这么说,也是这么做的。爸爸妈妈的衣服、鞋都是姐姐张罗给买的,妈妈身体略胖,买成衣不合适,姐姐总是拉着妈妈买来衣料,陪着妈妈去做衣服,妈妈的衣服几乎都是姐姐给设计的。现在姐姐不在了,照顾父母、孝敬父母的责任落在我身上,我一定让姐姐放心。”朱佳哽咽着说不下去了,她的眼泪夺眶而出,她一头扑倒在姐姐睡过的那张小床上,紧紧搂着床上一只丝绒做的小猪。姐姐是属猪的,那是姐姐过生日时,她送给姐姐的生日礼物。亲爱的姐姐,你说过要把这只小猪带到贝尔格莱德,你还答应在我生日时,送我一只小龙,姐姐啊,姐姐,你是我最好的姐姐……

                   “永远做和平使者”

  朱颖的家,是一个有色彩的家,三间不大的房间里摆放着许多造型独特的工艺品:色彩斑斓的陶瓷花瓶,花瓶里插着紫色的干花“勿忘我”;一只神气活现的小鹿;一个绣着各种小动物的布贴袋;冰箱、书柜甚至是门把手上都贴满了各种颜色的小装饰。朱颖的父母介绍说,这都是朱颖亲手做的,那花瓶、那小鹿都
是女儿的得意之作。正因为有了这么爱美、爱生活的女儿,这个家才显得无比温馨。记得从朱颖上幼儿园起,就懂得爱美,她每次演出,都让妈妈给化妆,妈妈也总是把女儿打扮得最漂亮。长大后的朱颖,更是懂得生活,她每次上街或是外出回来,总是要给家里买个小小的装饰物,就连家里最简单不过的餐巾纸盒,她也要买一个漂亮的布外套给它罩上。
  如今,可爱的女儿去了,这些小物件成了对女儿永恒的纪念。然而,最珍贵的还有女儿临去贝尔格莱德时留给父母和妹妹的那句话,那句会让全世界所有爱好和平的人怦然心动的话———我渴望生活,热爱生活,永远做一名维护世界和平的使者。

            他们永远工作在贝尔格莱德

  朱福来郭桂琦夫妇在接受我们采访时,时不时抬头看看鲜花丛中的照片,那里有他们永远微笑着的女儿和女婿。郭桂琦指着滴着水珠的鲜花对我们说:“我每天有时间就要给这些花洒水,到天黑了就点上蜡烛。
   每天早上,我都会对着他俩的照片说:‘孩子,妈妈想你们!’因为早上是最安静的时间,我想他们会听得到。”
  在采访快要结束时,郭桂琦想起了什么,她走到电话机旁,按下了免提键:“你好,这是××电话,主人不在,请您听到提示音后留言或发传真。”———甜美、纯正的普通话,这是朱颖留在世上的声音!我们全体不禁潸然泪下!
  “这是女儿录下的,我们永远不会抹去。”朱福来郭桂琦流着泪说。
  郭桂琦说:“好朋友给我打来电话,说我失去了一个女儿,还有一个。我说不对,我觉得我们永远有两个孩子,永远还有个叫虎子的女婿。我们相信他们还在贝尔格莱德采访,永远在那里工作……”
  告别时,郭桂琦托我们转告天津的亲朋好友:“你们放心,我们挺得住,我们要健康、愉快地生活工作下去。万一瞒不住,让颖颖的姥姥知道了,就冷静地告诉她老人家:孩子是为和平与正义、为祖国的利益牺牲的,他们死得值得。”

                                            天津日报记者 魏月蘅 李新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