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本页位置 > 光明网
著名作家严文井逝世

  本报北京7月20日电(记者 韩小蕙)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中国现当代文学著名作家、文学评论家、编辑出版家,中国作家协会顾问,人民文学出版社原社长、总编辑、党委书记严文井同志因病于今日凌晨4时30分在北京协和医院逝世,享年90岁。

  严文井同志1915年生于武昌,早年就读湖北省省立高级中学时就开始发表作品。1938年奔赴延安,同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走上献身中国人民革命事业的道路。1951年春奉调北京,任中共中央宣传部文艺处副处长。自1952年起,先后任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协会代理秘书长,作协党组副书记、书记处书记,《人民文学》杂志副主编、主编,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总编辑,直至1983年离职休息。

  作为一位著名作家,严文井同志创作的《蚯蚓和蜜蜂的故事》、《小溪流的歌》、《下次开船港》等优秀儿童文学作品,曾多次获奖,被改编为电影、电视剧、美术片和连环图画,滋养了我国的几代儿童。《严文井散文集》曾获“新时期全国优秀散文(集)奖”。

  在长达70年的革命生涯中,严文井同志始终忠诚于党和人民。无论在什么工作岗位上,他都不计个人名利地位,求真务实,廉洁奉公,虚己待人,奖掖后进,团结广大文学工作者,始终不渝地为我国文学及出版事业作出了杰出的贡献,赢得了文学界、出版界和文化界人士的广泛尊敬。

                                  来源:光明日报 

个人生平

  严文井,原名严文锦,湖北武昌人人,著名童话作家。1915年出生,1934年毕业于湖北省立高中后,到北京图书馆任职,开始使用“严文井”的笔名。1938年抗日战争期间到延安,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9年开始在鲁迅艺术学院文学系任教。1945年至1951年任《东北日报》副总编兼副刊部主任。后到北京任中共中央宣传部即“中宣部”文艺处副处长。1953年以后,历任中国作家协会党组副书记、书记处书记,《人民文学》主编,作家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亚非作家委员会中国委员会副主席、全国儿童委员会副主任等职。

代表作品
  严文井在高中二年级时开始文学创作。第一次写童话是到了延安两年之后。在延安时期,写了《南南和胡子伯伯》、《大雁和鸭子》、《皇帝说的话》、《希望和奴隶们》等童话。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严文井创作了童话《丁丁的一次奇怪的旅行》、《蚯蚓和蜜蜂的故事》、《唐小西在“下次开船港”》、《小溪流的歌》、《我是不是个上了年纪的丙崽》、《浓烟和烟囱》、《习惯》、《飞蛾和台灯》、《啊,你盼望的那个原野》等童话和寓言。

  1976年文革结束后,他创作了《歌孩》、《沼泽里的故事》、《不泄气的猫姑娘》、《浮云》等童话。

  合集有《严文井散文选》《严文井近作》《严文井童话集》《严文井童话寓言集》等。

所获奖项
  《唐小西在“下次开船港”》曾被翻译成多种语言并获奖。
  《严文井散文选》获中国作家协会首届全国优秀散文杂文奖。
  严文井获第二次全国少年儿童文艺创作评奖荣誉奖。

严文井论读书

■如果一个人有了“知识”这样一个概念,并且认识了自己知识贫乏的现状,他就可能去寻求、靠近知识。相反,如果他认为自己什么都懂,他就会远离知识,在他自以为是在前进的时候,走着倒退的路。

■如果我在思考一个问题,长期得不到解答,我就去向古代的智者和当代的求索者求教,按照一个明显的目的,我打开了一本又一本书。

■有的书给了我许多启发,有的书令我失望。即使在那些令我失望的书面前,我还是感觉有收获。那就是:道路没有完毕,还得继续走下去。

■书籍对所有的人都是平等的。即使你没有上过任何学校,只要你愿意去求教,它们都不拒绝。

■我读过一点点书,最初是为了从里面寻找快乐和安慰,后来是为了从里面寻找苦恼和疑问。

■只要活着,我今后还要读一点点书,这是为了更深地认识我自己和我同辈人知识的贫乏。

■书籍,在所有动物里面,只有人这种动物才能制造出来。读书,人才更加像人。

 

严文井走了,谁来续写“童话”的诗

  著名童话大师严文井走了,永远地告别了他心爱的童话世界。中国的儿童文学界为失去这样一位泰斗级人物而处于一片悲恸之中。但凡读过严文井童话的人都知道,他的童话很有特色。在这么多年的创作中,他始终主张“诗意童话”,他曾经说过“童话就是诗”。“巨大的海洋唱着小小的溪流的歌,‘永远不休息,永远不休息!’;小溪流的歌就这样无尽无止,他的歌是永远唱不完的。”严文井的童话作品,大都具有浓厚的传奇色彩与浪漫气息,一如这首《小溪流的歌》,语言优美、纯净。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金波认为,现在写这种童话的作家不多了。严文井走了,谁来接过“童话爷爷”手中的笔,继续诗意而优美的童话创作呢?

    秦文君:我国儿童文学走得艰辛

    听到严文井去世的消息,秦文君觉得特别难过。她还特地找出了1941年时,严文井写的一个童话《南南和胡子伯伯》来读,觉得并不过时。隔了这么多年,依然觉得很有新意。秦文君认为,目前,中国儿童文学作家水准不是很整齐,有一大批有思想、有创造力的人在做这件事情,这些人通常都是很低调的。选择做一个儿童文学作家,其实,就选择了一条默默耕耘的路,所以,整个中国原创儿童文学的路走的还是很艰辛。与国外相比,中国的儿童文学起步较晚,积累的好作品还不多,不如国外那样丰富多彩。但写出原创一流的作品,是几代儿童文学作家的心愿。现在,儿童文学的发展受到了时尚、流行和娱乐的冲击,也受到了实用性阅读的冲击,这是对儿童文学作家的一种考验。这种客观环境,并不利于优秀作品的诞生。

    白冰:蹲下身子与孩子对话

    接力出版社总编辑,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白冰说:“严老对中国儿童文学创作具有巨大的贡献,是位泰斗级的人物。他的优秀作品和创作精神值得我们儿童文学创作者好好学习。”

    他认为,目前我们的儿童文学创作最缺乏的就是与儿童平等对话的能力。一个好的儿童文学作品,也必须蹲下身子,平等地与孩子对话,贴近少年儿童的生活,用一种开放的儿童观来看待儿童的本质。儿童的本质是一种独立健全的个体生命,所以要用儿童的心灵感觉世界,用儿童喜欢的表达方式进行创作。儿童文学作家要更深入地了解少儿现在的喜怒哀乐和现实。比如秦文君的《男生贾里》、《女生贾梅》还有杨红樱的《淘气包马小跳》系列,读了后都让小朋友感觉就是自己的同学身上发生的故事。

    梅子涵:千万不要用儿童文学来赚钱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梅子涵认为,严文井等老一辈儿童文学作家的优秀作品一直影响着后一代儿童文学作家的写作。在他的作品熏陶下,许多作家继续进行创作,从未间断。在文革后,儿童文学创作的人数和规模上都超过了文革前,但真正优秀的作品并不多。

    梅子涵特别指出,儿童文学创作要有一种“安静私密”的心境,而这是现在最为缺乏的。相比严老生活过的年代,现在的生活更丰富,诱惑更多,创作者写作时个人心境状态就不是很安定。现在有些中青年作家比较忙乱,缺少这种“安静私密”的素质,在物欲横流的社会中,深受诱惑。作为一个文学家,千万不要用儿童文学去挣钱,这样创作出来的作品必然会受影响。

    其次,儿童文学要当作艺术来创作,不求数量多而求质量精,发扬“5年写一本书,10年磨一把剑”的精神。有的童话创作者一天可以写一个作品,但写了半辈子甚至是一辈子,却没有一部作品被流传。严老的创作很优秀,但他的作品并不多。人们尊敬他是因为他是一位非巨产的作家却征服了无数儿童以及在童年读过他作品的成年人。他的人和作品将永远被怀念。 

                               记者徐颖 实习生张侃韫

                                   来源:新闻晨报   

    

[值班总编推荐] 且慢断言“转基因产品造福于民”

[值班总编推荐]

[值班总编推荐] 观察家谈美国中期选举:提不起兴致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