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尼克松遇上毛泽东

2017-02-17 10:58 来源:  我有话说
2017-02-17 10:58:49来源:作者:责任编辑:秦超

  当尼克松遇上毛泽东

当尼克松遇上毛泽东

  2月那天午后,周恩来带着毛泽东的指示前往钓鱼台,基辛格仍保有“几分镇定”(至少他的回忆录宣称如此),并询问周恩来几个关于当天晚宴的小细节。其实,这则消息令人雀跃无比,基辛格和尼克松都松了一口气。洛德回想起他们当时的反应:“这将对世界和中国人民传达一个清楚的讯息,即毛泽东个人支持这次访问,以及这件事在历史上的重要性。所以,这显然是则好消息,尽管这是较不正统的自由世界领导人的接触。”美国的保守派,早就对这趟中国行心生不快,中国人假使再羞辱他们的总统,更会让保守派人士怒火中烧,他们也会因而谴责尼克松自取其辱。

  基辛格急奔上楼去找尼克松,然后两人便坐上中方的轿车,连同周恩来、洛德和一名特勤局干员一起快速离去,给后边的人留下一片错愕。

  尼克松一行人走进门厅,那里放着一张乒乓球桌。毛泽东的医生用肢体向他们示意,指引他们走向主席的书斋。为避免主席再度失去耐性,毛泽东的医生站到门外焦急地等待。只有中方摄影师从旁记录了尼克松与毛泽东首度会面的历史性时刻。毛泽东在助手的搀扶之下,走向尼克松。毛泽东用双手握住尼克松的手好一会儿,亲切表达欢迎之意。摄影师用镜头真实地捕捉住了两人握手的画面。

  这场对话原定进行十五分钟,却持续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对话气氛融洽,时而穿插幽默诙谐的话语。毛泽东说话困难,美国人猜测毛泽东是患了中风。谈到一半,毛泽东突然伸出手来,握起尼克松的手约一分钟,尼克松满心愉快。“这是动人的时刻。”尼克松在日记里写道。尼克松以恭维毛泽东的好学开场:“主席真是饱读诗书。”尼克松表达了对毛泽东的文章、诗作的推崇。“我那些文章不算什么。”毛泽东说,“我写的东西不足为训。”尼克松坚称:“主席的文章推动了中国,改变了世界。”毛泽东则谦辞道:“我能改变的只是北京附近几个地方。”基辛格认为这席话,“无非是想要博取同情”。

  为了眼前这一刻,尼克松可是做足功课、有备而来,他使出浑身解数也要讨论中、美两国关系和国际局势的话题,但毛泽东却总是顾左右而言他。“这些问题不是在我这里讨论的问题。应该与总理讨论。我讨论哲学问题。”尼克松又有意把话题引向朝鲜半岛、越南、台湾等左右中美关系的议题,毛泽东则给了软钉子:“你讲的那些烦人的问题,我没有多大兴趣。”对于台湾,毛泽东仅仅提到“我们共同的老朋友”蒋介石,不赞成他与尼克松的会晤。毛泽东还提到一个中国人常提的主题,即中国从来不是侵略者。他有针对性地对尼克松说:“贵国应撤离若干部队回到贵国国土,我国就没有派兵海外。”

  这两个人还一同挖苦基辛格。毛泽东问道:“那请他(基辛格)担任今天的主讲人如何?”这位哲学博士应该可以来谈谈哲学问题。尼克松插嘴说基辛格是“有脑筋的博士”。“我们不能唱独角戏。如果不让基辛格博士讲讲话那可不成。你访中国访出名了。”基辛格回答他只是执行总统定下的计划指示时,尼克松形容基辛格真是个“聪明的幕僚”,此言一出,引来毛、周两人一阵笑声。

  一小时过去了,周恩来看看手表,尼克松把握这最后的机会与毛泽东谈论重大议题。尼克松说,无论中国或美国都无意称霸世界,或染指对方的领土。因此,我们“仍可以找到共同点,建构一个世界架构,双方均可按照自己的方式,在自己的路线上发展自己”。尼克松附带强调,“其他国家”可不一定能做到如此。毛泽东只说中国不会威胁日本或韩国,然后就转向周恩来。“你认为我们今天讨论的够多了吗?”

  会谈结束前,尼克松又赶紧讲几句感性的话。他说,毛泽东冒了极大的风险邀请他访问中国。他同时指出,对美国人而言,这也是很困难的决定。主席是一个有先见之明的人。诚如毛泽东自己所写,“只争朝夕”。尼克松希望毛泽东知道,他是个言而有信的人--而且不仅如此。“以后你就会知道,我从不说些做不到的事,而且我总是做的比说的多。”毛泽东指着基辛格,不明就理地重复说道:“只争朝夕。”毛泽东承认,虽然他自己总是嚷嚷着要打倒反动势力,建立社会主义,不过他真心希望尼克松不会被推翻。毛泽东的最后一段话同样令人费解:“双方能够好好交谈就不错了,即使未达成任何协议也无所谓,因为持续对峙对我们有何好处?谈判为何一定要有结果?若我们第一次失败,就会有人说,为什么我们无法一次就成功?唯一的理由是我们路子走错了,要是我们第二次成功了,他们就没话说了。” 

[责任编辑:秦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