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朋党史

2017-02-20 11:19 来源: 
2017-02-20 11:19:47来源:作者:责任编辑:秦超

中国朋党史

  中国朋党史

  一、君子有党论

  统治阶级内部“君子”、“小人”并存,各自有党,互不相容,这是北宋时期党争的一个重要论点。北宋以前,所谓“君子”有党的观点是不存在的。孔子说:“君子矜而不争,群而不党”,《论语·卫灵公》。“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论语·为政》。撇开《论语》对后世影响不谈,至少可以证明,先秦时代是不承认“君子”有党的。西汉末,刘向上书元帝云:“昔孔子与颜渊、子贡更相称誉,不为朋党;禹、稷与皋陶传相汲引,不为比周。何则?忠于为国,无邪心也。故贤人在上位,则引其类而聚之于朝。”《汉书》卷36《刘向传》。这里,刘向认为正人君子,是“忠于为国”,不结朋党的。范晔为东汉末年的“党人”作《党锢列传》,亦认为他们仅因“清心忌恶”而“终陷党议”,《后汉书》卷67《党锢列传序》。并不曾将其作为朋党看待。唐代后期,统治阶级内部矛盾极其尖锐,自唐文宗至唐宣宗垂四十年间,牛李两党进行着你死我活的博弈,官僚士大夫或惧“朋党”之名而避之,或以“朋党”为罪名冠之于政敌头上。李党党魁李德裕并不承认自己结党,他大言不惭地说:“治平之世,教化兴行,群臣和于朝,百姓和于野,人自砥砺,无所是非,天下焉有朋党哉!今之朋党者,皆依倚倖臣,诬陷君子,鼓天下之动以养交游,窃儒家之术以资大盗。”《全唐文》卷709。稍前于李德裕的李绛,亦认为只有“小人”才有党,而“朋党”之名是被“小人”用来“谮毁贤良”的。参见《全唐文》卷645。

  北宋则不然,一些官僚士大夫批驳了以前的朋党观,提出了不仅“小人”有党,“君子”亦有党这一惊世骇俗的全新见解。最早撰文阐明这个观点的是宋初的王禹偁,他在直史馆时所作的《朋党论》中说:“夫朋党之来远矣,自尧舜时有之,八元八凯,君子之党也,四凶族,小人之党也,惟尧以德充化臻,使不害政,故两存之。惟舜以彰善明恶,虑其乱教,故两辨之。由兹而下,君子常不胜于小人,是以理少而乱多也。夫君子直,小人谀,谀则顺旨,直则逆耳;人君恶逆而好顺,故小人道长,君子道消也。”《小畜集》卷15。不过,王禹偁的朋党观在理论上还比较薄弱,一些重大问题诸如何为“君子”之党,何为“小人”之党,其本质区别是什么,又该如何对待,王禹偁均未作出回答。北宋中叶以后,不少士大夫在理论上对这些问题作了进一步的阐述,而诸说之中,当以欧阳修在庆历年间所撰的《朋党论》影响最大,流传最广,理论色彩也最浓,全文如下:

  臣闻朋党之说,自古有之,惟幸人君辨其君子小人而已。大凡君子与君子,以同道为朋,小人与小人,以同利为朋,此自然之理也。

  然臣谓小人无朋,惟君子则有之。其故何哉?小人所好者禄利也,所贪者财货也,当其同利之时,暂相党引以为朋者,伪也;及其见利而争先,或利尽而交疏,则反相贼害;虽其兄弟亲戚,不能相保。故臣谓小人无朋,其暂为朋者,伪也。君子则不然,所守者道义,所行者忠信,所惜者名节,以之修身,则同道而相益;以之事国,则同心而共济。终始如一,此君子之朋也。故为人君者,但当退小人之伪朋,用君子之真朋,则天下治矣。

  尧之时,小人共工、驩兜等四人为一朋,君子八元、八恺十六人为一朋。舜佐尧,退四凶小人之朋,而进元、恺君子之朋,尧之天下大治。及舜自为天子,而皋、夔、稷,契等二十二人并列于朝,更相称美,更相推让,凡二十二人为一朋,而舜皆用之,天下亦大治。

  《书》曰:“纣有臣亿万,惟亿万心;周有臣三千,惟一心。”纣之时,亿万人各异心,可谓不为朋矣,然纣以亡国。周武王之臣三千人为一大朋,而周用以兴。

  后汉献帝时,尽取天下名臣囚禁之,目为党人。及黄巾贼起,汉室大乱,后方悔悟,尽解党人而释之,然已无救矣。唐之晚年,渐起朋党之论。及昭宗时,尽杀朝之名士,咸投之黄河,曰:“此辈清流,可投浊流。”而唐遂亡矣。

  夫前世之主,能使人人异心不为朋,莫如纣,能禁绝善人为朋,莫如汉献帝;能诛戮清流之朋,莫如唐昭宗之世;然皆乱亡其国。更相称美推让而不自疑,莫如舜之二十二臣,舜亦不疑而皆用之;然而后世不诮舜为二十二人朋党所欺,而称舜为聪明之圣者,以能辨君子与小人也。周武之世,举其国之臣三千人共为一朋,自古为朋之多且大,莫如周;然周用此以兴者,善人虽多而不厌也。嗟呼!夫兴亡治乱之迹,为人君者,可以鉴矣!《欧阳文忠公集》卷17。

[责任编辑:秦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