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哈 特:为“法律就是法律”的辩护

2017-06-16 10:01 来源:人民法院报 
2017-06-16 10:01:10来源:人民法院报作者:责任编辑:秦超

  作者: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 陈皓

  从规则理解法治的三个面向

  世界上人口众多,思想家却是“少数人中的少数”;那些少数人的著述称为“经典”,它们被重复,也经得起重复。后人对经典的态度、对思想家的态度,更多是把它们作为一种“源泉”,努力地去理解,不断地去解读,让其中的智慧成为自己的智慧;而仅有少数的人能够在智慧的内化过程中不被征服,既把握住其中的力量,又看到了其中的弱点,提出自己的创见而为世人认同,英国著名法理学家H.L.A 哈特就是其中之一。

  当我们进入哈特,试图从他的理论中剥离有关法治论说的时候,会感到不同于韦伯和拉德布鲁赫,因为此时,我们面对的不单单是哈特,还有他批判并发展其法学思想的英国前辈法学家奥斯丁,以及更早的分析法学的鼻祖边沁。事实上,理解任何一个法学家都不能够割裂他所存在的学术传统。哈特尤其是这样。

  哈特从“法律规则”的角度描述现代法律体系,这个理论建立在奥斯丁“法律命令说”的基础上。哈特认为,奥斯丁的“法律命令说”,即法律是主权者的普遍的命令,并不能描述现代法律国家的全部。

  现代法体系由两种规则构成,第一种,类似奥斯丁的“命令说”,科以义务的规则,即要求人们做或者不做某些行为的规则;第二种,授予权力的规则,包括授予公共权力,立法、行政、司法组织及其运行的规则,也包括授予私人权力,有关订立契约、遗嘱、转让财物等等活动的规则。

  通过对比奥斯丁的“命令说”所描述的“前”法律国家,哈特的“规则说”道出了现代法律国家的三个面向——

  “命令说”与现代法律国家的第一个落差,“即使是与胁迫命令最为接近的刑法,适用范围也与他者之命令有所不同,因为这样的法律可能同时科予制定者”。从“命令说”转向“规则说”,现代法律国家的第一个面向,即制定规则者从“命令背后”转向“规则内部”,主权者本身受到规则的约束。

  “命令说”与现代法律国家的第二个落差,“其他成文法与命令也不相同,他们并非要求人们去做某事,而是授予权力给他们,为法律之权利义务的自由创设提供便利条件”。授权规则对“命令说”的补充,产生现代法律国家的第二个面向:民众从制裁后盾下对法的“被动接受”转向“自由创设”。

  “命令说”与现代法律国家的第三个落差,“虽然成文法的制定在某些方面类似于命令的下达,但是某些法律规则源于习惯,并非因为任何有意识的法律创设行为”。“规则说”对于“命令说”中法律权威来源,人的因素,即主权者权威的否定,产生现代法律国家的第三个面向:民众所服从的对象由“主权者”转变为“规则本身”。

  从“义务规则”和“授权规则”两种规则的结合去描述现代法律体系和制度,相比简单的“主权者的普遍命令”,它确实具有简洁、准确和全面的解释力,这种观察和解释不是站在任何法律体系的“外部”,而是延续了边沁、奥斯丁的视角,在法律的“内部”描述法律,根据法律本身理解法律。

  如果说奥斯丁的“命令说”,在法律之外尚有“主权者”这一外物,而在哈特的“规则说”中,识别法律的只有法律规则本身,法律所遵从的标准只有法律规则本身。

  从规则理解稳定秩序的构建

  除了承继和延续传统的分析法学的“视角”,哈特论证了在“规则说”对现代法律体系的“解释力”中所蕴含着“正当性”——法治国家遵从规则,并不是为了符合某种道德或者意义,而是一种“必然”,现代社会秩序稳定存续的必然要求。

  哈特假设了这样一个王国,国王雷克斯一世以“威胁为后盾的一般命令”来管理他的人民。社会秩序的存在,基于每一个臣民和雷克斯一世之间“习惯性服从”的个人关系。这种习惯就像人们在周末晚上习惯地到酒馆去一样。后来,雷克斯一世驾崩了,王位传给了他的儿子雷克斯二世。“一朝天子一朝臣”,雷克斯二世凭什么要求服从他爸爸的臣民现在转而去服从他?

  当然,如果雷克斯一世发布了一条命令,规定了王位由他的儿子继承,那么,依据这条命令,雷克斯二世就有资格继承他父亲的王位。但这仍然不能为“人身服从关系”的转化带来正当性。要使王位继承实现顺利的过渡,人们对于“父亲王”和“儿子王”无差别的服从,就必须否定命令之下的“人身服从关系”。这样,作为一个持续存在的社会秩序中的法律,就需要从“个体的命令”转向“普遍的规则”,从对发布命令者的个体的“服从”转向对于普遍规则的“遵从”。

[责任编辑:秦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