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频道> 人文> 正文

刘邦:尊重文化善用人杰

2018-01-04 09:44 来源:天津日报 
2018-01-04 09:44:32来源:天津日报作者:责任编辑:秦超

  作者:刘隆有

  得人才者得天下

  汉高祖五年(公元前202年),刘邦在洛阳南宫大摆酒宴,欢庆灭项羽、建大汉的胜利。觥筹交错之际,刘邦起身举杯,一改平时的粗鲁随意,郑重庄严且带几分文雅地说道:“列侯、诸将,无敢隐朕,皆言其情:吾所以有天下者何?项氏之所以失天下者何?”诸位不要瞒我,都说真话,看看我得天下的原因是啥,项羽丢天下的原因是啥?

  时在仲夏五月,正是阳光炽烈的季节,宫内的议论探讨比宫外的阳光还要来得热烈。这时距汉军垓下灭项羽仅五个月,距刘邦氾水北岸称帝仅三个月,汉朝百官群臣正沉浸在对胜利的巨大喜悦之中,却也颇感惊诧困惑:明明是一场实力极其悬殊的争斗,为啥结局竟全然相反,原本正气凛然,强大得无与伦比无战不胜的天下霸主项羽,怎么转眼间就一败涂地,不仅撇了爱姬丢了天下,还落得个死无全尸;而原本兵少势单每战必败的汉王,怎么惊魂甫定就独揽乾坤?

  刘邦的讨论题目一出,满殿立马人声哄然,各抒己见,莫衷一是。乱嚷嚷一阵后,都武侯高起、信平侯王陵同时起身,代表群臣正式回答刘邦的提问:“陛下慢而侮人,项羽仁而爱人。然陛下使人攻城略地,所降下者因以予之,与天下同利也。项羽妒贤嫉能,有功者害之,贤者疑之,战胜而不予人功,得地而不予人利,此所以失天下也。”这正是在场群臣的共识。四年前,汉中拜将坛上,韩信就是用这样的对比,打消了刘邦内心的深度自卑,鼓舞起发兵东向、与项羽争天下的斗志。这几年,刘邦也正是按照韩信的建议,“与天下同利”,拿官位和封地调动起诸将的积极性,从而以弱胜强,做了至尊。

  然而,刘邦却不同意这种观点。他对高起和王陵说:“公知其一,未知其二。夫运筹策帷帐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镇国家,抚百姓,给馈饷,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连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此三者皆人杰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也。项羽有一范增而不能用,此其所以为我擒也。”刘邦将自己与项羽之间得失之因归结为一点:能不能用人才,明确地将自己“取天下”的奥秘归结为用了张良、萧何和韩信三个“人杰”。王陵、高起讲利益驱动,刘邦讲人才作用,都有一定道理,都符合当时的客观实际。但刘邦的“三杰”之说站得似乎更高一点,从此就成了汉得天下之因的定论,更成了后世历代统治者纷纷效法、众多史家反复称颂的名论。

  三大功臣皆人杰

  刘邦的“三杰”说,乍看只是赞扬了三个方面的三个最杰出人物——谋略张良,后勤萧何,军事韩信。但只要将这“三杰”的身份来历和他们在楚汉之争中所发挥的作用稍加分析,就会明白,这个见了儒冠儒服就反感的文盲皇帝,其实是在由衷地倾诉内心深处对文士的特别看重和对文化的无比崇仰。

  张良出身于世卿世禄的韩国大贵族家庭,其祖父和父亲相继担任五代韩王之相。韩国被秦消灭后,张良家仍有奴仆三百人,虽不当官,却依旧大富大贵。按先秦贵族家风,张良自幼读书,历拜名师,加之自身极富天才,所以早就学有大成。初学儒,通礼;后从黄石公学兵,精其秘传《太公兵法》十三篇,自负可为“王者师”。张良岀生之年,史无明记。但据《史记·留侯世家》,张良的父亲张平卒于韩悼惠王二十三年(公元前250年),那么,即便这年张良刚出生,到他于秦二世二年(公元前208年)初见刘邦时,也应是40多岁了,学养和阅历,都堪称大家了。也就是说,打一开始,张良就是以大文士、“王者师”出现在刘邦面前的。

  韩信也不例外,他之所以能“登坛拜将一军惊”,一出手就战无不胜,成为楚汉之际最杰出的军事家,因为他本来就是一个士,且是一个天赋极高、抱负远大、做好充分准备要干一番大事的有志之士。据《史记·淮阴侯列传》,韩信“始为布衣时,贫无行,不得推择为吏,又不能治生商贾”。先秦长期推行并形成一种制度和传统,民分士农工商,世代相继,各从其业,正所谓“工之子恒为工,农之子恒为农”,商人的子孙辈辈经商,士人的后裔代代为吏。秦灭六国,始破除这种旧制,但旧习却一时难除,特别是过去的士人之家,还是以做吏为荣。韩信为啥首选为吏?为啥因家贫无钱打点,择吏落选以后,宁可蹭饭、钓鱼,也不愿及时就业去打工经商?因为他出自士人之家,秉性又孤高自负,硬是放不下士人的架子。韩信人穷志在,衣着举止,仍旧士人做派,所以当他饿着肚皮在护城河边垂钓,善良的漂母对他说话,全用敬称。本来是看韩信饿得可怜而舍食给韩信,却尊称韩信为“王孙”,还说自己的舍食是在向韩信“进食”,完全是下层民众对贵族子弟的语言和口气。先秦重礼,不同等级的人各方面都必须固守各自的习俗。身必佩玉,岀则带剑,居则抚琴,就是士人身份的表征。韩信家中极穷,玉和琴已无,却依旧剑不离身,为人熟知的“胯下之辱”,就是因其“好带刀剑,中情怯耳”所招至。身上佩剑,却文质彬彬,守礼尊法,本是先秦时期有较高道德学养的士人的装束和风仪,如今朝代已是秦朝了,自家已破败不堪了,淮阴市上一帮少年混混,自然要拿韩信嘲弄取笑了。韩信最初投楚,就与武夫们不一样,不是靠斩将搴旗立功,而是以谋略求进,“数以策干项羽”。项羽不用,再投刘邦,以学识谋略惊动滕公和萧何,被萧何赞为“国士无双”。在滕公和萧何眼中,韩信不仅是士,还是士中的顶级——国士,且是顶级中的顶级——无双国士。及至登坛拜将,韩信那一番言谈,更是将天下大势,置诸指掌,不是登峰造极的士,何以能此?特别是《汉书·艺文志》,著录春秋至汉初兵书,将“《韩信》三篇”与《孙子兵法》一同记在“兵权谋十三家”,并说,韩信曾与张良一起“序次兵法”,将传世的一百八十二家兵法“删取其要”,编订为三十五家,被当时奉为军事圭臬,诸吕欲作乱“而盗取之”。这就清楚地说明,韩信不仅有杰出的军事实践,同时也有高深的军事理论著述,是难得的将文韬和武略都达到极致的顶尖大文士。史书上所记韩信一生行事,处处闪耀着儒家道德伦理的光辉。极贫而不忘孝母,千金报漂母一饭之恩,真诚地拜被俘敌将为师,已属难能可贵,而以德报怨,重用当众无端侮辱过自己的少年,尤见其襟怀博大。为刘邦立下天大之功,却被刘邦集团一再猜忌耍弄,依旧忠心耿耿,不为任何利诱动心。这不正是儒家极力倡导的忠孝仁义吗?而韩信将这几个方面均践行到了极致。韩信,实为我国古代第一位标准的大儒将。

[责任编辑:秦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