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韩非子论“术”

2018-01-26 10:02 来源:人民法院报 
2018-01-26 10:02:32来源:人民法院报作者:责任编辑:秦超

  作者: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敖海静

  韩非子的政治思想是围绕法、术、势三个核心概念渐次展开的。以往,我们对其中的“法”概念关注颇多,而在一定程度上忽视了对“术”和“势”的深入解析,不免使我们对韩非子政治思想的认识存在某种缺陷。因此,笔者尝试梳理韩非子有关“术”的论述和理念,以期做一点微小的补缺工作。在韩非子的政治思想中,“法”是指应顺应人情之好恶而定赏罚,以使人民易知易行,从而控制人民的“私利”,促进国家的 “公利”。然而,法的实行有赖于“人主”的绝对权威,需藉其强制力方可实现,且其中必须经由一套可行的办法始能有效运作,而这套办法便是韩非子所谓的“术”。

  术者,因任而授官,循名而责实,操杀生之柄,课群臣之能者也;此人主之所执也(《韩非子·定法》)。

  “术”可以理解为方法、策略或手段。在韩非子的政治思想中,“术”是有关统御群臣的方法。韩非子认为,在名义上,人民是君主的统治对象,但君主不能直接面对人民,而必须藉由官吏进行政治统治。因此,治吏就比治民更为重要,而“术”的作用便是帮助君主有效地治吏。

  人主之大物,非法则术也。法者,编著之图藉,设之于官府,而布之于百姓者也。术者,藏之于胸中,以偶众端,而潜御群臣者也。故法莫如显,而术不欲见(《韩非子·难三》)。

  由此可见,“法”和“术”皆属人主治国不可或缺之工具,但两者之间仍有所区别。对此,萧公权先生曾指出大端者有三:“法治之对象为民,术则专为臣所设,此其一。法者君臣所共守,术则人主所独用,此其二。法者公布众知之律文,术则中心暗运之机智,此其三(萧公权:《中国政治思想史》,联经出版社,1982,242页)。”其中最重要的区别在于“法”强调公开性,而“术”则以潜藏执用为要旨。“法”由上下所共守,因此必须明定成文于天下,而“术”则为人主所独用,必须神秘难测方可保持威慑和效果。“法”和“术”一在明,一在暗,交替使用,相辅相成,共同确保人主对臣民之威势。

  关于韩非子政治思想中“术”的运用,可从如下几个层面略加阐述:

  其一,不可知之无为术。人主若轻易暴露自己的好恶,则容易为臣下所利用,如此将使大权旁落,致使法令败坏,国家失序。

  故君见恶,则群臣匿端;君见好,则群臣诬能。人主欲见,则群臣之情态得其资矣。故子之托于贤以夺其君者也,竖刁、易牙,因君之欲以侵其君者也。其卒,子哙以乱死,桓公虫流出户而不葬。此其故何也?人君以情借臣之患也。人臣之情非必能爱其君也,为重利之故也。今人主不掩其情,不匿其端,而使人臣有缘以侵其主,则群臣为子之、田常不难矣。故曰:“去好去恶,群臣见素。”群臣见素,则大君大蔽矣(《韩非子·二柄》)。

  且君上者,臣下之所为饰也。好恶在所见,臣下之饰奸物以愚其君,必也。明不能烛远奸,见隐微,而待之以观饰行,定赏罚,不亦弊乎?(《韩非子·难三》)。

  明主,其务在周密。是以喜见则德偿,怒见则威分。故明主之言隔塞而不通,周密而不见(《韩非子·八经》)。

  人主必须“去好去恶”,使臣下无从以己之好恶行事。如此一来,臣下便无可乘之机,更无法自我矫饰而蒙蔽人主,人主自能洞察群臣的真实心理和意图,也就能正确判断臣下的忠心了。

  其二,因任授官之参验术。人主不可能仅凭一己之力治理国家,必要划地授官以治民。这就是说,人主将具体的治理执法之权授予臣下,“因任而授官”就成为统治成败的关键。

  任人以事,存亡治乱之机也,无术以任人,无所任而不败……故无术以用人,任智则君欺,任修则君事乱,此无术之患也。明君之道,贱德义贵,下必坐上,决诚以参,听无门户,故智者不得诈欺。计功而行赏,程能而授事,察端而观失,有过者罪有能者得,故愚者不任事。智者不敢欺,愚者不得断,则事无失矣(《韩非子·八说》)。

  参伍之道,行参以谋多,揆伍以责失(《韩非子·八经》)。

[责任编辑:秦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