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梁思成先生给我改稿

2018-02-01 09:57 来源:人民政协网 
2018-02-01 09:57:29来源:人民政协网作者:责任编辑:秦超
  作者:哈尔滨工业大学建筑学院教授 侯幼彬 

  编者按:本文作者现任哈尔滨建筑大学建筑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早年在清华建筑系上学时,曾十分迷恋中国古代建筑,在一次次做课题时,机缘巧合地接触到中国近代建筑,也因此跻身中国建筑史学的学科协作行列。在他为中国近代建筑编史的过程中,最让他难忘的事情之一,是梁思成为他改稿子的故事……

  “票友”客串“专业户”

  我跟中国近代建筑好像特有缘分,头些年参加的建筑学术活动,接触的都是中国近代建筑。

  能够从1958年全国展开编写“建筑三史”开始,就接触中国近代建筑的写作;能够一次次地投身中国近代建筑简史、教材、总览和大百科条目的编写行列,应该说是非常的“有缘”,也是非常的“有幸”。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几乎成了中国近代建筑写史的“专业户”。但是,我却一直觉得这不是我的主攻方向。我的自我感觉,好像我只是中国近代建筑研究的“票友”,一次次地在中国近代建筑的研究平台上“客串”。

  在清华建筑系上学时,我就迷上了《中国建筑史》这门学科。后来我着迷似地习作建筑知识小品,选题也都是中国古代建筑。这些,先入为主地形成了我对中国古代建筑的浓厚兴趣,读的、想的、写的都是中国古建筑。没想到一旦参加全国性的建筑史学术协作,干的却都是中国近代建筑。而我实际上并没有中国近代建筑的积累,欠缺近代建筑的学术底气。因此,总觉得自己和中国近代建筑隔着行似的。

  当然,我做中国近代建筑,也因为这些项目特别诱人。写近代建筑简史,编近代建筑教材,撰写近代建筑大百科条目,撰写近代建筑分览,哪一项都是美差。而且这些美差又都是由梁思成先生、刘敦桢先生、汪坦先生这样顶级导师主持。这样的项目降临到我的头上,我怎么能舍得拒绝。这就导致了我一次次地不自量力地应召、参与。

  虽然中国近代建筑不是我最想做的,但是能从“软端”来加工,却是我喜欢触碰的。我就这样以“票友”的心态,客串“专业户”的角色,在中国近代建筑的研究平台上徜徉。

  现在回顾起来,我有幸地结缘中国近代建筑研究,实在是我的一大幸运。我是因为进入中国近代建筑史的编写班子,才得以步入中国建筑史学的学科协作行列。

  我总觉得,对于我来说,参加近代建筑编史,它的“过程”远比它的“成果”更重要,因为我的确是在这个“过程”中成长的。回首往事,不禁想起在这个美好的“过程”中遇到的一次次难忘的幸运。

  其中一件,就是梁思成先生给我改稿的幸事。

  梁思成先生改稿

  1959年10月,我们这个近代组完成了21万字的《中国近代建筑史》(初稿),以铅印本分发给有关专家征求意见。其中有一本呈交给梁思成先生,请梁先生审稿。难得的是,梁先生在百忙之中认真地审看了这本“初稿”。可惜的是,梁先生只看了“初稿”的前9页,只对这9页作了批改。特别庆幸地是,梁先生所看的这9页,恰好都是我写的第一章前两节。我觉得,这等于是梁先生给我写的书稿作了批改,写了批语。这个“审稿本”就让我收藏了,成了梁思成先生留给我的最珍贵的纪念品。

  梁先生的审稿是非常认真的。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在梁先生所看的短短9页中,居然作了84处批改。我统计了一下,其中属于校正标点符号的有24处,属于校正错字的有10处,属于修改用词的有33处,属于批语的有12处。校正标点符号和校正错字,一共多达34处。这是因为初稿本匆忙铅印时没有好好地校对,很可能就没来得及校对。想不到梁先生能有这么大的耐性,把标点一一改正,把错字一一改正,甚至于把英文字母的错漏,也一一改正。

[责任编辑:秦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