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蒋梦麟辞北大校长

2018-02-02 10:04 来源:文汇报 
2018-02-02 10:04:01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秦超

  作者:中华书局学术出版中心主任 俞国林

  蒋梦麟曾于1919年暂代蔡元培先生掌印北大,至1930年正式出任北大校长,迄今为止,也是北大历史上任职时间最长的校长。但他却在抗战胜利前夕,突然接受宋子文邀请,出任行政院秘书长,消息传来,遭到绝大部分北大教授的一致反对,要求其辞去校长。其实,这中间有很深层次的原因,当时教授们的讨论和意见,只是最终的爆发而已。

  西南联大时期,清华梅贻琦任常委会主席,南开张伯苓长居重庆,事务皆交由他人代理。在这种情况之下,蒋梦麟又主张无为而治,凡遇到与清华争利处,总是顾全大局,维护团结,顶住压力,选择退让。造成北大教授对蒋梦麟多有不满。且蒋太太(陶曾穀)的所作所为,亦不满于众人。比较重要的如1941年3、4月间,蒋梦麟赴重庆公干不在昆明期间,3月29日发生了校长司机与教授争执事件。郑天挺3月30日日记:“包乾元来,告以昨日岗头村发生事故,树人责车夫老徐,老徐欲辞去,现已过去矣。十一时许,老徐来,谓昨日戴家女仆泼水于地,老徐不察,竟致滑跌,遂与女仆发生口角。树人闻之,责其不应大声呼喊,命其他去,故拟辞去车夫工作,其言较包乾元为详。余询以曾否与树人回嘴,据称无之,余告以不得再与院中同住寻事,校长方赴渝,不得即去,应俟校长返昆再谈,老徐乃去,以为无事矣。饭后而睡,三时醒。景钺来,携枚荪函,谓老徐不服树人制止,反报以恶声,激动公愤,咸主革退其人,嘱余即办。余询之景钺,知老徐且有动武之意,此亦太可恶矣!余告景钺必先令其不下乡,然后去之。并与景钺谈校事甚久而去。汽车司机固难得,而教授尤为学校之主干,教授与职员争,余向主右教授而抑职员,况教授之主去一车夫乎。然余雅不欲对此辈小人作操切之举,拟荐之他去,以免有轨外行动。”

  周炳琳为此事专门给郑天挺写了一封信,希望郑天挺“代表办事处迅予处置,藉以挽回风纪”,而蒋太太“坚持车夫不能去”(4月3日日记),4月6日郑天挺亲自到乡下,“晤枚荪、树人、景钺,谈车夫老徐事。前日闻其归公舍数日,诸公忿然。余恐更酿事端,特往视之。值其已去,枚荪意可由校开除,余告以欲他荐之故,并谓此事全由余负责,倘有处置未善,请以责余,盖恐诸人归咎蒋太太,更生枝节,贻人话柄”。

  4月10日,郑天挺收到蒋梦麟来信,信中说道:“此次司机与院中同仁冲突,闻之心甚不安。曾穀受刺激太深,如愿来重庆小住数月,亦是散心之法。弟思岗头村杂居局面,不可以久。请属工将两院隔开,另开前后两门。……此事望兄即办。工人可向马宅借用。司机暂避,工资等应照发,外面可说已走了。弟并非惜一司机,实在找人不易。一两月后再回来,同仁气已消。况院子已隔开,不致再发生冲突。”

  4月20日,“枚荪以司机事为言,主速去之,谓树人意在北大八九年,不如一司机之重。此非也。〔本欲与枚荪详谈,值其有事,未果。〕余盖最尊教授者,但恐真由学校开除而成私家仆人,则同人之受辱、余个人之受辱、学校之受辱更胜于目前之情状也。故先停其职,并停用汽车,使其移出岗头村。委曲求全,实为同人计,尤为学校计也。如此,如同人犹不见谅,亦惟听之而已。”

  4月21日,郑天挺收周炳琳来函,函曰:“毅生兄:革退司机事,望速办。据弟观察,如俟至孟邻先生回来后,仍发见此人开北大校车,可因小事为吾校招致极不利之大事。请当机立断,勿谓尚可拖延。抑可即解决之事,而必延至孟邻先生回后始谋解决,亦非所以爱护孟邻先生之道。至曾穀夫人不明事理,同人等自存惋惜之心,然不能听其害事也。”郑天挺复之曰:“此事弟非在拖延,盖求所以尊敬同人、爱护学校之道,不幸而措置不当,愿独负其咎。前日与兄谈,将此事交之学校,不使牵涉,亦此意也。”

  后来在隔开成两院的工程中,诸教授与蒋太太之间发生口角,至有咆哮之状、愤激之语,在北大教授间影响甚坏。直至4月29日,郑天挺与饶树人交流,“树人对北大颇有牢骚,以为教授无老幼,对学校现状均感觉无生气、无希望,不如清华”,郑天挺对之曰:“余谓北大之声誉,本由全体同人共同努力而蒸蒸日上,今日亦惟共同努力以维持之,不应责之于一二人,更不应责之于一二事也。”大概也是因此而发。

  待到1944年,北大教授对于当时北大之学风更多不满。比如8月9日,罗常培给身在美国的胡适写信,说道:“我给您写信,只是报告北大近来的不景气,并且转述仲甫先生遗言;只是希望有机会奖掖几个后进,并非一榜尽赐及第的意思。……后来蒋先生来‘可来而忙’,我也曾面谈此事。蒋先生说:他在原则上不能介绍个人,并且劝我多重理智,少重感情。如果从针砭我的个性说,蒋先生的话确实是对的;但对这件说,我只有对母校和后进的感情,绝没有羼杂私人的感情。”9月16日,沈从文与胡适函,也有类似的感觉。其时,傅斯年、杨振声等,亦有“倒蒋举胡”之意。

[责任编辑:秦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