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学术频道> 人文> 正文

互联网时代,如何考据历史人物和事件

2018-03-09 15:07 来源:文汇报 
2018-03-09 15:07:30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秦超

    作者:姜鸣

    我们已经进入了互联网时代,历史研究的方式和手段也就必然发生巨大的变化。从手段上讲,网上的检索、数据库、电子书等等,为历史研究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而从生活方式上讲,随着中等收入群体日渐壮大和成熟,许多受过良好教育的中青年朋友,其研究深度及实干精神,较之于学院派学者,有过之而无不及,必将成为历史研究新崛起的一支生力军。

    上篇

    2014年底,在写作《秋风宝剑孤臣泪》中《老来失计亲豺虎》一文时,我提出一个疑问:1896年李鸿章出使俄国,参加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加冕典礼,然后访问欧美各国,留下一批重要照片。后来,李鸿章的后人将这批原照捐赠给上海图书馆,上图将其发表在《上海图书馆藏历史原照》(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中,但为什么访问俄国的照片一张未见?我曾与老照片研究专家徐家宁先生讨论这个话题,家宁认为肯定是有的。他向我提供了两个线索:一是,在书中一张被称作访英的照片的卡纸上,写有“莫斯科”的俄文字样;二是,那张照片的说明是与英国首相沙士勃雷(又译索尔兹伯里侯爵)的合影,但沙士勃雷长得不是这个样子的。 

    我为此专程到上图查阅,请教图册的编写者。她说她是有依据的,并调出原照给我看。原来这张照片上面还压有一张开孔的卡纸,上面有李鸿章儿子李经迈的亲笔题识:

    光绪丙申 先文忠公奉使过英,其相沙侯邀游园邸,共摄此影。越三十二年,戊辰,男经迈谨志

    而在卡纸下面,原照贴在另一张照相馆专用的硬纸板上,纸板上果然印有清晰的俄文“莫斯科”字样。由此看来,多半是李经迈做题识时搞错了,毕竟1928年距李鸿章出访,已经时隔三十二年,而且李经迈本人也没有跟随出访。

    从认定这张照片的错误可以进一步发现其他讹误。《上海图书馆藏历史原照》下卷第254页上另有一图,说明是“8月5日,李鸿章阿斯本海岛英王行宫,敬谒英国女王维多利亚,并参观英国海军舰队。英国太子妃亲自为李鸿章摄影留念。英国首相沙士勃雷代表女王,向李鸿章颁发‘维多利亚头等大十字宝星’勋章”。显然,这个合影者也不是沙士勃雷。

    那么,照片中这个穿军服的外国人究竟是谁呢?从参与接待李鸿章的俄国财政大臣维特、外交大臣洛巴诺夫-罗斯托夫斯基伯爵照片看,显然不是。从年龄看,更不像时年28岁刚刚登基的沙皇。

    徐家宁很神奇地提供我第三个线索:一张 1900年7月13日法文报纸La Vie Illustree的照片,在一篇讲述义和团的文章中,配着这张插图。图注是:“泽列诺伊海军上将(L'AMIRAL ZELENVY)及李鸿章摄于中国驻圣彼得堡使馆前”。我去维基百科上查找泽列诺伊的资料,此人当时的职务是敖德萨总督。但从网上找到的泽列诺伊的唯一一张照片对比着看,似乎又不太像。当晚,我将照片用微信发给研究欧洲海军史的网友章骞请教,章骞坚定地告诉我,照片上的那人,佩戴的是俄国海军少将的肩章。他究竟是不是泽列诺伊,尚需仔细考证。

    由于新著马上就要付梓出版,而这个问题我尚未考察完结,我在书中说,我把它留给读者。2015年8月20日,我在上海图书馆作《引导中国走向现代化的先行者:老照片中的晚清政治家》,也讲了这个例子,希望有兴趣的朋友们一起继续研究。

    8月30日晚上,我在微信中收到《南方周末》编辑刘小磊发来的几张照片。他说在阅读我新著时,注意到我提出的问题,就将那张有争议的照片上传到一个识图网站中搜索,居然十分顺利地在一个俄文网站上,找到一组当年出席沙皇加冕典礼的各国代表团照片,其中也有这张照片。同时下面,用俄文注有相片上人物的名字。

    他发我两条微信:“嗯,基本可以确定是在俄国,目前就是(确认)那个将军了。”“将军的名字。”

[责任编辑:秦超]
  •   纪录片具有其他艺术形式不可比拟的意蕴深度,自诞生之日起以真实表现社会担当,也助推社会秩序的消解、反思、重构,成为记录历史、警戒当下、推动社会变革的重要代表。【详细】

      当万圣节在年轻一代中成为一种潮流,狂欢还是肃穆就成了一个问题。但不管怎样,从更深的层面来说,无论“鬼节”如何庆祝,其背后真正寄托的,都是对逝去亲人的思念。【详细】

  •   长征不仅是中国革命史上的辉煌篇章,也是中华民族的宝贵精神遗产。“伟大的事业,从基础做起。从江西出发时,没有人想到长征要走两万五千里。【详细】

      当前改革开放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与此同时反腐败的形势依然严峻复杂。我们要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强化不敢腐的震慑,扎牢不能腐的笼子,增强不想腐的自觉,通过不懈努力换来海晏河清、朗朗乾坤。【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