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空间法律与秩序

2018-03-13 10:14 来源:法制日报 
2018-03-13 10:14:24来源:法制日报作者:责任编辑:王贤臻

  作者:於兴中

  按照常理来推断,既然网络世界是真实世界的反映,而拟真世界的法律与秩序就是真实世界的法律与秩序的反映,那么真实世界的法律就应该适用于网络世界,这是比较符合逻辑的

  对于同一事物,由于关注的重点不同,观察的视角不同,所看到的结果也就不同。就互联网而论,生意人关注的是网上的商机,自由主义者关注的是网上的权利,政府工作人员则更感兴趣网上内容的治理。网络已经渗透到我们生活的各个角落,离开网络,似乎已经很难生存下去。

  互联网起到了重新界定人生意义的作用,而网络空间也发展成了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肯定也有它的法律与秩序。只不过,我们目前还不完全清楚网络世界的法律与秩序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它是不是和现实世界里的法律与秩序一样,两者有什么相同和不同的地方?现实世界里的法律与秩序主要是对权利义务的保护和限制。在网络世界里,我们的自由和权利应该受到什么样的限制,实际上又受到什么样的限制,这些都是需要认真对待的问题。

  当我们在谈网络秩序的时候,有两种可能性。一种秩序就是网络自身的科技秩序。这种秩序不光是自主的,而且是自创性的。怎么样一步步地顺着它的程序操作,才能上网,找到需要的资料,或是做研究,这是网络固有的秩序。另一种是人为的秩序,也就是法律秩序。互联网自身的秩序并不完全依赖于法律,而主要是靠技术系统建立起来的。法律只能调整互联网上的活动,而无法自主地调整互联网自身的系统。如果按照哈佛大学教授莱斯格的说法,互联网是由法律、代码技术、社会规范及市场这四者共同调整的,那么,法律的作用可能并不比其他几种系统更为重要。因此,在思考网络空间的法律与秩序时,“网络法治”这个概念其实不是太有用,还需要把其他因素纳入到思考范围内。这和用法律调整现实中的社会经济关系是很不同的。

  在现实中,就治理而言,其他因素几乎不可能和法律互为选择。法律可以渗透到人们生活的各个角落,调整各种关系,一切都可以唯法律是从。

  网络空间是一个超国界、种族、语言的世界,因此,理想地说,它的自由和秩序应该通过世界性的法律来保障。但由于某些具体的原因,可能某些地方会有自己的网络秩序。比如欧盟的互联网基本上是通联的,它们拥有一个共同的秩序。但是在整个网络范围内,一个世界性秩序的形成还是很困难的。虽然理想的网络世界的法律与秩序应该是世界性的法律与秩序,但是现实存在的确是一种民族性的或者国家性的,有界别的秩序。

  按照常理来推断,既然网络世界是真实世界的反映,而拟真世界的法律与秩序就是真实世界的法律与秩序的反映,那么真实世界的法律就应该适用于网络世界,这是比较符合逻辑的。如果这个前提站得住脚,那现实世界里所有权利、义务以及各种各样的法律都可以适用于网络世界。现实世界里有合同法,网络世界里也就应该有合同法。现实世界里有物权法,网络世界里也就应该有物权法。现实世界里有侵权的概念,网络世界里也就应该有侵权这个概念。而现实世界中的权利义务也应该适用于网络世界之中。比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适用于现实世界里的合同,要约、承诺等概念同样适用于网络上的合同行为和关系。

  然而,尽管拟真世界的法律与秩序很可能就是现实世界里的法律与秩序的移植物,但是它们仍有很大的不同。现实世界的法律,比如刑法,是不是可以直接应用在网络上。比如网络诈骗,在没有法律明文规定的情况下,如何来判定某种行为是否为网络诈骗。法官可能会引用现实世界有关诈骗的规定来判断某一个网络行为是不是诈骗行为。但是,因为网络有它的特殊性,有与现实世界不同的地方,法官就需要了解那些不同的地方是什么。他有义务去解决这个问题。在事实和法律不太明确的情况下,法官必须要靠自己的智慧,靠自己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和中国法律制度、法理的掌握去判断。大概可以找出几个要素来,什么样的要素构成了网络诈骗,而对于网络诈骗应该采取的态度是什么。总而言之,网络世界会出现很多问题。虽然网络世界法律与秩序的问题和现实世界里面有相通的地方,但也并不完全相同。这是需要具体对待的。

  网络世界里的合同有些并不和现实世界里的合同一样。比如区块链中使用的智慧合同。它的生成本身主要是由技术规律掌控的,法律只起辅助性的作用。再如网络财产,它的特点也和现实世界中的财产的特点不一样。游戏用的代币、装备等既是财产又是资源,其性质远比真正的财产复杂得多。再比如网络侵权,它也不同于现实世界里的侵权,严格责任的原则很难适用于网络侵权。

  仅从法律治理的角度来看,另一个明显的问题是,在互联网世界里,我们是不是还会沿袭所谓的西伐利亚二重奏,即由《西伐利亚和约》开启的现代法律的国际/国内二分法格局。这种分法实际上忽视了很多其他类型的法律,比如说不是由国家立法机关制定的习惯法、洲际法、区域法等。

  既然网络法律治理是一件全世界的大事情,那么有没有可能制定一部世界性的网络法?如果可能,那么它是一种什么样的法?它有什么样的原则?比如说有没有可能有一种世界通用的网络合同法?在现实社会中,有全世界通用的合同法《维也纳销售合同公约》,在仲裁领域里,有《纽约公约》,是适用于全世界的。所以,一部全世界通用的网络合同法应该是可能的。

[责任编辑:王贤臻]

[值班总编推荐] 50人论坛究竟发出了什么声音

[值班总编推荐] 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关心 ...

[值班总编推荐] [红船 ...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