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频道> 人文> 正文

“科学为王”的时代,哲学有什么价值

2018-04-17 10:02 来源:解放日报 
2018-04-17 10:02:31来源:解放日报作者:责任编辑:秦超

作者: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常务副院长、教授 韩东晖

摘要:在哲学的童年,人们好奇地注视着这个世界、这个宇宙,力图通过获得知识来解释一切现象。柏拉图曾反复求索:什么是勇敢?什么是美?什么是善?把哲学从天上召唤下来的是苏格拉底。他让哲学从自然这个幽暗的背景当中解脱出来。在中国,也经历了相似的过程。当年伏羲“王天下”的时候,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八卦既是对事物的认识,又是对人神之间关系的考察,同时也讲出了若干普遍的朴素道理

  “哲学已死”,出自英国物理学家霍金之口。在他看来,诸如我们为什么在这里、我们从哪里来等,过去是哲学要回答的问题,现在哲学却无力回答。相反,它们开始交由自然科学来回答。更有甚者,哲学家在不断回顾这些问题时,又无力进一步结合自然科学的发展来予以解答。这就是霍金讲“哲学已死”的原因所在。我觉得,霍金对哲学的理解比较传统,没有达到更为完整、全面和深入的理解,但他的批评值得哲学家群体警醒

  编者按:据说,哲学系的学生最怕人问两个问题:第一,哲学是什么?第二,哲学有什么用?

对于“哲学有什么用”这个问题,正确的提法应该是:什么样的哲学在什么社会中、在什么条件下,对怎样的人有怎样的用处?这样一来,我们就会发现其实根本无法笼统回答这个问题。同样,“哲学是什么”这个问题也是如此。我们很难指望能够得到一个贯通古今、超越时空的总体理解。所以,有必要按照维特根斯坦的观点,对“哲学”这个概念采取家族相似性的理解。

仅就西方哲学而言,就不是由单一传统构成的。其中,既有我们熟悉的古希腊哲学,也有基督教思想,以及来自东方的流风余韵等。所以,哲学这个概念貌似无远弗届,实则依靠多种多样的相似性而得以识别出来。对我们来说,与其关注哲学的本质是什么,倒不如关注被称为哲学的各种理论和思想具有哪些相互交叉的重要方式。

人们曾经无数次想为哲学这个家族寻找统一的血脉、统一的DNA,甚至不惜武断地把某种观念、某种理论作为哲学的基本问题。这种构造统一家族的理想,实际上是难以实现的。所以,千百年来我们追寻“哲学是什么”的答案,最终不得不回到这个词的词源,那就是“爱智慧”。基于此,当我们思考哲学的时候,不应尝试去回答哲学是什么,而要把哲学理解为特定的理智生活。这种理智生活根植于我们的语言、文化、传统、制度、认识之中,立足于我们的生活和社会交往之上。

哲学被归入人文学科,是对哲学的误解还是哲学的宿命

在西方哲学这个“大家族”中,“嫡亲成员”多数已经分化出去,有的远走他乡杳无音信,有的弃暗投明脱胎换骨;更有甚者,有些似是而非的“家族成员”拿着新的谱牒、新的方法要求“老迈无能”的家族领袖退位。但是,我们就能由此得出“哲学已死”吗?

先来看最初的阶段,哲学、科学、神话尚处于未分化的状态。在哲学的童年,人们好奇地注视着这个世界、这个宇宙,力图通过获得知识来解释一切现象,所以才会去追问某种东西是什么。柏拉图曾反复求索:什么是勇敢?什么是美?什么是善?但是,他最终没能给出普遍性答案。

把哲学从天上召唤下来的是苏格拉底。他让哲学进入千家万户,让哲学从自然这个幽暗的背景当中解脱出来。在中国,也经历了相似的过程。《系辞》里面就讲,当年伏羲“王天下”的时候,仰则观象于天,俯则取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这也就是说,八卦既是对事物的认识,又是对人神之间关系的考察,同时也讲出了若干普遍的朴素道理。这是第一个阶段。

第二个阶段,我将其称之为哲学和科学结盟、与神学及神话相分离的阶段。在欧洲,经过中世纪的理性精神和宗教哲学的长足发展与重大变化,近代人文主义得以诞生。人文主义的哲学运动迫切要求获得关于世界的精确认识、获取崭新的普遍知识。这种科学的追求,以上帝的超越视角和人的经验方式,建立起新的自然科学。对此,德国哲学史家文德尔班的解读是,近代自然科学是人文主义的女儿。

这一时期,很多思想家身兼科学家和哲学家于一身。他们放弃对自然源于宗教或天启的认识,而把自然作为理性和经验的对象来把握。同时,当时的科学则建立在两个基本的哲学范式上:一个是新柏拉图主义,另一个是机械论。新柏拉图主义强调数学在一切知识中的基础地位,甚至认为整个世界都是用数学语言写成的;机械论则把世界理解为巨大的机器,通过对现象的挖掘,就可以把握世界背后所蕴藏的奥秘。

20世纪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对这个问题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看法。他提出,近代科学甚至整个西方文明、西方科学传统都建立在一个概念之上,即数学因素。这里的数学不是现在的高等数学、初等数学,而是数学化的世界观,即万物均可计算。用当下的流行语来说,就是数字化生存。人们眼下津津乐道的大数据、“互联网+”,一定意义上说都与西方传统中的数学因素有着密切关联。

第三个阶段是哲学和科学的分离,它导致了社会科学的诞生。这个分离主要发生在19世纪。近代科学革命以来,当哲学仍然在讨论无解的传统问题之时,科学却以飞速的发展摆脱了对哲学的依赖。哪些领域能够有望实现突破,科学家就奔向那些领域。哲学被科学远远地甩在了后面。到19世纪,人类的知识可以说呈扇形展开,一端是自然科学,另一端是文学、哲学、历史这样的人文科学;社会科学居于其间,主题上接近于人文科学,但在方法、宗旨上与自然科学如出一辙。

这一变化导致了哲学的人文化,使哲学成为人文科学的一部分。康德在讲学科之争的时候认为,哲学是更基础的,在学术机构中应该具有更高的位置,所有学生都应该有哲学的训练。但实际上,哲学在学科分类当中已被归入人文学科。这是对哲学的误解,还是哲学的宿命?

[责任编辑:秦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